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4章 行走的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短短两个月,五福村便扩大了整整一倍。

    若说曾经只是周围数一数二的大村落,如今只怕全福镇都比不上。

    马上要过年了,五福村丝毫没有受到风雪影响。

    反而因为封山,外面的人进不来,里边的人出不去。就由着她发展。

    有一日,谢景修派高手跨越积雪送信来,众人才知外面景象。

    “我哥哥说年后便会带言言上京,先进京定亲。让咱们安心在村里等候,他会给言言一份体面的嫁妆。”谢莹蕙笑眯了眸子,周家家境贫寒,大哥还好记得给她准备些体面。

    “嫁妆?”周言词怔了一下,见杨氏面色闪烁,结结巴巴便开口了。

    “咱家情况你知道的,前几日镇上有人家给你四哥说亲。娘还怕高攀了,如今家里只怕拿不出什么了。你的嫁妆…谢将军那般身份的人娶了你,那他准备也是应该的。”杨氏颤颤笑道。

    “他哪样的人?你指的是外面传言逮谁克谁么?还是指他动不动就爱把人撕碎,然后扔去喂狗啊?”周言词咧着嘴,阴测测道。

    谢莹蕙一怔,忙在杨氏惊惧的眼神中摆手道:“没有没有的事,我大哥已经好久没撕人了。他现在喜欢把人头发拴在马尾巴上,拖着在街上跑。我大哥不撕人了。”

    远方的谢景修丝毫不知道,他最亲近的两人正狠狠的黑他。

    两人一唱一和吓得杨氏脸色泛白,腿肚子直哆嗦。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赶紧踉跄着跑了。

    “嗤……”周言词嗤笑一声。眼神讥讽。

    这个娘,以前小时候倒是对原主有些喜爱。但如今几个孩子大了,涉及到婚配,不断需要银钱,女儿和儿子的差距也明显了。

    “你让吴祁山打通雪山,是要出去了吗?大哥说现在各处府衙征召各村劳力抵御流民,你一个弱女子出去当心冲撞了你。”谢莹蕙面上含笑,不知道大哥都误会了些什么。

    “你见过哪个若女子出门后面跟上百个大汉的?本太……本公子都没这么威风过。”小太子端着碗,小短腿在凳子上一甩一甩的。

    心中很是叹了口气。

    母后是此国女子,端庄贤良温柔大气,父皇总说天泽国的水土养出来的姑娘极其温柔。甚至还想要让他将来也娶个天泽国的太子妃……

    父皇,你大概是在骗我!

    村姑都能养野猪当坐骑,都有上百大汉做护卫。娶回去被吊打么?恐怕父皇会笑出声来。

    小太子那哀怨的神情惹得谢莹蕙连连失笑。

    这孩子人小鬼大,平日里最是不服管教,据说是因为惹了上云国陛下,这才被他父皇送来天泽学习。

    本该在宫中学习的,可惜半路跑了。

    周言词点了点头,她自己福泽深厚,她是知道的。

    但若是能渡人性命,于她的福运则有更大的帮助。

    这就是她跟普通人的区别。寻常人的气运随时触发变动,但大基数不变。她的呢,是无限大……可突破!

    至于谢景修,约莫是负数的吧。

    “找些人,去半山腰东南方向挖。还有山顶上,让人掘地三尺,挖!还有山上那条路,两边大树我做了标记。有标记的上去看一看。”周言词眼神微闪,门外趴着的小野屁股一缩,尾巴一夹,开始夹着尾巴做猪。

    猪脸上泪流满面。好狠……这都能知道!

    谢莹蕙不解,但也让吴祁山找了人上山。

    如今村里粮食勉强够撑到明年化雪,但那仅仅在于一天一顿饭凑活的情况下。

    “人啊,还是要多出门走走,万一有惊喜呢。”周言词穿着谢景修送来的火红狐狸毛披风,站在雪地里衬的唇红齿白,极其具有视觉冲击。

    “人家做村长靠实力,你做村长靠男人!”周明安远远啐了一口。

    “不,我做村长靠运气!”周言词在他气急败坏的目光中便踩在雪地咯吱咯吱的走了。

    谢莹蕙屁颠屁颠跟上,像个小迷妹一般。

    “村长好。”

    “村长小心些。”

    “村长好……”

    走几步便有吴祁山带来的兄弟一一问好,且还弯着腰一副极其恭敬地模样。一个个乖巧的没有半点土匪样,看的五福村村民连连咋舌。

    谢莹蕙心想,我家嫂子果然很得人心。土匪都听她的。

    土匪:野猪求爱时你瞎了么?

    我们这是迫于野猪的淫威!

    “跟我抄家伙,去田地里走走。”周言词一路上遇见一个喊一个,五福村村民都远远看着不敢靠近。但背后也有了黑压压一片人。

    都跟着这丫头在田里四处溜达,若是细看,似乎还能发现她所走之路存在着某种联系。

    底下积雪咯吱咯吱响,似乎还有些空隙。

    “唉,五福村迟早要被这丫头折腾死。我就说她不该做那村长,现在好了,谁还敢反驳?这雪天人都快冻死饿死了,还拉着来到处走。走来走去就有粮食了么?”同不同意都不重要了。

    村民们对于土匪入驻五福村还是很忌讳的。

    但村里的女人全都沉默不语。

    看着家家户户都有好几个孕妇,她们着实不敢再说话了。

    周言词双手背在背后,火红色的斗篷显得多了几分绝美。

    谢莹蕙心想,这么个娇弱美貌小嫂子,只怕带回京城都以为她好欺负。这一刻,她第一次想要回到京城!

    跟着大佬嫂嫂横着走。

    咔擦……

    咔擦!!

    轰轰轰……

    众人正满心埋怨之际,便听得脚下积雪突然轰隆的往下滑。不少人直接被滑落的积雪埋进了坑里。

    到处都在哗啦啦的坍塌。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田地里好像被挖空了!”有村民惊慌喊道。

    周言词看着一脸懵逼的谢莹蕙:“知道什么叫步步为营么?步步都是大本营!”指了指底下盘根交错的一条手臂粗的小沟壑,里面……

    塞满了粮食!

    满满的全是粮食!!

    果然步步都是田鼠大本营!

    众人震惊不已,直接傻眼在原地。

    “天啊,这是掏了全村田鼠藏的粮食吧!”惊呼一声,这才惊醒了众人。

    吃完晚饭出来散个步,把全村田鼠的老窝都给掏了!!!

    “快啊,挖粮食!!”整个五福村,沸腾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