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8章 独得野兽恩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从五福村出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这些将会跟我一块进京,到时候给他们找个住处吧。”周言词指了指身后的吴祁山等人。

    谢景修点了点头:“我已经备好了宅子,到时候你们便住在那里。”总要有个落脚地才是。

    只是看着吴祁山那张遍布整张脸的伤痕,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不同于一般的伤痕,似乎是被利器划伤,且纵横交错,也不知到底有多大仇恨。一张脸面目全非看不出本来面目。

    吴祁山看着那谢侯爷府上的嫡子,微微点了点头,只是拳头却不由自主攥紧了。

    “这一行多谢谢将军护送了。”吴祁山拱了拱手,此时的他若说是土匪,估计都没人信。

    谢景修挥了挥手不甚在意,这是陛下赐给他的媳妇儿呢。他不护着谁护着?

    只是有些诧异吴祁山这种人居然会留在言言一个小姑娘身边,出于直觉,他总觉得吴祁山似乎有种异样的违和感。似乎他身上带着一种与身俱来的贵气,至少也是世家熏陶所出。甚至他那一身的粗布麻衣都掩饰不住的气势,但任他调查,他也不过是流落五福村的草寇罢了。

    谢景修垂了垂眸,横竖有他在跟前,吴祁山也做不了什么。

    吴祁山:呵呵,我说我才是被你媳妇儿胁迫的一方,你信么?我倒是想走,那也得你媳妇儿放人啊!!

    “言言快来快来,这一路颠簸,我一早便让人在马车内放了厚厚的垫子,还准备了吃食呢。太好了,以后我在府里就不是一个人玩儿啦。”谢莹蕙咧着嘴直笑,却让谢景修心中多了些愧疚。

    他那时心中充满仇恨,仇视萧氏几人,却忽视了还在牙牙学语的妹妹。

    等他反应过来,也有了能力时,谢莹蕙已经变得战战兢兢胆小如鼠了,甚至他第一次去后院接出那个瘦弱又畏畏缩缩的妹妹时,他差点没稳住掉泪。

    当年母亲死时是恨,如今却多了几分悔。

    宋老七穿着一身男装,显得格外英姿勃发。

    那迈着大步子,走路一摆一摆,比周老三这个男人还像男人。

    “以后你别叫我四嫂,叫我七哥。我是七哥!”宋老七拍了拍胸口,拍的吭哧吭哧作响。嘿,不枉我里三层外三层的束胸。真平啊。

    这俩玩意儿真碍事,跑起来还一跳一跳的,偏生还比家里那两个丫鬟的大。害的她差点把自己勒死。

    要不,把它割了?看着烦人的很。

    周老三是个憨子,当即便改了口。

    心想四嫂对四哥真好,四哥千里求学,四嫂不远千里追随。果然是夫唱妇随,琴瑟和鸣,四哥知晓定是感动的流泪。

    他都能想象到在京城看到四嫂,四哥那狂喜激动的表情了。

    周老三内心还有些羡慕。

    “言言这里坐,快一整年没回京城啦,要不是陛下赐婚,我还不想回去呢。”谢莹蕙笑眯眯的,拉着周言词倒是冲淡了几分回京城的烦躁。

    “那小姐还得参加选秀呢。”马车外的小丫鬟笑着道。

    这般一说,谢莹蕙又耷拉着小脸没了精神。虽然说会被刷下来,但想想又要看见谢可言她们,她便心烦意乱。

    紫苏和小喜两个丫鬟在后边的马车,宋老七倒乐得清静。这会正骑着马不肯下来。

    “前几年陛下在朝堂上被朝臣们刺激,直接定了太子妃,今年选出侧妃后估计要一块抬进府了。你和哥哥的亲事估计也要选秀后才能准备了,不然太过仓促。咱们府上啊,全都在为谢可言准备呢。”谢莹蕙压低嗓音给周言词解释了一下。

    在马车周围护送的吴祁山眉头一皱,眼神颇有些凌厉。

    “皇后与我继母关系极好,这次她肯定能进东宫当上太子侧妃。”谢莹蕙举着拳头,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开眼,让坏人越走越远呢!

    周言词笑得眯了眸子,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那可不一定哦。人心不足蛇吞象,人的**总是无止境的。当有些东西变得唾手可得,便会看向更高更远的地方了。你啊,还是太单纯……”就像当初那些人利用她谋取福祉一般,只可惜,都死的挺惨的。

    “小小年纪老气横秋的,跟我哥果然天生一对。”谢莹蕙做了个鬼脸。

    马车行进了大半日,中间休息了一会,大概是考虑到周言词第一次出远门,夜晚降临便在小溪边安营扎寨了。

    “五福村周围太过偏僻,明儿便能在江州住一晚。”谢景修也不知在哪里学的,听说小姑娘爱花,便扯了一大把花过来。

    也不管周言词喜不喜欢,便梗着脖子红着脸走了。

    周言词和谢莹蕙二人偷笑。

    谢景修正清点了人数,要带着人去打猎,便见得一头獐子突然从林中横冲直撞的跑出来。飞快的在他们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撞死了……

    众人……

    “以前怎么没那么好的运气。”有士兵偷偷念叨,却没发现谢景修抬了抬头,挺了挺胸,哼,现在我运气可好了!

    沐浴在未来媳妇儿光辉下的某人,丝毫不知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

    知道真相的他,迟早眼泪掉下来。

    周言词前世在精神病院住了很久,这辈子又还没出过远门,第一次在野外住着,竟是新奇的很。

    当晚,便好梦连连。

    “豺狼虎豹大灰狼,兔子蟒蛇小麻雀,真呀嘛真可爱……牡丹杜鹃白兰花,遍地开啊遍地开……”周言词闭着眼睛睡的香甜,嘴里还轻轻呓语。

    住在野外,不出意外梦到了许多动物……

    谢景修送了花,不出意外梦到了许多许多花,漫山遍野的花。

    两个梦直接窜一块儿了。

    周言词一夜好梦,第二天醒来时便感觉自己格外精神。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打开帐篷,叉腰的动作瞬间凝固……

    呃……

    只见营帐外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东西,护送的士兵更是满脸疲惫,整个场面犹如被台风肆虐过一般,惨不忍睹。

    谢景修紧抿着唇。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运气好的我昨儿被一群畜生给害了?

    可偏偏,那群畜生死活不靠近周言词的营帐,怎么就只折腾他们呢!!!

    当真是独得野兽恩宠,好气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