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95章 入宫问罪(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府家宴,周言词很开心。

    早就对古代后宅带有很浓厚的兴趣,如今自己要嫁进去亲自感受,能不有意思么?

    只不过谢府众人开不开心就不管她的事儿了。

    “下次家宴还叫我,我觉得你们府里人多热闹。”周言词乐得眉开眼笑,倒是谢景修深以为然,也许下次你来姨娘们都称病不敢来了。

    吴祁山站在谢府门口候着,见周言词出来这才迎了上去。

    正要回府,那边街头却传来哒哒的马车声。

    “请问可是周姑娘?娘娘懿旨,多日不见娘娘对周姑娘甚是想念,请姑娘进宫坐坐。”大宫女面无表情看着她,神色有些冷。

    谢景修眉头一皱。

    “有什么事明日不可么?夜深了马上都要宵禁了。”晚上他也不好进宫陪她,让她一个人去那吃人的魔窟,他又不安。

    更何况,前两日才救了方玉音。

    虽然方玉音被活埋之事宫中已经派人疏导舆论了,但如今背地里还是有传闻。

    皇后一直以来都喜爱谢可言,想要谢可言做太子正妃。如今,只怕是碍了太后的道。

    周言词对谢景修无声的摇摇头,对吴祁山道:“你在宫外等我,若有什么事便来禀报将军。”

    说完便跟着宫女上了马车。

    谢景修思索片刻,干脆也不回府了。骑上马便干脆朝着皇宫奔去,找皇帝下棋去了。

    “明儿便要出选秀结果,哥哥这是要找陛下通宵喝茶?也不怕后宫嫔妃红了眼睛。”等秀女出来她们争宠压力可就大了。如今哥哥还要去横差一脚。

    “将军有心人。”吴祁山点了点头,转头不经意间看了看谢家大门。

    这边周言词入宫的片刻,谢景修便去御书房找皇帝唠嗑去了。

    我媳妇儿来多久,咱就唠多久。

    你媳妇儿不安生,你也别想好好过。

    “陛下,谢将军又来了。瞧着急冲冲满头大汗的样子,只怕是有要紧事。”这边太监正端着盘子让皇帝选牌子宠幸哪位嫔妃,那边太监就进来禀报了。

    “先退下吧,谢爱卿这么晚进宫,只怕有要紧事。”皇帝挥了挥手,殿外宫女们失望极了。陛下,你倒是先选啊?选谁陪你今晚睡?

    自从要选秀以来,后宫嫔妃每日都会派人来这儿看着,看陛下又去了哪个宫中。

    全都想在新人进宫前生下个儿女,有孩子傍身,也不怕失宠。

    争分夺秒啊。

    这谢将军怎么回事,早点娶妻早点回去抱媳妇儿。怎么见天的往宫中跑……

    “去殿外守着,看谢将军什么时候离开。离开后马上来通知本宫,本宫给陛下送些甜汤喝。”嫔妃们都吩咐了各自宫女在外守着。

    这边周言词到了皇后宫中,却发现早已有个人先到了。

    直挺挺的跪在皇后寝殿门口,还有个嬷嬷样的妇人跪在她身后。一边跪还一边哭……

    “小姐,您怎么不早说是进宫啊。便是打死我也不敢啊。”妇人哭的伤心极了,只不过这哭声怎么看都很眼熟。

    “哭,使劲儿哭。跟哭灵一般,一边哭一边磕头。回去我给你再加五年工钱,到时候你搬家离开京城好了。”

    “好咧,您瞧好吧。奴才生来便是给有钱人家哭灵的,保准不让你失望。”妇人话音刚落便嚎啕大哭。一边哭便甩着帕子磕头,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就差那句,你怎么死的这么早啊,苦命的人啊。

    殿门口的宫女眼睛直跳,我怎么感觉你在给我哭坟一样?

    方玉音耸耸鼻子,老早便知皇后这老虔婆不会善罢甘休。还好临时请了个专门哭灵的妇人过来当她的老丫鬟。

    你不是问我哪里错了么?

    让我的老丫鬟用哭声告诉你。

    宫女让周言词在门外等候,便进去通报了。

    方玉音抬头看了眼周言词,上次从坟里爬出来来的匆忙,都没仔细看过这小姑娘。此时看来……

    咦,有点熟悉的感觉。

    “娘娘宅心仁厚让你们进去。”宫女点了点头,方玉音这才利索的爬起来,嘿,不枉她在膝盖上贴了两团棉花。

    “你待会别说话,有什么事往我身上推。”方玉音是个明白人,知晓皇后只怕是要找借口惩治周言词。

    谁让她带人去救了方玉音呢?

    这下全京城都知晓方玉音没死被活埋,还好得谢家未婚妻相救之事了。

    老丫鬟站起身的同时瞬间收了眼泪,收放自如,很自然。

    老丫鬟挺了挺下垂的老笼包,哭坟我是专业的!

    两人入了寝殿,殿中熄了一半灯火,显得有些沉闷和压抑。

    皇后正懒懒的斜靠在软塌上,身后宫女正轻轻地给她捶着肩膀。还有个跪蹲在脚边给她按腿。

    “坐吧,本宫看了你们两也是心疼。唉。音儿啊,你可知罪?”皇后淡淡问道。

    方玉音眼中一闪而逝的冷笑。

    我唯一有罪的地方只怕是没死成,碍了您老的道了吧?原主傻傻的不知便算了,她还不知这具身体是中了毒的缘故?

    如果她所诊断不假的话,便是她如今借了原主的身体还魂,这具身体也是无法再生育的。

    不管是死了还是将来嫁给太子无法生育,她都得给谢可言让道。

    “音儿不知。”方玉音垂眸低声道,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皇后默了默:“你这孩子,唯一的错便是让本宫担心了。本宫疼你如亲生女儿一般,你却差点撒手人寰,让本宫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说你是不是有错?”

    方玉音:呵呵,你说的都对。

    “周姑娘,本宫一直觉得你是知礼的好姑娘,你可知自己错在哪儿?”皇后声音有些冷,眼睛突的睁开,看着周言词的模样竟带了几分憎恨。

    这个死丫头,当初与皇儿有所牵连,就应该杀了她。

    不该心软放她一条生路!

    你好好的成亲嫁人就可,但三任未婚夫却全都出了差错。你为何要进京呢?这个死丫头,三岁时结识皇儿,给本宫添堵。

    大了,依然给本宫添堵。

    你就该死!

    你活着就是错!

    皇后看着她,竟是红唇微张笑出了声。只不过那笑意却有些渗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