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94章 怼死你(300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家宴没过半,城儿便扶着腰有些乏了。

    谢侯爷见她眉头一皱,便知她累了。

    “城儿身怀有孕,如今肚子大了不方便。便早些回去休息。晚上我再来找你。今晚住你那。”侯爷站起身想要扶起她。

    众人还没反应呢,周老三啃了口鸡腿瞪着眼睛道:“你们城里人都这样么?我吃饱了肚子都比她大。你看你看,还没我肚子大呢。”说着还站起身实诚的拍了拍肚子,拍的吭哧吭哧响。

    谢景修端起酒杯,遮住憋紧了笑容的嘴角。

    我怎么越看这小舅子越顺眼呢?这样的小舅子给我来一打!

    呵呵,别害怕。言言的数字军团正朝你踊跃而来。

    城儿嘴角笑意僵住了。

    姨娘们更是噗嗤噗嗤笑出了声,艾玛,哪里来的活宝,人家正娇气的要侯爷哄哄呢,你这么直白真的好么?

    大病了一场的谢莹蕙有些瘦,此时面上笑容极其灿烂。

    艾玛周三哥,你怎么这么有意思呢。

    这么直白的周老三让谢侯爷有些无所适从。

    “咳,这城儿身子骨弱,怀孕有些吃力。你们吃着,周姑娘便当自己家一般,随意些。”说着便亲自带了城儿走了。

    “夫人,城儿告退了。城儿给姐姐带了些侨城的土特产,以解姐姐思乡之情。若是得空,也给萧大人送些吧,多年不回北疆,只怕想家了呢。”城儿笑着道。

    萧夫人淡淡应下了。

    萧家满门都是北疆人。

    但二十年前全都迁移来了大越国,萧大人甚至还步步青云走到了今天。

    若是不提,许多人只怕都忘记了他们身为北疆国人之事。

    待谢侯爷离开,周言词才淡淡出声道:“这么兴师动众,也不怕闪了腰。”

    话音刚落,便听刚出门的城儿一声刺耳的尖叫。

    “啊,侯爷!”扑通一声,双膝跪地腰杆笔直的往拐角处的假石上一顶,瞬间,方才还仪态万千的城儿,脸色刷的白了。

    谢侯爷吓得赶紧唤人请大夫,门外一片慌乱。

    “臣妾的腰,侯爷,臣妾的腰好痛啊。”城儿娇俏的声音满是痛苦。这可把谢侯爷心疼坏了。

    屋内众人鸦雀无声。只傻傻的看着周言词。

    “大家别拘谨,想吃什么随便些。言言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就喜欢懂规矩的人。一是一,二是二,该在什么位置就在什么位置。中间泾渭分明谁都不可逾越。就像言言以前有些朋友,总是看不清楚自己的位置,非要吃了亏才懂事。”周言词笑眯眯的。

    谁不知道,谢家出了名的没规矩。

    萧夫人以外室之身进门,且还是气死正室这等卑劣手段。

    各位姨娘都是踏着前人的步伐挨个前进,寻常人家姨娘不过是丫鬟样的东西,夫人吃饭都是要在旁边候着布菜的。

    但谢家偏不,谢侯爷心疼每一位知己,偏生要各个都上桌。

    这不,谢家翻盖了好几次了。

    甚至连屋里布置都不是姨娘能拥有的,早已超了规格。

    众位姨娘如坐针毡,倒是许多人觉得她管的真宽。不过是个毫无根基毫无娘家势力的少夫人,难不成还能管到公公后院里?

    不少人轻视的看了她一眼。

    “等世子夫人进门再说咯。这人啊,总要有自知之明的,呈口舌之利吃亏的可是自己。”最得宠的袁姨娘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她的声音犹如黄鹂般悦耳清脆,若是压低了声线更是男人最喜爱的声音。

    听了便让人浑身发软。谢侯爷最喜欢她那软软的吴侬软语。

    “姨娘少说话,说多了女人喉咙会变粗的。”周言词瞄了眼她喉咙。

    袁姨娘轻哼一声,并未放在心上。

    “说起来大姑娘进宫也好几日了,也不知宫中情况如何。想来以她的容貌定能得一门好亲事。到时候夫人可就享不尽的荣华了。”吴姨娘见萧氏面色不喜,顿时转了话题。

    萧夫人这才松了眉头。

    “儿女大了由不得我这做娘的,单看她自己造化了。”萧夫人嘴角带笑。

    “你又没儿子。”周老三淡淡道。请说女儿大了,由不得做娘的!

    萧夫人: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这儿女都一样,说起来养女儿还费心些,不过倒是开心多了。难怪说女儿是小棉袄。可儿这越大啊,便越贴心。”萧夫人打算扳回一局。

    众位姨娘都笑着点头,谁让她们都生女儿呢?此刻帮萧夫人,就是给自己长脸啊。

    周老三看了她一眼。

    “养儿子的开心你体会不到。你就养养女儿吧,也能傻乐傻乐。”周老三很认真的回答她。

    我觉得,只有养我妹妹这样的才能开心。

    萧夫人面上有些挂不住。

    眼神跟刀子一样剜过来,只可惜周老三只一脸怜悯的看着她。

    你体会不到啊体会不到,体会不到啊体会不到。

    谢莹蕙简直要笑的背气过去,周三哥,你怎么能这样可爱呢?啊?这克萧氏的大嫂,还买一赠一的?

    “三哥,别这样说。夫人是长辈,断不可这样胡乱说话。”周言词瞪了他一眼,周老三顿时缩着脖子不敢再说。

    萧夫人见她适可而止,这才面色稍缓。

    “将来我进门了,到时候多生几个,夫人还能看着感受一下的。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周言词定定道。

    谢景修嘴角越咧越大,茶杯几乎快要遮挡不住。

    第一次参加家宴,也是第一次看父亲和那个女人吃瘪。

    这特么痛快!

    呵呵,这些人哪个不是踩高捧低的。每年母亲忌日时,就数她们最开心。似乎这样,才能感觉到自己并不悲惨,还有更惨的来宽慰自己一般。

    萧夫人一句话都不说。

    袁姨娘端着茶杯喝了口水,却怎么都感觉喉咙有些发痒,有些干涩。轻咳一声……

    似乎有点粗犷?

    袁姨娘没放在心上,大概是有些风寒喉咙不适吧。回头找两副汤药好好看看,断不能没了这嗓子。

    在床榻上时,侯爷可最喜欢听她哭泣了。

    家宴后半段,这屋子里安静极了。

    “大家吃好喝好,一家人最重要的便是开开心心整整齐齐。将来,咱们有的是机会好好了解彼此。”周言词站在客位上,明明是客,却有一种掌控全场的牛逼气质。

    身后谢莹蕙早已星星眼,满脸崇拜。

    真·大佬。

    鉴定完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