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4章 运障儿童欢乐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可言突然大肆宣扬她在别院养了宠物之事。

    “这谢姑娘听说自幼便喜欢宠物,在别院养了不少呢。前些日子还从各地搜罗了一批海东青送进京里去。”

    一夕之间仿佛传的谢可言直接成了热爱小动物的爱心人士。

    谢府别院。

    “你别听外面瞎吹,她可不喜欢呢。小时候我养了一只七彩鸟,她但凡见到便会怒骂一声小畜生。如今只怕是有什么缘由呢。”谢莹蕙瘪了瘪嘴,谢可言自小连荤腥都不敢多吃,便是怕失了那窈窕体态。

    说起来,萧氏从小便以极其严格的规矩教导谢可言。琴棋书画样样皆能,甚至诗词歌赋也是手到擒来。

    “更何况海东青那些东西。”谢莹蕙最是了解她不过。

    “对了,你今儿不是去府衙开会了么?我听说县令要往上升呢,好像是镇上死亡人数最低,得到了嘉奖。”谢莹蕙拉着周言词倒是笑的开心。

    周言词笑眯眯的模样。

    上边赏赐下来的东西,县令尽数留给了她。县令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十五年,如今终于能往京里挪半分了。

    “县令说他欠我个大人情。”周言词笑眯眯的,县令头顶青云,眉心泛红,双颊饱满。只怕将来有福气可享呢。

    “说起这县令也是个奇人,你可不知吧,他十五年前可是在京中任职,且官职还不低。只不过犯了些错,圣上顾念旧情才将他贬到此处。这么些年都没循着机会回去,倒是阴差阳错让你得了个人情。放心吧,他人情可值得。犯了那么大错都圣上都没斩了他呢。”谢莹蕙捂着嘴轻笑。

    上辈子这县令也回京了,只不过是在谢可言熬死太子妃,自己成了太子妃后才回去了。

    哦不对,是陛下退位让贤后,太子即将上位才传召而回。

    回去便是高官俸禄,但短短半个月,他便自尽而亡,谁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带了些小宠物,待会你让厨房帮你做好。尝个鲜,有我小时候吃过的味道。”周言词挥手让下人抬了个大箩筐进去。

    隐隐能看到巨大的翅膀露出来。

    谢莹蕙只感觉这玩意儿怎么有些眼熟,好像谢可言偷偷运到别院,又大张旗鼓运回京说是养在这里的海东青一般。

    “你大哥,娶亲后还好么?”谢莹蕙趁着大哥还没来,还是没忍住问了问。

    周言词头都没抬:“好,很好。四嫂也是个好人,说是她一个人无法为周家开枝散叶,还打算为他多添几房姨娘呢。”周言词却是觉得,定是宋老七打算坐享齐人之福。

    毕竟他能见天的跟姨娘们在一块,能给周老四戴绿帽子呢。

    啧啧,周老四没睡到,让他媳妇给睡了?

    谢莹蕙顿了顿,狐疑道:“你那四哥很喜欢宋姑娘?”不对啊,江州那边都传遍了。宋姑娘不喜男儿呐?

    “嗯,两人每天一早便回屋睡觉,第二天四哥一瘸一拐的出来。有时候连凳子都不敢坐,我娘说是让他们节制。”周言词压低嗓音,一脸神秘道。

    谢景修站在身后,耳根子通红。

    此时见着那小丫头,他怎么感觉那家伙懂的比自己还多?

    “你说我四哥新婚燕尔便急匆匆进京,是不是因为无法满足四嫂啊?”

    “咳咳……”谢景修差点让口水呛住。

    一张脸憋的通红,半点没有身为谢将军的沉稳和淡定。

    最心塞的是,面前那两个小姑娘正一脸少见多怪的看着他,甚至连他那养在深闺的妹妹都一脸的深以为然。

    你们,是不是懂的有点多啊?

    突然感觉把妹妹放在五福村不是什么好事儿了。谁说不会学坏的?而且,瞧这模样也不知学了多少东西回来?

    谢景修只感觉头皮发麻,感觉甚是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娘。

    “言言,蕙蕙,女孩子家……不能这样。你们还小,莫要跟着那些粗人学。下个月陛下便召我回京,言言,到时你也跟着一块去。”只怕回去便要定亲了。

    谢景修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暗道如今我运气看来还是不错的。

    呵呵,也不知谁给你的勇气这般想?

    谢莹蕙瞄了眼鹌鹑样的大哥,亏得我不是男子,不然你媳妇儿早就不是你媳妇儿了。

    那一眼,格外鄙夷。想挖墙脚的心按捺不住。

    谢景修……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嫁妆之事你不用担忧,我在京城还有一座府邸,只不过如今没分出去,只能暂时歇脚。成亲后……”谢景修顿了顿,面上有些忧心。

    “我家中人很多,爹娘都不好相处,祖父老来得子如今也忙着应付孩子。你初进京只怕不适应,你且放心,我定不会让人欺负了你。”后院之人大多功于心计,这丫头也只得他来护着了。

    “我现在运气好了,你别怕。”

    “我跟你讲,你们可不能告诉别人。如今我运气似乎转了大运,前些日子赈灾走哪儿大雪便在哪儿停,陛下还因此重用我了。今年我不用在金銮殿门口风吹日晒了,陛下还打算再给我加官进爵。”谢景修有些小兴奋。

    虽然加官进爵对他来说不甚在意,但他这辈子可是第一次体会到幸运的感觉!

    第一次啊!!那种仿佛一下子被老天爷记挂起来的感觉,棒棒的!

    天知道前面这些年乌云罩顶的日子怎么过来的。

    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如今大半夜都常常笑醒。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大将军的模样,高兴地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谢莹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照顾哥哥的情绪,还强行勾了勾嘴角。

    我都有嫂子了,我还指望你那点运气干什么?况且,你倒霉我是习惯了的!

    周言词:你高兴就好,呵呵。你说的我体会不到,横竖我每日都是这么好运的。你会为日常经历之事傻笑么?难以理解……

    姑嫂二人对视一眼,似乎极其无奈。

    谢莹蕙:嫂子,你体谅些。

    周言词:蕙蕙,这些年辛苦你了。

    运障儿童谢景修:还有没有人能尊重下我的运气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