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70章 进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伯跃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丝毫不知道他那可亲可爱的小媳妇儿如今正迅速朝他走来。

    他如今背靠夏淳于在京城得了些美名,甚至还成了萧府座上宾,简直乐不思蜀。

    “周兄这般人才,若是还未娶亲,只怕如今还能搏个好姻缘了。萧大人看重周兄,萧府可是有好几个女儿的。”身旁男子醒了醒酒,看着周伯跃颇有些艳羡。

    周伯跃收敛了笑意,他若是不娶宋知州女儿,如今只怕也没有来京城的能力。

    当初考上举人都借了宋知州的东风,不然……

    他一介寒门弟子,光凭纸上那点试卷可没法走到今天。

    但他,却不会承认的。甚至开始后悔,若是当初撑住不娶宋知州女儿便是了,如今肯定有更好的前程!

    “萧大人女儿自然是不敢肖想,那大概便是我的命吧。”周伯跃面上有些无奈,但眼中却升起一簇簇火焰。

    那女人离得远,将来病死了也不知道。活着,也是拖累他的前程!

    这般一想,心中那口郁气瞬间散了。

    “好了好了不谈那些无趣之事,我有个兄弟在军中任职,最近要回京了。到时候我给你引荐引荐,若是得了他的欢喜,估计你这条路走起来更顺利。毕竟夏公子不可能事事把咱们这些读书人的事儿整日挂在心上。”几个读书人其实对夏淳于隐隐有些排斥。

    虽然看不出哪里不对,但人对于危险总是有着本能的直觉。

    “对了,我那兄弟最近还新认识了个小弟,叫老七。江湖人称七哥,听说在他们那一片很吃得开,到时候多说两句好话,定然能结交上的。”他们这群寒门子弟,早早来京自然便要找关系了。

    周伯跃这才多了些笑脸,夏淳于的心思,他大概能猜到几分。

    这些世家公子,都是把他们当玩物一般玩弄罢了。

    即便他知晓,却也只能笑着忍耐了。直到现在,他也没敢把周言词是谢家长媳,而他是周言词哥哥的事儿捅出去。

    周言词与他有多深的隔阂,他不是不知。

    不过现在京中步步维艰,他到底有几分动了心思,只要周言词进京,他便有把握说服她。

    终于,谢景修一行人在七日后抵达京城。

    自马车进了京,谢莹蕙便少了许多话,甚至安静了下来。整个人都少了几分活力,带着些忐忑。一双手不停的攥着衣角,扯啊扯的。

    “言言,你今儿当真要与我一同去拜见祖母吗?我我母亲前几个月才生了一对女儿,只怕如今心情不愉。”谢莹蕙顿了顿,看着周言词有些担忧。

    她前世凄惨的死在这里,如今重回这里,内心的纠结可想而知。甚至刚进城门,便有些想要落泪。

    “如今虽未成亲,但初进京还是要上门拜访一下的好。将来也不会落人口实。”马车外吴祁山默默道。

    只不过谢家嫡长子娶了个山村少女,只怕谢府里各个都等着看笑话呢。

    “把我准备的礼物拿上,来都来了总要拜访一下的。”周言词可从未怕过谁。

    想当初,院里来了新人都是先带来让她过过眼的。

    如今却要倒着来,唉,什么时候才能混上去……

    谢景修心想待会儿自己便亲自送她回府。

    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这还没到谢府呢,便有宫人在城门口候着。要他马上进京,这倒是有些意外了。

    “你去吧,我带蕙蕙回去。这两日蕙蕙便跟我住小院子。”周言词大气的挥了挥手。

    一群人朝着谢府浩浩荡荡而去。

    一路上谢景修都心神不定,便是进了宫见到皇帝都一副不安的样子。

    “谢爱卿,今儿何事心神不定?朕倒是第一次看你这般频频看向门口,哦是了,朕赐婚的姑娘今儿进京了吧?”皇帝放下折子,奏折旁边有许多画像,似乎是今年选秀的画像。

    谢景修脸上少见的带了几分笑,淡淡的回了是。

    眼神又瞄向大门口,祖母祖父可别为难她,萧氏又不安好心。

    唉,真担心那傻丫头。

    “说起来还真是缘分,赐婚的姑娘也叫言言,你大妹也叫言言。还真是一家人。”皇帝笑的爽朗,倒是高兴地很。

    “当年皇儿被你母亲所救,还拿了可言换皇儿,小时便于我皇儿有恩,这缘分真是不浅。”皇帝至今想起都有些后怕,他如今子嗣单薄,太子万万出不得差错。

    谢景修没说话,对于萧氏母女,他从无好感。

    但皇帝却不由多说了一句:“古书有云,大恩无以得报,倒不如以身相许。就是可惜太子的正妃还未过门,若是又选了可言做侧妃,只怕委屈她。可言是个好孩子,倒是经常来宫中陪朕,朕这年纪跟年轻人待久了,仿佛自己也年轻了似的。”皇帝似乎不经意间这一句,倒是把谢景修唬住了。

    瞧着皇帝如今四十来岁,但保养极好,看着也不过三十上下。且那浑身的帝王之气,只怕女子看了要移不开眼。

    还未长成的太子跟正值当年的皇帝站一块儿,傻子都知道选谁。

    但是!!!

    这特么与传闻不对啊,甚至皇后都是一直把谢可言当儿媳妇看待的!不然人家傻了见天的召她进宫?专门找个人跟她抢相公么?

    不过这跟谢景修没什么关系,于他来说谢可言不过是从太子侧妃变成了皇帝嫔妃罢了。

    皇帝透露了几分,见他没什么反应心下才放松了些。毕竟谢景修是宠臣,自然要看看他的想法。

    只不过,皇后就得哔了狗了。

    “陛下高兴就好。”你娶谁不管我的事儿,能不能放我回去?我要看我未婚妻去!!

    活着的未婚妻,难得!

    “罢了罢了,瞧你那急躁的样子,若是带兵打仗这般模样,朕可不放心把军队交给你。去吧,明儿带上周家丫头进宫一趟,朕赐的婚,总要抬抬她的位置。”皇帝挥了挥手,颇有些意兴阑珊。

    若不是谢景修那倒霉的运气,他只怕是要赐婚制约他的。

    如今妻子娘家毫无助力,皇帝也算是安心了。

    但好歹要面上过得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