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85章 命格有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此时来了几分兴趣。

    八字姓名能测福,这个她知道。但是还是第一次遇见,也从未算过。

    “别听他瞎吹,姑娘家姓名八字哪能告诉别人。万一是拐子呢?瞧他长得人模狗样儿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大男人家还穿身白衣裳,一看就不是好东西。长得也咋滴。”周老三横看竖看都觉得人家不眨地。

    哼,这京里除了她妹夫都不怎么样。

    门口那年轻人一下子便坐直了身子,黑着脸。

    “要算先算我的!”周老三坐下,当即便报上姓名八字。

    紫苏从容的递过一锭金子,算,随便算!咱有钱!

    男子细细的端详了他面容,又是看了手掌,眉头微皱。

    “一生孤苦无依,将来遇见个女子也是劳碌命。且夫妻双双英年早逝,命理缺火,也会死于火上。你这命理不好,要小心火!你这命也太差了。”年轻人嫌弃的很。嘴里嘀嘀咕咕。

    周老三瞪着眼睛:“你才小心火!我这辈子金木水火土都不缺,我缺钱!”周老三心中怒火中烧,直接把金子从那年轻人手上抢了回来。

    “你这种水平顶多值两个馒头。你等着,待会一块结算。”周老三从兜里掏出个剩馒头,死活不肯再掏出钱了。

    紫苏几人扶额偷笑。

    若是谢莹蕙在此处只怕要惊呼出生,上辈子周老三确实结局不太好。即便是她死的早,都有所耳闻。

    周老三娶了一房媳妇,一连生了四个儿子。周老四也不知是不是作恶多端遭了报应,加上她,后院还有好几个姨娘,竟是一子半女都没活下来。

    且当时还传闻当朝重臣周伯跃与太子妃关系极好,甚至还有人说那是周大人心中的白月光,那是挚爱。

    具体如何不得而知,只是某一日突然传来周大人的三哥在火灾中丧生,夫妻二人一个也没活下来。四个儿子全都被杨氏过继到了周伯跃名下。

    此时周老三也只觉浑身有些发冷,毛骨悚然一般的阴寒。

    紫苏递上自己和小喜的出生。

    “这是我家小姐的八字,你算算。”这是周言词的意思,她倒是想要试试他。

    年轻人还气哼哼的,见紫苏露出兜里金子,这才不情不愿的伸手接过。

    男子汉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是金子可以折。

    只粗粗瞄了一眼。

    “你既不信何苦还试我?这命理比方才还差,一生为奴为婢,端的是下贱命。不过好在后福好,遇上贵人相助,摆脱奴籍不在话下。甚至,后代还有大机缘。”年轻人正了正身子,把八字还给紫苏。

    紫苏面上少有波动,此刻都带了几分笑意。

    周言词见他有两把刷子,顿时报上原身的八字。

    想了一下,写下了周言词的名字。

    年轻人拿起信纸还有些不以为然,越看,面色却越是凝重。不由直起身子,眉头紧皱。

    不断的演算推理,却越发迷糊。

    “不对啊,你这是哪里错了吧?按照这名字和生辰,这生来便是有大福之命。甚至能福及众生之命。端的是长命百岁福寿延年之命。怎么……却又是早夭的命格。除非,不对,若是早一年出生便是大富大贵之命。生在前一年便是大福气,后一年是早夭的命格。怪了,这个怎么看都不对劲儿。”年轻人总觉得有股违和感。

    仿佛生辰故意晚了整整一年,这便出现了差错。本来该有的大福之命,便成了早夭的命格。

    而且看这命格,此人早就命丧黄泉。

    “你这哪来的命格,这人早就死了。而且你这八字也不太对,就算活着,此人也十五了,该大一岁才对的上。而且要是活着,你们还能见到不成?这么大的命格,至少你们是压不住的!没有一定的底蕴,一般人家只怕压不住。最后也只能得个早夭的命。这种人,就是为那个生的。”年轻人指了指天,不由有些恼怒。这天下哪有这样的命格。

    如今便是国师大人,见过最尊贵的命格也不过是太子。不过这几日选秀,那些八字都会送来算一算,到时候又能过过瘾了。

    与皇室相克者,自然不能留宫。

    “胡说八道,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我妹妹还能诈尸不成?”周老三气红了眼,这生辰便是自小便给言言说的,这还能有假?

    猛地,周老三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瞪,嘴巴微张,似乎想起了什么。

    举着的手也落不下去,似乎有些失魂落魄。

    “这个,这个命真的这么好?”周老三顿了顿,看着言言的神情有些奇怪。

    七卦有些不高兴,不信你算什么算?顿时翻了个白眼。

    “心想事成的命你说好不好?求什么得什么好不好?”这哪是人的命格。

    七卦便是那年轻人,这会也有些不高兴了。

    周言词恍然,原来那原身竟是与她有同样的赐福之力,虽然比不过自己的,但是也是少有的大福之人。

    难怪自己会重活在她身上。看来不是没有缘由的。

    只是,看来原主这身世只怕也有些问题。

    看周老三的模样,只怕是知晓些实情的。不过……

    周言词并不在乎。从来都只有别人巴结着上赶着来找她的,从没有自己去寻找过什么。

    独得上天专宠,任性。

    周老三买了两个馒头,非要塞给七卦,气得他面色通红。亏得紫苏眼疾手快塞了锭金子,这才没发火。

    说了可以为金子折腰,就是这么认真。

    “行了行了,你们走吧。你们命格进门都不够,别捣乱了。”七卦挥了挥手,拿起馒头就啃。

    贼不走空,不要白不要。

    正说着,长街那头突然快马加鞭疾驰而来。

    七卦一愣,马上放下馒头赶紧迎接出去。恭迎上去,极其恭敬虔诚。

    周言词几人不想跪下行礼,便退远了些避开了。

    “这是今年秀女的八字,请八卦楼尽快卜出送进宫。莫要延误。”送信的太监高昂着头,突然想起什么便朝着七卦耳边轻声一句。

    “看看哪些有多子之相。”不管是太子或是陛下,都缺儿子缺儿子啊!

    人家这是有真的皇位需要继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