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79章 言灵一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皇后拉着谢可言,两个人亲的如母女一般。

    “你且回去好好准备选秀,宫里的事不要担心。我和陛下都对你满意着呢。”皇后柔声安慰着谢可言,直说的她露了笑脸才放心离去。

    “娘娘这般喜欢谢姑娘,舍不得谢姑娘离开,将来入了东宫,那便是真正的女儿了。娘娘到时候想留她住几日也可。”嬷嬷捏着皇后的肩膀,鼻子一动,微微皱了皱眉。

    转身让宫女点上了熏香。

    皇后面上这才带了几分真心的笑。

    “就是可惜那孩子只是个侧妃。若是生下孩子……”皇后话语没说完,那意思谁都懂。

    生下孩子将来也不是太子,也上不了皇位。

    “娘娘,听说那家的姑娘最近又病重了。也不知能不能拖到成亲。”嬷嬷轻声道。

    皇后眼睛一亮。

    当初太子正妃是陛下在朝堂钦点,她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找个医女去看看,这病怏怏的身子怎么为皇儿开枝散叶。把陛下赏我的人参都拿去吧。让个机灵点的去看看。”皇后慢悠悠道。

    话音刚落,便听得殿外皇帝赞赏道:“还是皇后贴心,朕这几日正忧心此事,皇后便先派人去看看了。”

    皇后赶紧起身,屋子里宫女跪了一地。

    嬷嬷看了眼守门的宫女,殿门口的宫女浑身抖了一下。方才是陛下拦着不让通报的,刚进门便听到了最后一句。

    “陛下平日操劳国事已经累极,这些小事臣妾便得多上些心。太子正妃不是小事,将来若是诞下孩子更不容许正妃整日拖着病怏怏的身子拖累孩子。”皇后替皇帝斟了茶,身后众人全都退下了。

    皇帝眉头皱了皱,他本就子嗣单薄,若是儿子再娶个病秧子,这皇家只怕子嗣更艰难。

    “让太医署轮流去看看,到底如何了。”皇帝也有些不满了。

    若真是病入膏肓了,将来只怕那位置她也留不住。

    “陛下,尝尝这点心。是可儿一早便送进来的,那孩子真是有心了。平日里吃个什么都往宫中送一份,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唉,也是没摊上个好出身。”虽然名为谢家女儿,但当年萧氏进京闹得沸沸扬扬,这名声却是坏了。

    “她,是个好的。”皇帝顿了顿,拿起块点心吃起来,倒是与她送进御书房的味道相同。

    皇帝并没有告诉皇后,最近这两个月谢可言都会单独送一份给他。

    皇后一听便带了几分喜意,顿时又夸赞起来。

    “那孩子生的倾国倾城,若是嫁做寻常人家还真是委屈她了。真不知谁有那么好的运气娶了那孩子……唉,我可真是舍不得。”皇后笑着道。

    她曾经有意讨谢可言做太子正妃,但那时被皇帝回绝了。

    那时太子还小,她也没着急。哪知道一不小心就让人截胡了。

    “你既然喜欢,便接进宫常住吧。”皇帝顺口道,喝了口茶,心想这两人关系这般亲近,将来也好相处。

    皇后只以为这是对太子侧妃同意了,顿时喜不自胜。

    “好,到时候定让她多陪陪我。那孩子心性至纯至善,若去了别的人家,臣妾还不放心呢。”

    皇帝嘴角含笑:“行,以后你们两姐妹好好照应着。”

    皇后听完嗔了他一眼,竟是带上了几分娇羞:“都老了,还什么姐姐呢。都是做姨做母亲的人了。如今后宫那么多妹妹,陛下都不看臣妾了。”皇后半点没多想那两字。

    姐妹!!

    “你啊,可是向来大气,那些个女子可比不得你端庄贤惠,你可是天下女子表率。”皇帝也来了几分兴致,捏着她保养极好的手,虽然不如二八年华的少女,但也别有一番味道。

    皇后笑了笑,笑容中的苦涩却没人看见。

    因为是皇后,所以要为皇家的子嗣着想,要大气要沉稳,更要亲手把一个个姑娘送上龙床。

    皇帝正要抚上她的脸,皇后却感觉生下一阵热流猛地流了出来。

    皇后面色一变,顿时推开皇帝:“陛下,臣妾今日身子不适,还望陛下恕罪。”低头的瞬间满脸懊恼,陛下难得留宿她宫中,竟是遇上这等事。

    她的牌子昨日才递了上去。

    每次宫中嫔妃来了月事,便会换下牌子。直到干净后才会重新递上去。

    皇帝被扫了兴致,也没发火,只在宫中吃了晚饭,便转身去了玉贵人宫中。

    “娘娘,您这月事不是昨日干净了么?怎么今日又来了?奴婢找医女来诊治看看?”嬷嬷见皇后摔碎了花瓶,也有些可惜。

    陛下因着子嗣问题,皇后迫于压力给他纳了不少嫔妃。除了每月初一十五,几乎从不进她的寝宫。

    今儿,这么好的机会却扫兴而归。

    呵呵,她们半点也没想起周言词的那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也不知她会不会成为第一个月事不止流血而亡的皇后……

    甚至她所说那句心想事成,也成了!

    只不过中间出了些偏差而已,仅仅而已……

    此时的周言词早已跟着谢景修回了周府。只不过,这府里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有外来者的气息。”周言词鼻子动了动。

    谢景修已经留了暗卫在府里,还没收到消息呢,这货靠鼻子都闻出来了?

    呵呵,蘑菇对于自己这一亩三分地还是清楚的。

    “是京里追捕的采花贼,已经有人顺着踪迹追去了。”谢景修不由把周府又加紧了防卫,生怕这小媳妇又出了什么差错。

    周言词抿了抿唇,大概不止是采花贼吧。外来者气息,跟蕙蕙当初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此时玉春苑。

    “公子我好怕,采花贼会不会看上我啊?公子求保护。”

    “公子你看她,把我都挤到边上了。公子我好怕啊。”

    “七哥,晚上你在玉春苑呆着好不好?奴家好怕采花贼的。”屋子里姑娘都凑在宋老七身边,外边秋儿正眼巴巴的瞅着。

    这七哥大气又有男人气概,比那周伯跃吸引人多了。

    周伯跃:仿佛被绿光笼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