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5章 同是天涯赈灾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五福村忙活了整整一个通宵。

    周言词带着人走过的雪地里,弯弯曲曲坍塌了好几条粮仓

    里边粮食塞的满满的,甚至还能闻见谷香。

    此刻,谢莹蕙仿佛听见了田鼠的哭泣。

    “你这是抄家啊。”谢莹蕙吞了吞口水。

    周言词眉毛一挑,少女,你很有前途嘛,连我隐藏的爱好都能察觉到?这等灾荒年抄不到家,抄个鼠洞也好啊。

    五福村四处都是挖粮食的人。

    连那些反对的声音都死死憋在了喉咙里,脸疼。

    此刻雪山上。

    “哎,这些地方不是古墓么?那小村长叫咱们来盗墓?就算现在饿疯了,也不至于掘墓吧?”关索满是怀疑,还这般兴师动众。

    “吼!”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吼叫。

    “赶紧挖,这里有脚印只怕有野兽。”吴祁山挥了挥手,对于周言词他也存在着怀疑,但既然来了便看看。

    一行人赶紧照着所说方位开始挖洞。三个洞,挖了大半个时辰。

    果然,是古墓不假。且还是古墓群。

    三个洞恰好连成一片,不过里边没了半点墓中的阴森气息,反而多了几分动物特有的味道。

    “小心些,有血腥味。”吴祁山眉头一皱,拿稳了手中大刀。

    众人穿过曲曲折折的墓穴,地上似乎还有飞出的箭头,狠狠的把一张熊皮钉在地上。

    许多动物的石头都只剩了皮毛,想来这个洞竟是被野兽发掘了?

    “这些畜生只怕是为了躲避风雪掘开的吧,倒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关索带着兄弟捡了一路上的皮毛,心想这个冬天倒不怕冷了。

    这么多机关都被野兽闯过了,倒是便宜了他们。

    这群人都是刀口下舔食之人,自然不怕什么墓穴。

    但真正走到最深处,还是没忍住倒抽一口凉气。只见入目处大大小小十多口石棺,石棺周围布满了森森白骨。

    在这极寒之处,众人纷纷打了个哆嗦。

    “也不知什么人如此歹毒,竟是还殉葬。咱们出去吧,这种墓穴一般都不能动。”关索沉吟片刻,眉头紧皱。

    “死人财咱们不是没发过,但这也太邪门了些。咱们出去吧。”兄弟们纷纷开口。

    倒是吴祁山抿着唇,心头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上前直接推开石棺,本来还有些冷静的面容再也保持不住,震惊的半天没合上嘴。

    “歹毒的不是墓主,是咱们村长!”许久,才艰难的吐出一句。

    兄弟们对视一眼急忙上前,只见那本该躺着尸体的石棺中赫然冻着一只只灰色野兔,以及冻僵硬了的无数鸟类。

    “老大,这里还有头野猪!”

    “这个石棺是獐子,好肥一头,全都冻成冰了。只怕刚入冬便放进去了。”关索兴奋的眼睛冒光,大大小小十六口石棺,里面竟全是肉。

    这居然是个冰库!

    而且还是山上有着忧患意识的野兽藏进去的。

    瞧这脚印,只怕进来藏东西的野兽不止一种。

    “这畜生都成精了。天灾还没来就提前屯好粮食了。只怕这村里都饿死了,这些家伙冬眠回来都还能吃上几个月。”

    “赶紧搬,留三口不许动。”吴祁山挥手让众人办事,心底的震撼无以复加。

    若说留在五福村是半胁迫半自愿,但当真见得周言词所做之事,他却忍不住惊惧。

    几十人勉勉强强把东西搬走,下山时还不忘去标记的树上树下看两眼。

    好嘛,连松鼠的存粮都不放过?

    本以为他们回去已经能引得村里注目了,却不想回去时村里都忙忙碌碌赶着牛拉着车运粮食,雪地里累的满头大汗。有些好事者上前看了两眼他们拉回的冻肉,竟是也只表现出了淡淡惊奇然后脚步匆匆的运粮食去了。

    他们以为的全村欢迎,并没有。全村震惊,并没有。

    土匪一群人…………

    显得自己之前的震惊好土好上不得台面哦。

    粮食和冻肉堆满了祠堂,村里还派出了三十多个青壮年保护。此刻他们不由得庆幸,还好与外界不通,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让人活活吞了?

    村长散步踩踏了田坎,然后发现了粮食?

    想想都觉得玄幻。

    当晚,各家各户都拿出了自家存粮狠狠吃了一顿饱饭。有的人家还蒸了几片腊肉,整的整个村都香了。

    五福村沉浸在一片喜悦中。

    然鹅……

    雪山上以及田坎上嚎叫了一夜。

    畜生啊,比畜生都不如啊!连畜生都不放过,你们这群卑劣的人类!

    小野泪流满面,那些冻肉里边还有它带着猪群藏了三石棺呢。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

    悲伤的小野大口大口吃着粮食。

    我会替你们都吃回来的……

    第二天,村里到处都猪粪熊粪以及鼠粪。

    没有别的话说,只能用屎表达我内心的感受!

    谢莹蕙见满村都在清扫,默默笑出了声。我怎么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怨念。

    “狡兔三窟你以为呢?它们可不止一个窝,做事留一线,罢了。”周言词磕着瓜子儿慢悠悠道。

    “言言,你是怎么知道的?”谢莹蕙好奇。

    周言词莞尔。

    作为老天爷亲生的闺女,她能说在她眼中,那些埋了粮食的地方简直跟大灯泡一样闪瞎人眼么?

    “你以为我跟你哥一样?散步踩的是狗屎?”姑嫂二人齐齐笑出了声。

    远方的谢景修正沉着脸一脸威严的指挥下属,猛地一个大喷嚏惊得众人连连侧目。

    谢景修,面无表情。若是细看,还是能看出他微抽的眼角。

    嗯,不苟言笑,面若冰霜!这样还能勉强维持我大将军的雄风!

    “明日所有人去镇上各处赈灾发粮,下一批粮食未到,便找擅长言谈之人去富户借粮。不可引起冲突,一切以赈灾为主。”苦哈哈的谢景修四处借粮。

    他媳妇儿正找人挖通了雪山,带着全村人出去踩田坎去了。

    同是天涯赈灾人,同人不同命啊。

    大山中的野兽们,瑟瑟发抖。

    大佬,脚下留情啊!咱们还是要点面子的,辛辛苦苦藏点粮食,容易么容易么!!!

    正忙着积福的周言词丝毫不知,因着她加剧了赈灾进度,她即将开启第二战场……

    挽救谢景修天衰之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