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7章 老岳父的谆谆教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日一早,周家人便收拾妥当去了村外。

    杨氏更是眼眶通红,似乎哭了一夜。

    “娘说村外葬着她的恩人,可是那会我怎么不知道?”老三揉着脑袋,那会没见娘遇见别的人啊。

    周老大瞪了他一眼,不许他在说下去,小心娘发火。

    “本来就是啊,娘那会怀着言言,见天的挺着大肚子没见遇见什么人啊。不过那时娘还住在老宅,冬日里摔了一跤便生下了言言,那会倒是请了个大夫的。哦,我知道了,是因为恩人救了娘和言言吧?”老三拍着脑袋,一副自己明白了的架势。

    那时候杨氏和周成礼还住在老宅,杨氏摔了一跤那天,周成礼身上没有银钱,还是跪在地上求了大夫过来救命的。

    周成礼看了杨氏一眼,这才点了点头。

    “你妹妹的命便是那座孤坟给的。”周成礼叹了声气。

    一家子一路无话,到了村外便把坟头上的草扒了个干净。杨氏摆下了好几样吃食,才让众人撕纸钱祭祀。周言词一如往年一般,跪在最前头。

    “她的命是你给的,理应年年来拜祭你。将来她进京嫁人了,便要在京城中年年为你祈祷。她这条命,全是你给的。”杨氏沉着脸,周成礼横了她一眼,她才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待一家子拜祭完,周家人这才回了村。

    周言词带着老七,趁着月色偷偷来到山脚下挖出了当年好友送的东西,便藏在兜里回去了。

    她躺在床上,老七便不辞辛苦的给她收拾行李。当初杨氏动了她一个镯子送给新媳妇四嫂,老七不止拿了出来,还把嫁妆尽数送给小姑子。

    气得杨氏在门外破口大骂。

    “你个当小姑子居然还要嫂子伺候你,你羞不羞!老四家的,她是手断了还是脚断了,要你这么伺候!”杨氏气得心口发紧,见得两个小丫鬟一个给周言词捏肩,一个给她捶腿,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娘,你可不能跟我争。言言必须我亲自伺候。你要是想尽点心,便晚上守在言言门口,言言渴了递水,言言想尿了便递桶进来。”宋老七还以为跟在院里一般,有人跟自己抢着做事呢。

    一句话堵得杨氏面色铁青。

    呸,还让老娘在门口彻夜守着给你递尿桶?你怎么不上天呢!!

    此时她看着那最疼的儿媳妇,简直脑仁疼。

    老四,我害了你啊!!等你考上功名,娘定给你收两房姨娘,听说大户人家都兴这个。

    “你就作吧,等你四哥考上功名,你这般磋磨他媳妇,看他怎么收拾你。”杨氏瞪了老四媳妇一眼,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这老四媳妇,除了在周言词跟前服服帖帖,偏生在别人面前都一副眼睛长在脑门上的高傲模样。

    真不知周言词给她灌了什么**汤!

    杨氏只要想到十多年前的那个雪夜,便浑身气得发抖。

    看着周言词竟是不知该做何表情。

    言言,言言,那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乖女儿啊。

    气得杨氏心口疼,但见董氏如今生了儿子不过三月,便也只能气哼哼的去做晚饭了。

    第二天一早,谢景修便带着一队护卫来了五福村。

    五福村村民有的端着碗,有的蹲在门边凑热闹,还有的抱着孩子来周家送行。

    村长为村里的人口增长做出了大大的贡献啊!

    谢家马车上谢莹蕙从里边跳下来,见有个年轻妇人一身干练的在周言词身旁伺候,那伏低做小的模样比起丫鬟还恭敬。

    面上顿时怔了一下。

    她知道周老四娶的媳妇名声不好,甚至传出她喜好女风的传闻。但……

    从未想过,周老四他媳妇儿,居然被未来嫂子收服了。这也就罢了,这货居然还一脸的享受样,真是见了鬼!

    周成礼把谢景修叫道屋内,岳父女婿二人相对无言。

    谢景修倒也能猜到岳父想说什么,便率先开了口:“岳父放心,我定当护住言言终生。此生必当好好疼宠她,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岳父放心,我谢景修虽然在军中多年,言出必行,定然说到做到!”谢景修只差指天发誓要对周言词好了。

    哪知,他说了这话后,周成礼反而面色更古怪了。

    谢景修心想,这周家老爹还是疼女儿的。远嫁,这做爹的也不知该如何不放心。

    内心轻叹一声,谢景修又再次下了保证。

    “岳父放心,小婿若是有朝一日惹了言言生气,定当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定让她出气为止。还请岳父放心。”谢景修满脸诚恳。

    哪知周成礼直接上前拉了他的手,纠结半天才结结巴巴说了一句:“小谢啊,平日里若是有什么矛盾,你大度些,千万莫跟言言计较。你是个大男子汉,千万别跟她动手也别动口。”要是可以,直接趴下抱着大腿求饶最好了。

    谢景修正要开口,周成礼老泪纵横道:“我们离得远,我们也帮不了什么,万一惹到她,你就自求多福吧!难为你了,孩子啊……”

    谢景修……

    我大概是听岔了什么?老岳父叫我别跟言言动手别惹言言生气?这这这特么不是嫁女儿的套路吧?

    可怜的谢景修,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娶了怎么样一尊大佛回去……

    坑的全谢府都得把她供起来!

    “女婿啊,先说好的,这女儿嫁出去便不能退不能换,当然,你要是受欺负了可以回来让咱们给你做主,但是帮不帮的了你那就不一定了哈。有什么事你们两口子最好慢慢解决,言言还是很好说话的嘛。”周成礼拍着他肩膀,直把谢景修唬的一愣一愣的。

    为毛方才来村里时大家看着他的表情,跟老岳父的表情如出一辙?

    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谢景修突然有点方,怎么感觉像娶了个烫手山芋一般?

    他从老岳父房里出来,这才发现村里人看他的表情格外亲切。仿佛看着在发光的金子?

    “将军,你可是大将军你要挺住啊。”我可是买了你赢的。

    “将军,大丈夫能屈能伸,顶不住就回来搬救兵!”我可是买你输的!

    整个村子都开了赌,到底谁压住谁的气运,若是谢景修知晓,只怕要一脸哔了狗的模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