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1章 苦命的新郎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新媳妇进门,让周家处在一片喜悦的气息中。

    宋朝生亲眼送的妹妹入了周家大门,这才心底狠狠的松了口气。

    此时端着酒杯拉着那妹夫,眼中有着无法抹去的愧疚。

    “兄弟,我这妹妹就托付给你了。你,你好自保重!”一番话说得极为艰难,饭桌上众人都以为兄妹二人感情深厚,只拍着他肩膀连声安慰。

    “宋兄弟你放心,伯跃是什么人咱们还不清楚?他惯是知礼的,你这妹妹嫁给他,也不算委屈了。”

    “就是,来来来,喝酒喝酒。”一群人拉着宋朝生灌酒,周老四连忙让众人莫要失了分寸。

    周家外流水席吃了一波又一波,热闹非凡。

    “你妹妹呢?今儿这么多镇上来的夫人,她不来作陪到处跑做什么?明儿开始真要让你媳妇好好管教她。”杨氏累的满脸是汗,但好在这是最疼爱的儿子,便也没说什么。

    周老四嘴角含笑,心中自然是觉得自己媳妇是最好的。

    周家吃酒贺喜的一直闹到天黑,若不是周老二几人堵了房门,只怕他们还要进来看看新娘子。

    “大家今儿都喝多了,早些回休息吧。别打扰新娘子。”

    “就是就是,新娘子可不是咱们这些粗人样,别惊扰了新娘。赶明儿早些来看也成。”几个妇人堵在门口,打发了要来闹洞房的村里妇女。

    两个陪嫁丫鬟早被宋曲月赶了出来,两人只以为小姐要犯病,担心的如坐针毡。

    完了完了,小姐不会嫁进来第一天就把小姑子拉到床上陪睡吧?

    想当初小姐落水从水塘里捞出来时,每日睡觉都要府上丫鬟不重样的作陪。陪着就陪着吧,手还不老实。

    只要想想待会儿周老四过来碰见,便只觉得恐惧。

    此时屋内的新娘子。

    中规中矩的坐在新床上,自己个儿拿了红盖头把脑袋盖住,双手垂放在两侧。双腿并拢,端正坐姿。

    嘴里默念:“我一定在做梦,我一定在做梦。我一定是老天爷唯一的宠儿,我是他养的唯一小可爱。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看见我大佬。”女子声音不停的念叨,手都在抖。

    “我是唯一的主角,我是唯一的主角……”

    正念着呢,周言词伸出手指戳了戳新娘子肩膀。

    “嘿,嘿,老七?老七?老七你怎么来了?你知道我一个人在此不方便,赶过来伺候我的吗?不过你怎么成个女的了?还挺好看。”周言词一脸惊叹,老七你真棒。

    宋曲月顿了顿,嘴巴一瘪,我一定在做梦。眼泪都要下来了……

    吧唧一声从床沿上滑落下来,盖头掀开。那一脸绝望的脸上灰白灰白的。

    “见过我言词大佬,言辞大佬寿与天齐……”那好话一串儿一串儿的往外冒,半点不带停顿的。

    跪的笔直在她面前,动也不敢动。

    周言词正打算多问问这远道而来的老乡,便听得门外丫鬟大声喊道:“拜见姑爷。”

    这才一把拎起新娘子,直接扔床边坐好。

    “言言你在这儿做什么?不准欺负你四嫂,你来了也好,以后多跟你四嫂学学规矩。”周老四见到她眉头微皱,正要训斥周言词不懂规矩,便见他那柔柔弱弱的新娘子猛地抬起头。

    “不准这般跟大佬说话,赶紧给大佬请罪!”话音一落,手脚飞快的把周老四死死按住,直接压在地上跪下认错。

    那一脸的狰狞……

    只可惜周老四没瞧见。

    周言词嘴巴一张,左右看了看,这才端了杯凉茶过来。直接倒在一脸懵逼的周老四头上。

    “好了,你也是我园子里白菜了。我会好好给你浇水的。”周言词说完,这才背着手一脸正经的出去了。

    宋曲月一喜,赶紧凑到周老四身上舔啊舔,好久没浇过水了。

    “谢谢大佬。”那巴结谄媚的口气听得周老四额角直跳。

    “我跟你讲,每次大佬来的时候一定要蹲好。不然大佬不给施肥不给浇水,万一她不高兴了乱锄草怎么办?”宋曲月一脸严肃,想当初他因为犯错惨遭周大佬锄草的日子,简直惨无人道。

    哦,忘了说,宋曲月上辈子没病前是个宅男,见天的看种马流小说,后来家族遗传精神病后,总幻想自己是颗白菜。

    进了医院后,还自觉地进了周大佬菜园子当白菜桩子。

    那会儿病房不住,天天蹲在周言词门外的花园里,安静的种在土里。刮风下雨丝毫不带挪地儿的。

    偶尔也会正常点,但仅仅比一颗白菜好点。

    门外两个丫鬟见得大喜之日闹出的惨剧,只捂紧了唇不敢说话。两人对视一眼,飞快的将新房大门拉上。

    阻止了想要进门的杨氏。

    “姑爷方才吩咐,让奴婢若无要紧事不得打扰。”不行,一定要生米煮成熟饭才行!万一小姐被退回去,她俩没好果子吃。

    杨氏面色一喜,儿子还挺上道。便乐哉乐哉的走了,眼睛还瞥了眼两个丫鬟,哼,不过是卖身为奴的小丫头。

    丫鬟二人松了口气。差点以为杨氏方才那一眼看穿了什么,只感觉小姐这病越发严重了。

    唉……

    姑爷,苦了你了。

    此时的周老四,经历了人生中最恐怖绝望的一夜。甚至让他怀疑人生,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浑身没有丝毫力气的周老四被新上任的周四嫂拉出房门。他只感觉浑身毫无力气,只感觉股沟一阵剧痛。

    二人蹲在院子里的菜地中间,吸收天地之精华。

    俗称,光合作用。

    “这,这是怎么了?四弟妹快出来,早上露气重,莫伤了身子。”董氏艰难的挺着大肚子,见二人一头扎在菜地里吓了一跳。

    杨氏听声跑出来,正听得丫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家小姐自幼身子不好,得了游方道人方子,每日早起在朝露中静坐。定能长命百岁福寿延年。”紫苏抬头挺胸,说的自己都差点信了。

    杨氏如今看那儿媳妇出身高,自然百般体贴,一点也没发现自己儿子绝望哀伤的气息……

    娘,救我……

    因果轮回,果然诚不欺我。

    上辈子做的孽,这辈子得没命的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