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75章 宠妻狂魔已上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京城最大的钻石王老五要娶亲了。

    这次,他未婚妻没有出家,没有摔死没有淹死也没有喝粥呛死……

    还活着。

    活生生的未婚妻。

    谢景修走路都轻飘飘的,人逢喜事精神爽,那黑脸煞星的称号都快兜不住了。

    毕竟,同龄人孩子都打酱油了。

    他能娶到个不会出意外的媳妇儿,简直欣喜若狂了好么?

    但是,众人也很快发现了问题。

    回京城的当晚。

    “这,把最近时新的料子给我送二十匹到周府去。”

    “对,就是你们这里女孩子最喜欢的小玩意儿,挑些送周府去。”

    “唉那啥,把你们酒楼里最好的菜色煮好送周府去。她若喜欢,天天送。来谢家报账。”

    “都送周府去,谢家报账。”周言词到京第二日,谢景修便大张旗鼓极其嚣张的在京里定各种东西。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有媳妇儿啦!!

    “京里的小姑娘都快眼红坏了,这孤寡命还拉高了京城挑夫婿的水准啊。”坐在二楼吃喝的公子哥一脸不屑。

    这家伙是要举家倒贴么?

    “一点没有谢侯爷的风采。谢侯爷纳了那么多房姨娘,可从未花过一分钱。全是姨娘们自动送上门,且还自带私房。”京里的小伙伴们谁不羡慕啊。

    以前谢景修未曾娶亲时,手头松,那些兄弟啊都要找他借些钱喝花酒,亦或是贴补家用。

    陛下赏赐下来的什么好东西,谢侯爷啊好兄弟啊,都要先挑一遍。

    挑完还会说,这就算我借的。等你哪天娶到媳妇儿再还给你……

    甚至连陛下都免了他好几次赏赐,横竖你拿着也没媳妇儿也没孩子花,朕给你留着。

    谢景修:MMP!

    现在好了……

    永安王府。

    “王爷,方才门房说谢将军来过了,就说了一句话便急匆匆去长公主府了。”管家擦了擦额间的汗。

    “哦?他说什么?陛下又赏他东西了吗?这家伙立功立不停,库房都快堆不下了。偏生又娶不到妻,啧啧……”王爷喝着茶,他与谢景修是好兄弟,平时没少在他那坑东西。

    “谢将军说,请王爷把借的两万两银票还回来。以及陛下曾经赏赐的御赐之物。他要娶亲了,他要给未来妻子对账本儿。他还急着去长公主家催债,让王爷勿要拖欠。”管家干咳一声,眼睁睁看着王爷变了脸色。

    “这傻子,还未娶亲就要把老底都掀出去么?还能不能好好做兄弟了?娶了媳妇忘了兄弟!”王爷跳脚。

    管家脸色更惊悚了,硬着头皮继续道。

    “谢将军猜到你会说这个,还说了一句。他说。兄弟是天,兄弟是地……”说着顿了一下,果不其然永安王爷面色好转了一些。

    管家这才满意幽幽道:“兄弟是天,兄弟是地,为了媳妇可以毁天灭地。”

    王爷……

    “滚!谢景修与狗不得入内!”尼玛,你要娶媳妇儿了你了不起啊?老子还娶了好多年了呢!!

    长公主府,据说连那扇金丝楠木的屏风都被搬走了。

    平阳侯家抬了好几大箱东西出来……

    大半夜的,谢景修各家各户的催债,还拿着个小本本,嘴里念叨着又可以给我媳妇儿多添置点了。

    化身宠妻狂魔的谢景修:我有媳妇我骄傲!

    你大爷的,你特么几个库房都堆不下,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爹,你说好的等我娶妻了,便让我在库房里随便挑?”谢侯爷还未进门,刚从粉红知己那出来的谢侯爷,丝毫不知道他儿子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喝的迷迷糊糊,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自己去拿,看上什么自己挑吧。横竖这府里都是你的。”谢侯爷叹了口气,他这二十八朵金花都快成京城笑话了。

    看来,是不可能再有儿子了。

    横竖儿子对金银珠宝没什么兴趣,往常陛下赏赐了他都还能去谢景修那挑几样,此时自然也没放在心上。

    得了准信的谢景修。

    “搬,给我搬。搬周府库房去。哎,这东西挺精致可人的,言言肯定喜欢。”

    “这东西大气,言言说不定也爱。”谢景修指点江山的架势,吓得管家赶紧禀报萧夫人。

    虽然极力保护之下,却也只留下了三分之一。

    萧夫人看着喝的烂醉的谢侯爷,告状也不成,气得摔烂了好几个古董花瓶。

    “去,给我好好查,今夜又是去哪个蹄子家了。”萧夫人气得眼眶发红,只觉得心口那股子郁气闷的她生疼。喝的烂醉,被那白眼狼搬空了家底都不知晓。

    “周言词,周言词!我看你生来跟我作对的!”若不是皇后心软,她早就下手了。

    死都死了,心里的白月光朱砂痣又怎么样?难道太子还会为了一个死人难为自己的母后?

    “还未过门便这般能折腾,母亲,将来可儿怎么忍心让你受她折磨。”谢可言一脸心疼。

    “大哥也真是,被个女人哄得团团转。那周姑娘本来又未曾教导过,这万贯家财可不是被她给败了。”谢可言低低的叹了口气,心中对周言词越发憎恨。

    萧夫人果然气得更狠了。

    谢可言却突然笑了,看着周府的方向,笑的温婉大方,眼中却带着几分凉意。

    当下便修书一封,想了想,手指轻轻在茶水中沾了一下,滴下一滴在信纸上。像极了眼泪的痕迹。

    “连夜给太子哥哥送去。便说可儿想念皇后娘娘了,明日进宫拜见。”

    周言词所送之礼,还静静的躺在盒子里尚未拆开。

    周言词初到京城的第一天,便搅乱了京城这池浑水。

    玉春苑。

    “七哥,好酒量,好酒量!小弟佩服!”

    “七哥再来一壶!七哥,若是能早些认识你便好了,不然这日子多无趣。”

    “七哥,你看玉春苑的姑娘方才都从咱们门口过了许多次,都来偷偷看你呢。人不风流枉少年,七哥你是其中翘楚啊。”说话的人甚是羡慕啊。

    “对了七哥,下次我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前几日认识的,虽然是个读书人,但却没有读书人的酸腐气。此人倒是有些才学,只不过出生寒门,家中父母又为他娶了一房凶悍貌比无盐的妻子,当真是可怜。”几人喝的昏昏沉沉,明明他们都用的被子,七哥用的酒壶,怎么就喝不赢了呢?

    这喝不赢就算了,打也打不赢,连嫖都嫖不赢!!

    “嗝……好像,还跟你们一个地方过来的。”说话的人大着舌头,结结巴巴道。

    宋老七……

    周伯跃:叮咚,您的夫人已近身,请注意查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