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88章 活埋(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方家很快便给宫里递了信,还未过门的太子妃没了。

    据说皇后当时便身子一软昏倒在地,醒来只念叨苦命的孩子,没福气的孩子。

    赏了方家许多东西,便让方家早日埋了。

    毕竟这刚好碰上大选,若是为她守百日,这大选都结束了。既然方家也说当这亲事不存在,皇后推诿两下便也认同了。

    没福气罢了。

    只怕皇后还惦记着坏了太子的名声和气运。

    “娘娘真这么说?让咱们早些埋了?那那太子知晓么?毕竟音儿与他定亲好几年,光是为他操的心也不少了。”丫鬟扶着沈夫人,沈夫人拿着手绢擦了擦眼泪。

    “当初刚定亲,太子便在东宫大吵大闹要娶小仙女言言为妻。当时那么多人都知晓,我家音儿弄得毫无脸面。后来长大了,见天的跟谢家大姑娘厮混在一块,两个人还多次在皇后宫中过夜。音儿为此留了多少眼泪,也得了多少嘲笑。”沈夫人呜呜哭出了声。

    “如今音儿没了,太子看都不来看看,好歹定亲这么久。音儿对他……定是谢可言那个小贱蹄子……”

    “夫人慎言!”方大人突的出声阻止。

    沈夫人这才停了话,不敢再多说什么。

    皇家之事,岂容他们胡言乱语。只是可惜了她的音儿。

    想要在家多停几天,都怕冲撞了选秀后的娶亲。

    “音儿是还未出嫁的女儿,不能葬在祖坟。我挑了块好地方,音儿便葬在那里吧。”方老爷叹了口气,心中其实对陛下对太子对皇后也有了想法。

    未曾出阁便夭折的姑娘,不能葬进夫家,也不能葬进自家祖坟,当真是成了孤魂野鬼。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早知道你做了那劳什子太子妃这么没福气,娘拼死也要毁亲,也要让你活着啊。”沈夫人哭的嘶声力竭,方大人无法只能让丫鬟把她拖了下去。

    这话若是传出去只怕方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但他心里却也是有些狐疑的。

    没定亲前女儿身子极好,身子连风寒都未曾感染过。这定亲后小病小灾似乎从未间断,汤药更是一日未曾停过。去年年初开始,女儿便病的越发厉害了。说是病入膏肓也不为过,随时都会夭折的模样。

    一直到大选之前,甚至有越来越猛烈的架势。

    仿佛早早便注定,过不了这大选。

    “小姐,奴婢买了你最喜欢的云片糕。小姐你吃些再走。”

    “小姐,这是你早早做好的衣裳,想要成亲后送给太子殿下,小姐你带着走吧。”丫鬟跪在火盆边,把她平日里写的诗词和做的衣裳尽数烧了。

    方家人看了哭的更是厉害。

    跪着烧纸的小丫鬟一语不发,她是最得方小姐宠的一个。此时面色苍白,身子不停的抖动,嘴唇不停的轻颤。

    “姑娘,我来陪你了。姑娘,是奴婢对不起你,奴婢负了你,奴婢陪你来了。黄泉路上奴婢继续服侍你。来世做牛做马赎罪。奴婢也是没办法啊。奴婢有爹娘兄弟,对不起姑娘。”丫鬟低低道,哭声太大没有一人听见她说的什么。

    只见她猛地站起,脚下一用劲狠狠的朝黑色棺木冲去。

    哐!的一声清脆的巨响。

    “啊!”

    “啊!”

    方家人吓得惊叫出声,只见那丫鬟直直的撞死在棺木上。鲜血四溅,身子软趴趴的倒在棺材旁。

    灵堂上这一巨变惹得众人心神失守,恰好一阵大风刮来,灵堂上叮叮当当呼呼作响。

    饶是方家自家人都心里直发毛。

    “妹妹啊,你安心的去吧。你跟太子没缘分,下辈子你俩还做夫妻。”

    “妹妹,虽然你早夭,但是咱们家都是一直记得你的。况且你那病咱们也没法子啊。”有几个平日里与方小姐关系不好的姐妹,当即便颤巍巍的认错。

    “胡言乱语!你妹妹回来时便没了气息,太医更是亲自下的诊断。连国师都没救的了,你们胡说什么!盖上棺材,时辰到了便起棺下葬。”方大人怒斥一声,屋里众人这才安静了些。

    但看着满地的血却格外渗人,都隐隐朝屋外退了半分。

    方大人失了爱女心中悲痛,亲自带着人盖了棺木,见女儿好好的躺在里边心中安生了一些。

    “大人,宫里来人了。说是要看着姑娘下葬。”管家穿着一身白衣,面上有些愤怒。

    方大人一怔。

    “是皇后娘娘宫里的。”

    话音刚落,嬷嬷便接了香替方姑娘上了香,烧了纸。

    “你这孩子,走的这么急,娘娘昨夜知晓时便犯了心悸,娘娘心疼啊。你这孩子,大选后便要过门了,怎么就走了呢。”嬷嬷抹着眼泪,哭的真切。

    众人都只道娘娘疼宠方小姐,方小姐没福气。

    方大人却明白,这是怕棺木迟迟不入土,旧人未曾入土,太子那里便选新人堵不住口。

    他却不知,女人到底能狠毒到何种程度。

    嬷嬷之后便一直站在隐蔽处,丝毫不干涉方家办丧事。

    不过三日,棺木便被抬着往城外走去。吹吹打打的声音很是闹腾,却没人听见棺材中微弱的抓挠声。甚至越演越烈,仿佛都能感觉到指甲断裂声。

    一路上都有人撒着纸钱,哭哭啼啼的送上山。

    街上百姓看了无不惋惜,这方家小姐当真福薄。熬过大选便是太子妃,在这节骨眼却没了。你说巧不巧?

    甚至如今都入不了祖坟。

    此时,从八卦楼中送出的八字,飞速往皇宫中送去。

    八卦楼中议论纷纷。

    “哇,传言谢大姑娘跟太子同日生,竟然是真的。看来咱们国家真的要富强昌盛了。都是福泽深厚之人啊。”

    “竟然真的有姑娘命这么好。”

    七卦却有些恍惚,怎么这谢姑娘的命跟上次遇见那女子一样,都这么违和?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儿。

    但是上次那姑娘拿的是死人的八字。至少还能断定八字有问题。

    谢姑娘却好生生活着,只能感觉到不对却算不出哪里有问题。

    七卦很是不解。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