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93章 您的儿媳即将上线(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要侯爷过来请你?既然进了家门便是一家人,便要懂规矩。”萧夫人自从入了谢家大门,似乎是为了彰显正室气势。..

    平常穿的柔美动人,做了正室后反而极其沉稳大气。但这,显然失去了谢侯爷的喜爱。

    “婉儿你太严肃了,城儿身怀有孕起的晚了些不是正常?”谢侯爷搀扶城儿坐下,顺带替她倒了杯清水。

    “怀有身孕之人不宜喝茶。”嘱咐丫鬟。

    底下姨娘都快红了眼。

    “侯爷真是有心,当初妾身怀孕时可都没见你这般紧张。这么多姐姐妹妹,可都没享受到这个待遇。”十二姨娘年纪最小,长相又娇俏,此时状似撒娇的模样倒不显小气。

    城儿端着杯清水,看都没看众人一眼。

    那神仙妹妹不食人间烟火的架势,倒是让人咬碎了银牙。

    “城儿是北疆人,在这举目无亲地方自然要对她多照顾些。说起来,夫人我记得你也是北疆人。那可好,你们姐妹也能有个照应。”谢侯爷眼睛一亮,抚掌大笑。

    萧夫人心中微苦,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周言词:呵呵,让你的大老婆跟你的小老婆聊聊怎么砍死对方么?还顺带发展一下塑料姐妹花情谊?

    “城儿多谢婉姐姐了。城儿是北疆侨城人,婉姐姐呢?”神仙妹妹城儿似乎有些清冷,但对同国姐妹却多问了一句。仿佛感觉不到萧夫人冰刀子一样的眼神。

    萧夫人一怔,心中莫名有几分烦闷。

    “小时在侨城待过几年,后来举家搬迁了。”萧夫人不想谈北疆之事,当即便转开了话题。

    “侯爷,周姑娘与咱们景修婚事定在年后,到时等可儿回来再具体商议如何?”萧夫人看着谢侯爷,这人年轻时便不着调,但那时只以为自己会是改变他的那个人。

    现在想想,只怕这府里每个姨娘都是这般想的吧?

    周言词站起身大方的见了礼。倒让谢侯爷满意了几分。

    像他这种阅女千百遍片叶不沾身的人物,其实是看不上周言词这等姑娘的。看着一没才学二无媚态,三无家世熏陶。

    比如站在这一屋子中间,他就觉得周言词是其中最差的。

    “起来吧,既然来了便当自己家。你是陛下赐婚,又是第一次来京城,有什么不懂得便多问问你母亲,便当做自己娘亲一般。”谢侯爷虽然并未透露出对周言词的看不上,但也并不算热络。

    周言词笑而不语,当做我自己娘亲,只怕她早就被我打死了。

    “是,言言定当早晚三炷香,绝不假手于人。”周言词淡淡道。并未在意萧夫人瞬间阴沉下来的面容。

    谢侯爷笑容也淡了些。在他看来这有些不知好歹了。

    他最是不许人议论萧氏当年入府之事,以及原配之死。

    屋里突然静了一下。

    “经常听将军说,夫人知书达理待人接物又是京中典范,便是死了那身骨头都比寻常人白些。将来入了门,言言定好好跟母亲学习。”众人只看着那小姑娘胡说八道。

    谢侯爷想发火,但人家说的也没错啊?死的那个才是亲娘。

    “周姑娘果然牙尖嘴利。这姑娘家啊,还是要柔和些才好,才能得宠爱。你看看这屋里的哪个不是知冷暖的可心人?没出嫁前可各个都是府中姐妹的榜样。”谢侯爷有些骄傲,他看上的女子,每个都是他的红颜知己。

    “大家在一屋子相亲相爱,你看岂不是美?”谢侯爷笑着道。

    谢景修可说是与谢侯爷两个极端。

    他就不贪心,几辈子能得个媳妇儿足矣。

    周言词清脆的嗓音笑了起来,竟是有些动人。

    “那言言可不比,都是做姨娘的榜样,我是做正室的。生来就是云泥差别。至于宠爱,不是将军选择了我,是我选择了将军。将军不能跟侯爷比。”呵呵,老实说,我还能换人。

    而你儿子,啧啧,约莫得准备九世孤独了。

    “不行不行,订了亲不能毁亲的。他是他,我是我。你不能这般看不起我。”谢景修极其应景的阻止。你把我看做他,那就是侮辱我。

    不断想要给儿子长脸,显得不那么像倒贴的谢侯爷……

    格老子的,你个蠢儿子!活该你娶不到媳妇儿!

    不过他这模样倒是让屋里姨娘羡慕的很。这老子跟小子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至于这一屋子相亲相爱?那等言言过来再说。”看我怎么打破这屋子妖魔鬼怪的假脸。

    周言词阴测测一笑,这屋子姨娘竟是生生打了个哆嗦。

    不过一瞬间,这屋里的女人竟是让她生生压过一头。

    谢侯爷,竟是有些诧异。

    这还看走眼了?

    再细细看来,还是那个软绵绵一脸无害的乡里来的小姑娘啊?

    “罢了,我这儿子不争气,本侯也无话可说。”只要你别欺负我这屋子女人就行。

    谢侯爷想了想,不过是个小丫头哪能有这么大能耐。

    看走了眼的谢侯爷,丝毫不知道,等他发现时府里的女人全都成个鹌鹑一般规矩了。

    外人常道侯府混乱,可见不假。

    哪家这么多姨娘还能上桌吃饭的?不过跟个丫鬟差不多。

    唯独谢侯爷对每个女人都付出过一片自以为是的真心,却还天真的以为每个女人为了爱他,都能和睦相处。

    傻叉,这屋里只怕都恨不得到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剩自己才好。

    谢景修看了眼亲爹。

    周言词可是个护短的,何况还是那么个不靠谱的亲爹。

    “侯爷放心,将军会努力的。将军虽然手握重兵,不过是个小小的当朝重臣,陛下又稍微那么有点点喜欢他。但将来必然不会如侯爷一般当个闲散侯爷的。侯爷每日流连花丛中,将军肯定比不上。”似的似的,我男人比不过你,是吧?

    谢侯爷……

    P,哪里来的儿媳妇?

    不造为毛,谢侯爷气死了正室都没感到丝毫心虚,但这即将过门的儿媳妇,却让他有种如临大敌的既视感。

    儿子,要不,你等为父再生个儿子,你再单身两年?

    谢景修: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