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77章 一心宠妻谢景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进了凉亭时,身上正在滴水。精致的妆容此时尽数冲刷干净,露出本来面目。

    本应狼狈的她,此时却脊背笔直,冷静的骇人。

    还好她今天是朵蘑菇,不然就被淋死了。不过她好像是毒蘑菇来着?

    宫女宣觐见时,似乎隐隐听见了一声轻笑。似乎极其欣喜。

    宫女心想,一定是雨太大产生幻听了。

    “民女周言词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岁金安。”周言词微低着头,被雨打湿了的模样显得身子极其单薄。我是朵蘑菇我是朵蘑菇。心里默念……

    头发贴在脸上,精致的眉眼都挡了七分。

    皇后抬了抬手,只见她跪在地上起来的地方赫然露出两个膝盖印。

    “周姑娘你别怨娘娘,是可儿拉着娘娘聊起小时候之事,让娘娘忘了时辰。是可儿的错。”谢可言当即便站起身,一副委屈又害怕的样子。

    直接坐实了周言词极其霸道的名头。

    皇后越发不喜周言词。看见周言词的瞬间,她心中很是不舒坦。

    “是本宫年纪大了,忘性大,去,带周姑娘换身衣裳。”皇后眼睛都没抬,便拉了谢可言坐下。

    直到周言词换了衣裳回来,皇后这才让人上了热茶暖暖身子。

    “这年纪大了便记不住事,最近身子骨差,更是恍惚。周姑娘莫不会怪罪本宫吧?唉,谢将军难得娇妻,我这老太婆却让你受委屈了。”皇后轻笑一声。

    周言词坐直了身体,并没有旁人见得皇后时的卑躬屈膝。

    “不敢,娘娘凤体欠安,自当好生将养着。谢姑娘聪慧过人多陪陪娘娘也是应该。”周言词顿了顿。反正别动我,我今天是毒蘑菇。

    “那就好,本宫可担心谢将军怪罪呢。”皇后见她头也不抬,心中只觉太子被这丫头蒙了心。

    可儿这般知书达理的孩子,他却时常在她跟前念叨着从前。

    这丫头从上到下就没有哪里能让她看的上眼,头发丝都透着一股子厌恶。

    “言言妹妹,昨日家中搬过去那些东西可还喜欢?今日一早我便差人整理了娘娘往日送我的首饰物件,这些都是娘娘这么多年赏赐的。正打算待会回去给你送来呢,妹妹戴着过门一定很好看。妹妹可别嫌弃。”谢可言一脸单纯,似乎很是喜欢她。言语间不再提言字之事,她不会傻到故意当她面说此事。

    皇后垂眸,微微摇头,心想这孩子只怕要被这未来大嫂拿捏了。

    还好马上就要选秀了。

    她赏赐给她的东西都是全天下独一份,也不看看那丫头受不受得起。

    正当她以为周言词要婉言谢绝时,甚至谢可言都以为她要推辞,却见那丫头很畅快道:“多谢谢姑娘。”

    “谢姑娘在京中见惯了好东西,你看不上的送给我就行。往年那些旧东西都给言言吧。”直接无视那句娘娘多年赏赐。

    直接把她按在了你不要的东西上。

    皇后和谢可言齐齐一堵……

    谢可言心口突然感觉一阵肉疼。

    我以为……你不要的!!!说好的推辞呢!

    谢白莲面上差点没兜住,皇后只以为她是被这丫头刺激了。

    “咳,那那待会回去便给你送来。”谢可言结结巴巴,她以为至少周言词在皇后面前要矜持些,但她那副理所应当的架势却让她措手不及。

    那些,可都是她将来嫁进东宫的嫁妆啊!!都是娘娘平日里给她的添妆。

    饶是皇后这会儿都有点心疼。

    瞧她那狮子大开口的样子,把往年的旧东西都送来,卧槽,你要不要上天?

    “本宫新得了几套陛下赏赐的锦缎,待会可儿带回去。过些日子穿着进宫来本宫看看。马上选秀了,也要留些好东西。”皇后看了眼谢可言,心道这傻姑娘哪是心机言的对手啊。

    心机言…………

    “娘娘,太子来了。”宫女上前布了热茶,贴心的给周言词斟了一杯,倒是怕她受凉。

    皇后和谢可言齐齐一怔。

    “母后,我就猜到你又跟言言在这里谈心。儿臣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不知道的只怕言言才是你亲女儿呢。”太子笑着从外面进来。饶是有太监打伞,身上都沾了些水。

    “母后,你再偏心言言,儿臣可要不依了。”太子笑着道,每次都忘了改口称可儿。

    “你这孩子,大雨天也来看我干甚么。当心淋雨坏了身子,赶紧给皇儿换衣斟茶。”皇后顿时站起身,身后嬷嬷这才亲自给太子倒了喜欢的雨前龙井。

    谢可言听到言言时身子有些僵硬,袖子下的手捏的泛白。

    太子给皇后见了礼,这才发现还坐着一个小姑娘呢。但小姑娘低着头,只是看着略有些眼熟罢了。

    太子并未放在心上。

    “母后,你可知道方才谢将军面见父皇去了?你猜他进宫作甚么来了?他可笑死儿臣了。”太子少见的情绪外露,此时竟也乐得直不起腰。

    皇后神色淡淡。

    “此前他立了几次大功,父皇给他的赏赐都免了,说是横竖你拿着也没用。今儿他居然进宫讨东西来了。还列了张清单,哪一次的赏赐还欠着,记得清清楚楚。他为了给将来的媳妇攒私房,居然要钱要到父皇跟前了。”太子抚掌,第一次觉得谢将军此人有些意思。

    当时父皇的脸色都变了。

    “这会父皇正清点了东西,往周姑娘那送呢。谢侯爷也真是,养了个儿子权当给别人养了。娶个儿媳妇,儿子连老婆本棺材本都带过去了。”太子微微摇头,这父子俩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他还记得以前母后身边也有个宫女,还专门求母后把自己赏给谢侯爷做了通房,连名分都没有。

    反观谢景修,这家伙简直丢了谢侯爷的老脸。

    “这周姑娘真是御夫有方,这京里只怕属头一份了。”太子感慨。

    皇后听完微微蹙眉,看到下面坐着的周言词带了几分反感。

    “女儿家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万事以夫为贵,她这般简直置谢将军颜面于何地?”皇后暗自庆幸,还好皇儿没认出周言词。

    如今对谢可言顶了周言词的那点愧疚都没了。

    周言词暗自叹气,据老瞎子曾言,她的命定之人前后八辈子都是独身一人。也就是说,人家八辈子才娶到这么一个媳妇,你们就不能让人家乐呵乐呵?

    蘑菇有点生气,能不能别欺负倒霉蛋?

    本蘑菇护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