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6章 进京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景修一路把周言词送回五福村,中间周言词细细问了京城许多事情,瞧着,竟是对京城颇有兴趣。

    “我觉得你们京城人心眼子真多。”玩起来也真疯啊。胆子也贼大。

    谢景修嘴角一抽,你这是夸还是损呢?

    “对了,走时不要挑八月十七。那天家里要食素,还要去坟头上香。”周言词挥了挥手,每年八月十七杨氏就要发一回疯,看谁都不顺眼。

    也不知哪里疯魔了。

    连周成礼都会在那天容忍她多几分。

    “那便八月二十启程,到时候我直接过来接你。你家要一块上京的,可以一起。”谢景修知道她家关系也不融洽,倒是至今不知谁陪她上京。

    “四嫂子肯定要陪我。”周言词二话不说直接订下宋老七。

    谢景修怔了一下,竟是不知与她关系最亲的居然是新进门的嫂子?这倒有些稀奇了。

    “呃,那那那我下次来接你。”谢景修看着她呐呐半点,周言词眼神朝他看来,他竟是羞的耳根子通红。

    顿时还没等到周言词答复,便慌乱的走了。

    周言词……

    “你这个憨货能娶到我,其实还真是老天爷开眼了。”啧啧,这家伙就算运气好,这般憨也不一定能娶到媳妇儿的。

    还没你妹妹会说好听的呢。

    谢将军墙脚不太稳……妹妹拿着铲子虎视眈眈。

    不过用二十年的运气换一个媳妇儿,值不值?

    大概谢景修跪着也只能说值了。

    周言词刚到家,便见周家门口围的个水泄不通。

    “回来了,回来了。村长回来了。”

    最外围的村民一喊,竟是都让开了一条道出来。村民看着她的表情颇有些诡异。

    只见她周家大门前跪了个长相阴柔的少年,看着也甚是温和,只不过瞧着,似乎没什么主见?

    “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毁你婚约,真的错了。咱们成亲吧?咱们成亲吧?好不好好不好?”只见那年轻男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哟,这便是跟人私奔那位?

    “秦家公子,你回去吧。咱们言言可都定亲了,你这……你这大概都是命。”周老三一脸的不忍直视,放着好好的姑娘不娶,居然被私奔对象给人卖了当小倌儿。

    秦公子相貌偏阴柔,若是换上一身女装简直比姑娘家还好看。

    “你救救我,我不是故意逃亲的。我被她骗了,她居然把我卖到了那等地方,周姑娘我错了,你赎了我吧?我父兄全都不肯认我,你救救我吧。”说起来,这门亲事还是算命先生算出来的。

    秦公子自小长得像姑娘,便有算命先生曾言,只能找一个福泽深厚的姑娘相庇佑,这一生才能顺遂。否则男生女相,八字又镇不住,只怕要走青楼女子命途。

    秦家大张旗鼓找了周家,哪知这货临到头了居然说遇到真爱了,两人携手走天涯,私奔了。

    这下可好,没了周言词的福气镇住,居然沦落风尘。

    专门卖给了那些大腹便便喜好男风的老爷们。

    瞧瞧那一身的伤痕,可见日子过的极其惨不忍睹。

    “让让,让让,你再跑看我们老爷不打断你的腿!不要仗着老爷宠你就敢胡作非为!”不多时,便有几个黑面汉子一脸凶相的把哭的凄惨的秦公子提起来。

    那几个黑脸汉子扫视一眼,见这小村子里竟是还有不少练家子,当即态度好了些。

    “众位,这是我江州老爷家的奴仆,千里迢迢逃到此处,打扰各位了。”二话不说,拎着就走。

    “放开我,放开我。我宁死不从,你别想玷污我的身子!”远远的,还能听见秦公子凄厉的惨叫。

    “唉,这人还真是命啊。”有村民颇为感慨道。

    “你说说村长定了三次亲,退了三次亲。杨钊听说前些日子自己打那新媳妇,好像还传了些不守妇道的话出来。那杜家秀才公子,居然伤了命根子,偏生又得罪了那媳妇儿,见天的被磋磨。这位呢,啧啧……还不如死了呢。”说着说着,众人便转头看着小村长。

    围在周家门前的好事者,突然静了下来。

    “到底哪个瞎眼的传村长天煞孤星命,运气极差的?”终于,有人发现了这天大的秘密!

    尼玛,这特么还叫运气差?

    跟她退亲的全都倒血霉了好不好!!!

    “你们说,克妻的谢将军若是有负咱们村长,会不会死的更惨啊?”艾玛,突然想想真带劲儿。

    “那谢将军还克了七个未婚妻呢,对上咱们村长岂不是还有的一拼?”众人竟是直接兴奋起来。

    “哎哎哎,咱们开个赌局怎么样?看是谢将军克了咱们村长,还是咱们村长制住他?”此话一出,一群村民呼啦啦的全跑了。

    宋老七一脸兴奋,正要转身之际周言词开口问道:“你也觉得不切实际对不对?你看,说完大家都走了。”

    宋老七头都没回:“言佬,你等我回去拿钱!”

    周言词:有句MMP当讲不当讲?

    被人开了赌局的周言词,气得直哼哼。

    刚进屋,便见杨氏黑着一张脸坐在堂屋里,见周言词进来竟是还冷笑一声。

    那眼神看着她,又不似看着她,竟是极其阴冷。

    “明儿去村外上香,你从今日起便食素。以后便是你成亲了,八月十七那日也必须食素。跪在佛堂前程祷告。”杨氏阴着脸说了一声,便亲自回屋收拾祭品去了。

    周成礼站在门口,深深的叹了口气。

    “言言别在意,你娘,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便体谅她几日,过些日子便好了。”周成礼摸着她的脑袋,乖女儿,乖言言。

    周言词垂眸不语。

    “京城你放心的去吧,三哥到时候陪你一块儿。爹娘不用你担心,你……保重好自己便是。什么时候想家了,便回来。那谢将军……”周成礼顿了顿,咽下了嘴里还未出口的话。闺女,应该不至于克他吧?想想这两人倒是真有些般配。

    周言词淡淡的嗯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在原主记忆里,确实每年都要去村外一座孤坟拜祭的。

    似乎没什么不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