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5章 天大的胆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景修过年都没回谢家,便忙着去赈灾了。

    赈灾完又忙着回了全福镇,哪知回来后发现自家妹纸居然想撬他墙角!!!

    午膳时。

    “言言你看,这是我托人从京城带来的衣裳,全是今年最时新的料子。到时候你穿着进京……”谢莹蕙指了指旁边屋子,全是托人送来给未来嫂嫂的。

    “你怎么不让我从京里带过来?”谢景修夹了一筷子菜,耶,这味道不错?

    好像是个从来没吃过的肉。

    谢莹蕙顿了一顿,呵呵,你送来的就成你送的了,这是我贿赂嫂子用的!!

    莫名的,这一刻谢景修看懂了她的眼神。

    “再有两个月便要选秀了,你过些日子收拾下,与我们一道回京。我已经打点好了,第一轮便会刷下来。”谢景修淡淡道,这些日子萧氏出入宫内也越发频繁了。

    甚至谢可言都被连续召见了好几次,陛下召见了两次,皇后召见了两次。

    谢莹蕙点了点头,其实,她此生是不想再嫁人的。

    谢可言这辈子依然如上辈子一般,极得未来帝后公婆的欢喜。

    谢景修顿了一下,也不知谁传的,他气运有好转气象,京里似乎多了些想要给他说亲的媒婆?

    “言言,这便是你带来的肉么?这味道真好,我从未吃过这般美味之物。这是什么肉啊?”谢莹蕙笑着问她。

    “小时吃过的,不是什么稀罕物。好像叫什么海东青?对了,你后厨我还给你放了孔雀和一些小动物,你什么时候想吃了便让厨房宰杀了。”周言词一点没放在心上。

    哐当一声,谢家兄妹二人筷子都掉了。

    谢景修怔了怔,飞快的跑厨房看了一眼。

    卧槽,这不是谢可言花了巨资偷偷搜罗来的宠物?在谢家的暗线提到好几次,萧氏为了找这些东西嫁妆都动用了。

    如今……

    尼玛……

    居然在他家厨房,还有一只大的下了锅??那么大只海东青,打算做海东青十八吃么?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傻傻的看着单纯的周言词慢条斯理的吃着。谢莹蕙都心疼她一口咬下去的全是金子呐。

    “你这,吃的全是我后娘的嫁妆啊。”谢莹蕙咋舌。

    “不就是几只鸟?我小时候有个傻个好友,最喜欢养宠物。但是他家长辈不喜,说是玩物丧志。他便偷藏着养了好多。什么虎啊,雀啊,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养了好多。”原主也吃了好多。

    周言词直接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倒衬的这兄妹二人小气吧啦的。

    “我倒是真好奇谁家那么财大气粗。”这价值连城的玩意儿拿来吃?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记得样子了,不过他送了我些礼物。我挖了个坑藏在后山山脚下了。等我成亲时,还能戴。等我成亲时,我便戴在身上吧。”周言词心想原主藏那些东西也算能派上用场了。

    其实,这也算是对原主多年惦记的一个交代。

    没错,幼时的周言词确实极其喜欢那小友的。甚至她担心杨氏卖了小友送的东西,尽数埋到山脚下一次都没拿出来过。

    少女春心,只可惜早被人截胡了。

    谢景修倒是觉得有些奇怪,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逝,却又没抓住。

    吃罢午饭,谢景修便亲自送了她回五福村。

    一路上不停的拿眼睛瞄她,待周言词看过来又飞快的移开眸子,一副严肃无比的正经样子。

    “你放心,我至今从未有半个通房,也定不会像父亲一般三妻四妾。将来成亲后便分家,只是在谢家的时候大概要委屈你了。”谢景修认真道。

    “我有二十八个妹妹,其余妹妹大可不提。后母有两个女儿,一个谢可言,你已经见过了。过两月会参加选秀,如无意外只怕太子侧妃跑不了。后母还有个小女儿,今年十二岁,她……”谢景修顿了一下。

    “当年我母亲去世,萧氏带着四岁的谢可言顶着骂声进了谢家大门。是因为……肚子里还怀了一个。”这个小的牙尖嘴利,偏生谢侯爷疼宠的很,在谢府中几乎没人敢多说她半句。

    谢景修嘴唇紧抿,他这一生都无法原谅他们。

    “我母亲,是生生被他们气死的!你无需对他们任何人阿谀奉承。”谢景修拳头捏的死紧。

    周言词怔了一下,见身旁男人坚毅的脸上竟是带了几分脆弱,心中不由一动。

    柔软的小手覆盖上谢景修冰凉带着老茧的大手,也微微暖了他的心。

    “因果轮回,终有报应。你信吗?”你大概二十年的倒霉,也许只是为了遇见我。

    “他们成亲那日,我顶着大雨挖开了我娘坟墓,抱着我娘尸骨进了他们的新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说报应在哪里呢?她的女儿,马上就要进东宫,太子将来继承大位,她便是贵妃。更何况……”这两日还未过门的太子正妃突然传出病重,若真是去了,谢可言铁板钉钉上的正妃了。

    他查到其中有萧氏的手笔,却还未找到证据罢了。

    “你确定你那妹妹想要进东宫?”周言词嗤笑一声,总觉得有些人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大概不懂,我继母从进门开始,就一直以宫规教导她。特别是年纪大了后,更是三五日便进宫一次。帝后二人对她极其宠爱。她若是进宫,至少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谢景修以为她不懂便解释道。

    “是你不懂。”周言词笑着拍了拍他的大手。

    女人啊,你永远不知道她们前一刻和后一刻想要的,大概会是天差之别。

    “谢可言小时候身边的人是不是都不在了?”周言词突然问了一句。

    谢景修登时转头惊讶的看着她。

    “你怎会知道?虽然那时我并不知她们的存在,但我长大后调查,谢可言身边的乳母丫鬟全都换过一次。”大换血,这个原因他追查了极久,竟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时间再久远,本来都会有些蛛丝马迹。然而这一次,愣是半点消息也没有。

    周言词呵呵笑了一声。

    “你继母可比你想象的胆子大些呢。”气死你亲娘,完全不算什么。

    京城呐,还真是有意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