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90章 爬出坟墓的女子(100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雨不停的下,电闪雷鸣,吹的树枝呼呼作响。

    因着方姑娘是年少夭折,又无法进入祖坟,这是视为不祥之兆。

    方大人疼宠女儿,又自觉亏欠于她,便找了个极其偏僻但风水极好的位置安葬她。想来也是为了不受打扰,以及下辈子可以更好命一些。

    但此时,却为众人的争分夺秒增加了难度。

    “往这边,快,快点。我记得我记得,姑娘下葬时我去了。”侍卫带着个哭啼啼的小丫鬟,带着路一路狂奔。

    这么大的雨,且又过去了几乎半日的时间,只怕……

    周言词心中有些沉。

    “城里人就是不一样,埋人都葬活的。真可怕,想回村。”周老三抹了把脸上雨水,一边嘀嘀咕咕一边跟着人到处找。

    “不管是生是死先把坟墓掘开。”众人走了小半个时辰,才远远看到一座孤坟立于山顶之上。

    “在那。”侍卫指了指上头,众人全都顶着大雨往上冲。

    周言词心中咚咚咚直跳,抿着唇脸上雨也顾不得直接往上冲。

    谢景修着急得很,也只能高高的举着油纸伞在她后面跟着。

    “就是那!那是我家小……”丫鬟惊呼一声,话还没说完,声音却像被卡住了一般。整个人傻傻的看着不远处,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甚至,很明显的看出了几分惊恐。

    “小小小……小姐的坟……在动!”丫鬟的声音哆哆嗦嗦,腿肚子都打着抖,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只见那座孤坟,正在雨中有节奏的晃动。似乎透过雨声,还隐隐的听见了一道声音。

    “一二,一二,一二……”每每声音喊一下,孤坟便晃动一下。

    居然,还挺有节奏?

    一群侍卫包围了孤坟。看着那有节奏的晃动,仿佛身子都忍不住跟着拍子晃动。

    一二,一二,一二一……

    周言词紧抿着嘴唇,脸色莫名。

    坟头上一片勃勃生机。死气,已经没了。

    “在动在动,坟头在动。”侍卫有些防备,手中拿着剑步步上前。

    只见那坟堆上的泥土刷刷往下掉,在这大雨下格外渗人。饶是侍卫都身经百战,此刻心里也忍不住微颤,娘的,这么多人不会闹鬼了吧?

    “嗯,诈尸了。”周老三在后边点评。

    城里就是不一样,活埋就算了。死了还能诈尸?

    城里真可怕,想回村。

    谢景修面色有些沉,方姑娘已经下葬半日了,若说还活着只怕是天方夜谭?大白天见鬼系列?

    呵呵,你身边这位了解一下?

    “小姐,小姐,你死的好冤啊。你有什么怨气别找奴婢啊,你找娘娘和太子爷,你就走了吧?人鬼情未了,是没有好下场的。”丫鬟噗通一声跪在雨地里,使劲的磕着头。

    “冤有头债有主,你别找奴婢啊。奴婢只是侍候您活着的时候,你别掘坟了,你别挖了,你回去躺着吧。你缺什么告诉奴婢,奴婢给你烧。公子哥儿要不要?你看上哪个我都烧给你。你回去躺着!”丫鬟都快急死了,见坟墓上的土掉的更厉害,顿时吓得浑身都白了。

    瞬间,那坟堆上的土便被抖了个一干二净。

    雨,似乎也小了。蒙蒙细雨下显得更阴森。

    泥土被冲刷开来,浓重的黑漆棺材静静的躺在那里,露出一个角。

    棺材板又开始动了。

    咚咚……咚咚……咚咚……

    此时,周言词都听见了众人吞口水的咕咚声。似乎恐惧到了极致。

    随着泥土越来越少,棺材板动的越发快了,甚至盖子几乎都快掉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我家小姐的棺材盖压不住了,压不住了啊。”丫鬟跌坐在地,几乎想要夺路而逃。哭的鼻涕眼泪都要出来了。

    起初周姑娘说小姐没死,当时她还心存侥幸。但此刻,她恨不得趴棺材盖上压住,尼玛,好可怕啊。

    “安息吧安息吧,姑娘你安息吧。你要是遗憾自己未曾嫁人便夭折,奴婢给你烧十个八个公子哥儿。姑娘你想要哪个便哪个。”小丫鬟委屈啊,心里好委屈啊。

    周老三默默把她拖到一边,没看我妹妹还在那呢。妹妹没走谁都不准走。要走也只能走妹妹后边儿……

    虽然,他自己腿肚子都打哆嗦了。

    半个时辰后,整副棺材都露了出来。

    此时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竟是感觉凉到了骨子里。

    咚咚咚,似乎什么东西在敲击棺材,好像骨头敲在木头上的声音。渗人却又心寒。

    “咚……”

    “擦……”

    棺材盖一点一点往旁边挪开,似乎轻轻挪一下便歇一阵,挪一阵便歇一阵。

    众人又在吞口水。

    谢景修护着未婚妻,转头看了眼周老三,与周老三对视。

    谢景修:小舅子你自求多福,加油。

    周老三:过河拆桥!我可是你小舅子!信不信我让你这辈子还得单身?

    “哐当。”棺材盖突然移开了一道口子。

    露出条黑黝黝的缝。

    只见那缝中慢慢伸出一只手,众人看了猛地倒退一步,满脸惊惧。

    只见那本身白皙的纤纤十指,此刻尽是血迹,指甲全都掉了,血肉被蹭掉,只剩一块皮吊着。已经能看看森森白骨。

    那双手慢慢往外探,抓住棺材盖的白骨在棺材上留下丝丝血迹。

    率先露出来的,是一个黑黢黢满是污血的头顶。中间一个硕大的洞,血迹已经凝固显得有些发黑,可见在里边遭受了非人的绝境。

    只怕棺材内部不堪入目,惨绝人寰。

    双手,是剧烈敲击棺材,绝望抓挠棺材时留下的痕迹。

    头部只怕是打算用脑袋顶开棺材,事后绝望下忍不住想要自杀留下的。

    惨烈。

    在场所有人脑海里只留下这两个字。

    周言词心中低叹一声,到底还是来晚了。

    本地土着已经被占领。又是哪个外来者?

    只见那颤巍巍的身影扶着棺材站起来,冷漠的小脸满是血迹,环视众人,霸气侧漏。

    众侍卫不由后退一步,感觉到一阵恐怖的心悸。

    啊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没了那大铁网,没了院长,没了老大,没了压迫,放飞农奴把歌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