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80章 大选前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谁都没料到,宋老七来京不过短短三日,竟是混的风生水起。

    京城传言,来了个外地公子哥儿,吃了嫖赌样样俱全。比京中最会玩的公子世子都会玩。

    这家伙在京中各大楼里甚是受欢迎,听说玉春苑还有姑娘为他打架的。

    谢侯爷还有两个小知己也叛变了。

    甚至还有姑娘为他购置了好几处宅子,一时间连周府都不用回了。

    周伯跃倒是为了联系他动用了不少关系,甚至好几次登门都吃了一鼻子灰,却依然执着的不肯离去。

    “劳烦小哥通报一声,小生周伯跃求见宋公子。”周伯跃守在宋家大门外。

    门房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了,这些日子来找七哥的人多不胜数,这些读书人凑什么热闹。

    “公子不在府上,周公子且离去吧。”门房打了个哈欠,今儿一早便有个女子来府上做客,这会公子正忙着呢。

    说起来,这宅子还是公子的红颜知己送的。哦不,是谢侯爷的红颜知己送的。

    周伯跃面色微沉,看着小厮隐隐流露出的不屑压下了愤怒。

    等我发达之日,这些瞧不起他的人,必将一个个打脸回报之!

    周伯跃拉不下脸,走了几步还隐隐听见身后门房呸的吐口水,这让他脸上青筋都冒了出来,却又死死的压住了,没露出分毫异样。

    但他也没离去,只不过在拐角找了个隐蔽处躲起来。

    大概半个时辰,这大门才吱呀一声打开。

    周伯跃正心下雀跃要走上前,哪知见得门内身影直接定住。

    “秋儿姑娘慢走,你做的金丝枣糕我家公子最是爱吃。每日都要吃上两块呢。”门房弯着腰拱着身子,面上带着谄媚的笑。

    那女子摸了摸鬓间发钗,颇有几分风情。

    周伯跃……

    秋儿和初夏前些日子便进了他的家门,每日软语温存,两个女子为了他甚至还争风吃醋。周伯跃在她们身上找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和自信。

    甚至每日早上,秋儿还顶着没亮的天起来给他亲手熬粥。

    此刻,看着秋儿一步三回头的从宋府出来,周伯跃浑身都有点凉凉。

    此时也没心思去找宋七哥,只浑浑噩噩回了临时租的院里,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七哥可有问起我?这几日都是你去陪七哥,下次该我了。”平日里带着几分清冷的半夏语气有些急促。

    “问了,行了行了,下次该你了。七哥可真博学,又是个正人君子,从来不会动手动脚占便宜。外面那些蹄子难怪都想爬七哥的床。”秋儿笑着道,半夏倒也点头同意。

    别看宋老七平时小心肝小心肝的对姑娘们,听说还是个雏儿呢。

    “不过七哥说男人都有些不一样的嗜好,上次夏公子把咱们赏给主子的时候,主子是不是问过咱们有无嗜好?咱们估计是搞错了,七哥特意教了我些不一样的东西。待会我教给你。”秋儿神神秘秘的。

    丝毫不知情的周伯跃,才享受了几日鱼水之欢,马上又要重回老路。

    可悲可叹……真可怜。

    一墙之隔的周伯跃打了个冷颤,感觉浑身有点冷。

    一不留神摸到了萧大人给他的玉佩,周伯跃心下略微明了。这京城没有人脉丝毫走不开,若是答应萧大人的要求,那又如何?

    上辈子,他也是得了萧大人赏识,一步步直上青云。

    至于良心本心?呵呵,这些东西他随时可以舍弃。

    如是可以,爹娘他都可以不要。

    周伯跃慢慢竟是有重回上辈子轨道的迹象。

    京城里这些日子越发热闹,甚至采花贼都不足以减轻众人热情。

    “那采花贼昨儿进了户部尚书姑娘的房里,听说那姑娘当时在洗澡,估计是被看个精光呢。”

    “这有什么?我可听说了,那采花贼有贼心没贼胆,这京城里十五六岁姑娘的房,他大多数都进过了。只是有些人家碍于情面没说出来罢了。”

    “马上要选秀了,说出来可就没机会了。”众人都懂,但若是传出来这毕竟失了名节,将来只怕要砸手里了。

    “我看倒不像采花贼,像是找什么人。一进门便扒姑娘裙子,但你们有没有听说真有哪家姑娘失了清白的?没有吧?”说话的妇人皱着眉头。

    众位夫人都笑着没说话,真要失了清白也不会说出来啊。

    但对面的毕竟是庆阳候夫人,众人也没反驳。

    “这次京里可要热闹了。秀女的画像都送上去了,明儿便都要进宫,一不留神各位妹妹可就成皇亲国戚了。”侯夫人喝了口茶,眉开眼笑。

    今儿是庆阳候府上添丁之喜,京中有头有脸的都来了。

    萧夫人此时也坐在其中,嘴角微微勾了勾。

    “要说皇亲国戚,那萧妹妹肯定是有福的了。你家可儿惯是得娘娘欢喜,这次东宫定然有她一席之地的。”大理寺卿陈夫人一脸羡慕。

    太子如今只有正妃定下了,但那正妃身子骨弱,前几日太医署还集体去诊治了一番。也不知到底如何了。

    若真有什么差错,只怕谢可言第一个便要顶上。

    萧夫人面上淡淡,虽然心下狂喜但却未流露出来。

    “儿女自有儿女福,我是管不上了。”这紧要关头,萧夫人自然不会掉链子。明儿便要进宫选秀,她从来不会拖女儿后腿。

    “萧姐姐自然有女婿福气的。二十八朵金花,这福气咱们可比不上。”陆王妃突然笑了起来。

    陆王妃与谢侯爷死去的原配是闺中多年好友。

    众人都捏着小手绢捂了捂嘴巴。

    萧夫人当年以外室带着女儿进门,生生逼死原配,这在京中引起轩然大波。若不是如今谢可言在皇后面前得宠,只怕这些正室夫人根本不会请她。

    谁都担心自己有那样的一天。

    萧夫人面色微微一沉,陆王妃生了四个儿子,如今拿来挤兑她,自然心中愤恨。

    宴会很快结束,萧夫人也没久留,只回去定定的看着谢可言良久,才轻声道:“你可不要让为娘失望啊。”

    今夜的皇城,注定失眠。

    大选在即,到底花落谁家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