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86章 老子赢在起跑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年轻人郑重应下了,这才喊人来顶替了大门的任务,带着东西进去了。

    “去去去,你们走吧走吧,别挡在这儿。国师大人回来了,咱们八卦楼要重新开课了。你们若是想瞻仰国师风采,等祭祀时候看。”七卦挥挥手。

    这么多秀女必须得赶在三日内算完,这些全都要在秀女的名讳旁边标注上。

    这些也是加分的选项。

    女子的生辰八字名讳一般都不外传,也只有在选秀时才呈上去。

    “让咱们进咱们还不进呢。什么八卦七卦,我看你就是骗馒头吃的。”周老三带着妹妹就走,生怕失去了这个妹妹。

    周言词也由着他。

    身后七卦气得跳脚,只不过顾忌着宫中等卦象用,这才急匆匆进去了。

    据说陛下出生便是天有异象,是极好的命格。

    “妹妹别信,这些江湖骗子。就是看你长得可爱骗你的。还是咱们村里人实诚。”周老三还不忘诋毁七卦。

    紫苏捂嘴笑了笑,爱妹之心掩饰不住啊。

    “这八卦楼是有几分能耐的。当年皇后怀孕,那时国师受命演练,才知晓皇后所怀龙种乃是十世善人转生,此生携福而来,生来便有世人得不到的宠爱。是真正受上天宠爱的那种人。生在皇家,注定会带咱们走向盛世。当时陛下高兴地很,足足欢庆了三天。都等着太子降生。”

    “太子出生当日宫中三道彩虹贯穿整个皇宫。把整个皇宫笼罩其中,仿佛仙境。万千飞鸟齐聚宫廷上空齐鸣为太子降生庆祝,整个京城异香扑鼻,闻着便让人神清气爽。当时陛下带着满朝文武跪拜苍天,以此立誓要带咱们走上盛世。据说当时天降三道惊雷,只怕是上天当了真呢。”紫苏那时才一两岁,当时此事传遍全国,年幼的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周老三从小住在村子里,哪听得这般奇幻之事,这会一愣一愣的。

    “后来呢后来呢?”急急问道。

    “后来出生便被劫,皇后娘娘当场便气昏死过去。据说追回来都是一个月后了。”紫苏心有余qi,当时陛下震怒,接连斩了娘娘宫中两百多名宫女侍卫。

    当真是血流成河。

    “回来后陛下便立了太子,从小便教导极严。但是也不知是不是生太子福气透尽,陛下似乎那么多年再没生过儿子。仅有的一个小皇子,身子骨极弱,能不能养CD不知晓呢。”紫苏声音很低,议论当朝陛下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当然,民间还有传言。

    说是宫中那位做下了什么让上天震怒之事,这才子嗣不丰。这是对皇室的惩罚。

    这些事,自然是不敢提的。

    周老三听得连连吞口水,没想到那太子居然这么有福气,还真是看不出来啊。

    他那会在全福镇远远看了一眼,总觉得长了一副缺心眼的相貌。

    不过一想到他会带领着满朝文武全国百姓走向盛世,人人能穿暖,人人能吃饱,对他倒多了几分敬意。

    周言词听着没吭声,但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这边紫苏还未停。

    “说起传奇,咱们未来姑爷也不示弱。只不过……咳咳,这么名声比不得太子那么好。”紫苏声音弱了弱,生怕周言词不高兴。

    民间传言太子和谢将军简直是两个极端。只怕一个是老天爷精心雕琢,一个是脚踩出来的。

    “将军出生时足足下了三天大雨,还劈倒了谢侯爷府中一颗歪脖子树。谢家房顶上到处都是鸟屎。京中还弥漫着奇臭味儿。”紫苏慢悠悠道。

    周老三噗嗤一声笑出声。

    “这竟是比对着太子出生反着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天爷嫁女儿,故意为难女婿呢。还好太子是男的。”周老三快笑死了。

    人家彩虹贯穿整个皇宫,他就下了三天大雨。人家万千飞鸟齐鸣,他就满屋子鸟屎。人家全城异香,他就满城奇臭……

    据说接生的稳婆换了三批,受不得那臭味儿。

    深深的恶意啊,简直不能更深了。

    谢景修: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仿佛老天爷都想撕破这层外皮下来揍他一顿的感觉。还好人家老天爷是要脸的,也就口头警告一番。

    几人越想那场面便笑的越厉害,饶是周言词有些出神,也笑的直不起腰。

    真是活久见,这么倒霉怎么活下来的。

    周老三问出了声。

    “你别说谢将军那运气真是怪了,便是他再倒霉,都会留口气不让他死。虐他千百遍,就是不让死。”小喜在后边接嘴。

    “真像是岳父看女婿,越看越不顺眼的样子,我姐姐那时嫁人,我爹便这么为难姐夫的。横看竖看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怎么看都像个人贩子。”小喜叹着气。

    那时她还没被卖出来为奴,但她心性乐观,知晓家中没有余粮,也实属无奈之举。

    几人听了这比喻都笑疯了,这么看起来其实还真像。

    只不过太子是男的,众人也没多想。

    “不过再倒霉也娶上媳妇儿了,可见老天爷还是手下留情的。”紫苏笑着道,见周言词并未生气这才松了口气。

    老天爷:我那是不忍心闺女当寡妇,你懂个屁!

    你见过哪个岳父嫁女儿笑嘻嘻的?

    周言词抿唇,真是想知道他怎么长这么大的。肯定又是一部血泪史。

    不过说起来,她前辈子出生似乎也是与众不同的。

    她母亲怀她两年未生,当时在周围一众传闻怀的是个怪物。横竖家中无钱,干脆搬到了老家住着。

    那时家中条件不好,但每日早晨起来门外都能有一只七彩锦鸡,亦或是孔雀?甚至各种鸟类鱼类,但全都有个共同点,有不有肉另说,全都长得特别好看。

    也不知哪来的。

    后来有人大晚上出来蹲茅厕,路过她家门口,据说看见有鸟排队飞过来撞死在门口。

    那与有荣焉的鸟脸,简直惊悚。

    后来出生那日,山中更是鸟语虫鸣一整夜,第二天她家门口摆满了兽类尸体。吃都吃不完。

    吓得村里只喊山神发怒跪了两天才敢起身。

    后来,他们一家便被村里赶出来了。

    似乎怕她的出生给村里带来灾难。

    后来离开后,山上爆发泥石流,真把村子埋了。

    大概是不该在她出生那日赶她出村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