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92章 谢府赴宴(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方小姐从坟地里爬出来了,据说回来第一日便吓疯了亲爹亲娘。

    沈夫人当时还因着女儿的死病怏怏躺在床上,眼神涣散,嘴里唤着女儿女儿,若是可以为娘的愿意替你去死之类的话。

    哪知道方姑娘站在她身后幽幽道:“娘,我回来了。”

    穿着那身寿衣,浑身血糊糊的,当时沈夫人一转身,直接就吓得心脏一停。直接脸色一变倒在地上。

    方家差点准备了第二场后事。

    方老爷子本来因着女儿早逝,上朝时还被皇帝安慰可以放假几日,蹒跚着佝偻着背回了家。

    方家还挂着白稠,仿佛一切刚刚发生。

    老爷子心情正郁结,哪知道方玉音突然窜出来拍了拍亲爹肩膀。当场把老爷子吓得三魂七魄顿失,夫妻二人差点双双见了阎王。惹得方府好一通鸡飞狗跳。

    方玉音被活埋却又从棺材里爬出来之事,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

    方家的鸡飞狗跳周言词不知晓,但她被人监视了倒是真的。

    她感官向来灵敏,自从那日救了方姑娘,便时常有人在背后注视她。眼神阴冷似乎透着杀气。周言词心中冷笑。

    大概,方姑娘从坟墓里爬出来,碍了谁的道吧。

    听说本来皇后力排众议要选谢可言做太子正妃,也因着方玉音糊了。

    “晚上要去谢府用膳,将军差奴婢来接姑娘过去。”丫鬟替周言词换了衣裳,梳了个漂亮可爱的发型。显得她越发单纯无害。

    “今晚是谢府家宴,这也算是姑娘第一次正式登门见长辈。”上次不过是初到京城打个招呼罢了。

    “今儿姨娘们也都会来,前几日新进门的姨娘有喜了,似乎很得侯爷喜爱。今晚也算是让她跟大家见个面。”丫鬟低声道。

    顿了顿,继续道:“新进门的姨娘厉害着呢,气得夫人好几顿没吃饭。好歹大小姐还在宫里参加选秀,那侯爷都没给半分面子。可见新姨娘得宠着呢。听说还去算了一卦,说是这一胎要一举得男。”丫鬟眼睛闪了闪。

    在侯府谁不知道,只要能生下儿子,侯府的大门随时对她敞开。

    “新姨娘咱们都还没见过呢,也不知长得如何。每日都是丫鬟把吃食递进去,谨慎的很。”小姑娘很是好奇。

    “往常姨娘进门都要先拜夫人,这新姨娘连个照面都没打。气得夫人摔了好几个花瓶,屋里首饰换了一大批呢。”

    小丫鬟絮絮叨叨,可见是个话多又善言辞的。

    大概是谢景修给她找来解闷,顺带了解谢家情况的。

    “对了,二姑娘回来啦,今儿一大早二姑娘便被人从宫里送了出来,似乎是落水后被剔下来了。夫人见了脸色也不太好。”

    周言词眼睛一亮,正好有事问她,动作便迅速了几分。

    今儿是家宴,也是第一次见这未来儿媳妇。周老三作为娘家哥哥自然同行。宋老七也难得的撇了一众知己好友,跟着一块去了谢府。

    周老四最近精神不大好,两个新纳的姨娘不知道从哪里学了那等床笫之事,把他绑在床上一顿作弄,让他几乎走不了路。

    呵呵,那动作与他才娶的夫人宋氏一模一样!

    他都以为两个美人被宋氏附身了。

    一时间,周老四对男女之事闻之色变。但凡一提起浑身都要哆嗦两下,似乎有了阴影。

    宋老七表示,一切关我屁事。

    “周姑娘里边请,二姑娘都问起你好几遍了。”谢莹蕙的丫鬟看到周言词过来,蹬蹬蹬迈着腿儿便迎了上来。

    话音刚落,又跑出来的谢莹蕙顿时一阵小跑冲上来。

    冲上来便抱着周言词不肯撒手,眼泪哗哗的流。

    小模样委屈极了。

    “大嫂,还好有大嫂。大嫂……还好你疼我,有你护着我。”没娘的孩子像根草,还好有大嫂。

    身后的谢景修面色黑黝黝的:我还没抱过媳妇儿呢。

    一脸委屈。

    单身狗的委屈谁能懂?言言多看他一眼,他连两个人的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若不是你,我就没命了。大嫂,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从你这辈子没死的那一刻,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如今,你又救了我一次。

    谢景修……呵呵,我进宫的时候给你送药,你忘了?

    “家宴快要开始了,我带你过去。我在宫中新交了个朋友,下次介绍给你认识。她叫珠儿,她可厉害了。我偷偷告诉你啊,陛下要留她在宫中呢。”谢莹蕙前后两世就这么一个朋友,且又极得她欢心,若不是珠儿要留在宫中,只怕早就介绍给自己金大腿认识了。

    “也好,言言在京中没什么朋友。便是宫中人心思多了些,你们有个说话的人也不错。”谢景修在后边插嘴。

    总觉得妹妹想抢他媳妇儿。

    周言词并没有说,她如今只怕有好几个兄弟姐妹都来了。

    说出来,只怕你们心慌。

    到了谢府正厅,果不其然,这正厅又扩大了。

    粗粗数了数,大概有十八房姨娘。新来的那位据说有身孕了,还没入席。谢侯爷估计也在新姨娘那,还未过来。

    主位上的萧夫人面色阴沉,望着这一堆莺莺燕燕,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后宫呢。

    饶是谢可言还在宫中大选,她都忍不住心中怒火。

    “小心些,城儿你肚子里还有人呢。别摔着我儿子了。小心台阶。城儿你这么羸弱,可要多吃些,咱们儿子才能康健。”一身白衣的男子扶着还未显怀的女子,慢悠悠过来。

    女子面上带着薄纱,身姿妖娆楚楚动人。一手抚着还未隆起的肚子倒是有了几分孕相。

    十八个姨娘:哼,当谁没生过似的!

    “来人,把城儿的椅子垫软些,这椅子坐了腰疼。”谢侯爷面上已经消了肿,此时一张脸果然如传闻中俊俏风流。眉目含情,嘴角含笑。若是注视你时,只怕忍不住要脸红了。

    众姨娘心中冷笑却又想得到他的宠爱。

    每个人曾经都是谢侯爷心中的独一无二。

    是啊,每个人都曾是谢侯爷心中的白月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