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7章 周老四说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紧闭镇门的全福镇外,不过短短三日半个流民都没了。

    甚至还能看见陆陆续续的流民朝着五福村投奔而去。

    后来大概是五福村饱和的太过厉害,周言词终于把目光放在了别的村子。

    以粮食为条件,在一福二福四福村塞了不少人。这些人还是所属五福村,只不过……

    暂时居住这几个村落,谁让五福村没位置了!

    三福村大概是杨万福一家从中作梗,随即失去了这个跟随周老大腾飞的机会。

    “这些眼皮子浅的,这么多外来人员到时候难得管理,出了事看谁负责?”杨万福站在自家大门口,对着村里人道。

    呵呵,你大概不知道周村长在他们心中的重量。

    这也奠定了周言词在几个村长大村长的地位。

    “听说南边路有冻死骨,若不是谢将军带着人赈灾,估计早就乱了。”

    “咱们这块若不是大村长,也不知要冻死多少人。”

    “对了,明儿有人要来统计天灾后的人数了吧?”五福村的百姓清扫着门前的积雪。

    如今已经开始慢慢化雪,五福村的百姓自发开始扫雪。

    不扫不行啊,这村里孕妇都快横着走了。甚至怀的早的,已经开始有发作迹象了。

    “听说一福村已经开始统计了,冻死七个,饿死十二个。”这几家饿死的都是女儿,唉。

    几个男人正准备化雪完就看看能不能耕种,哪知才拿着锄头走到田坎上。

    “你家还没生呢?”

    “没呢。”

    “哈哈,我家也没。我家那口子还说,每次村长回来肚子里的孩儿便动的厉害,若不是言言是姑娘家,我还只以为头上戴了帽子呢。”男人哈哈大笑,身旁男人顿时也拍着大腿连连点头。

    本来这几日都该生了,却丝毫没动静。

    周言词这几日在各村安置流民,这会带着人刚走进村口,便见得满村的狗突然狂吠起来。

    “哎哟,我家媳妇儿要生了!”

    “不得了,我娘也要生了。快来人啊。”

    “等等,等等我,我媳妇儿也喊肚子痛。怎么回事!等了这么久都不生,怎么突然发作起来!”安静的村子突的热闹起来,各家男人急匆匆跑出门,竟是村子里孕妇大批量发作了。

    刚踏进村子的周言词,顿时感觉到一股子心旷神怡的气息扑面而来。

    啊,有新生命降生,她的福气又厚了一层。

    周言词眼睛冒着光。

    “京城里是不是人更多?是不是好多人都有三妻四妾?是不是大家都喜欢生好多孩子?”周言词兴致勃勃问着吴祁山,眼睛更狼崽子似的发着光。

    吴祁山静默,总觉得自己说出的话会引起巨大后果。

    “言言你不知道,京城大家都一个正妻无数姨娘,那些男人还有粉红知己。其中,我爹就有十几个姨娘,我后娘便是爹曾经的粉红知己。熬死了我娘,她就进了我谢府大门。”谢莹蕙半点不留情面,一点没有在谢府时的夹着尾巴做人。

    周言词目光亮的吓人。

    “真是极好的。”

    五福村还是太小了啊,老瞎子说了福泽深厚到一定程度,就会有天大的好运。

    除了救人于水火,但凡因为她而降生的新生命,也能为她自己集福。

    若是去了京城,啊哈,那一定会帮助她们提高人口数量的,棒棒的。

    “京城里母凭子贵,皇宫里更是生一个孩子便一生无忧。可不像村子里这般,生多了怕想不起。”谢莹蕙叹了口气。

    若是可以选择,她宁愿生在寻常人家。跟父母,哥哥承欢膝下幸福一生。

    关索见她们两个未出阁女子一口一个生孩子,眼角直跳。连忙岔开话题:“你看你看,这村里的孩子不会是等村长回来吧?一个个踩着村长进村的步伐,一个个争相恐后的发作。”

    关索笑着说道,笑着笑着就说不下去了。

    为毛,感觉自己猜中了真相?

    吴祁山扫了他一眼,心想,蠢货。

    还好周言词早就把各村稳婆接了过来,此时六七个接生娘子,依然忙的满头大汗。生完东家赶紧生西家。

    透着几分玄妙的是。

    周言词进村时的位置,似乎走到哪家门口,哪家便传来一阵生了生了的惊呼声。以及孩子哇哇啼哭的声音。

    但凡接生的,她走到门前便生……

    不错过一分一秒。

    吴祁山以及一干土匪默然,不敢说一句话。

    连谢莹蕙都微张着嘴半点合不拢。

    此时若是再想不到谢府连猫猫狗狗都怀孕,她半点不信。更何况,谢府前几日快马加鞭送信而来,整个谢府,上到已经头发都白了的谢老太爷,下到她爹的十几房姨娘,以及后娘……

    全都生了。

    统共,她多了十六个姐妹!以及她爹多了个还在襁褓的妹妹。

    十二朵金花也荣升到了二十八朵。

    听说谢侯爷还多了个京城岳父称号。

    谁让人家府上清一色的女儿呢?二十八朵金花啊,皇帝都没他能生!

    皇后此生就太子一个孩子,三宫六院也不过两个小皇子,两个公主。连谢侯爷零头都没有。

    也许,陛下会让谢侯爷进宫取取经。能生那么多孩子,且清一色都是女儿,也绝非寻常人能办到!

    周言词走到家时,村里统共出了十六次哭声。

    且大肚子孕妇还有一大把,想来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打发了吴祁山等人,周言词带着谢莹蕙和小太子进门时,便见一个头上带着朵大花,面上画着夸张妆容的妇人正吃着糖水鸡蛋。四个蛋呢。

    嗯,上次有这个待遇的是给周老二说亲的媒婆,两个蛋。

    “哎哟,这便是四公子唯一的妹妹了吧?在江州时就听四公子常说起这个妹妹,这兄妹俩的感情想来极好。”媒婆手指一点,看着周言词越看越满意。

    杨氏见周言词回来,面色淡了淡。

    “老四这孩子就是疼她,疼的没点规矩了。也不怕宋姑娘笑话,这孩子从小就跟她四哥好。”杨氏一席话说的媒婆眼睛越发亮了起来。

    谢莹蕙眼神微闪,周老四要说亲了?

    江州,宋家?

    这般一想,谢莹蕙瞪大眼睛看着那媒婆。

    默默吞了口水走开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