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3章 涩会我言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景修开始了全方位的赈灾。

    据说临出京城时,国师为国祈福,曾经算过一卦。说是这场雪只怕要持续到明年夏季。

    许多人盼望的冬天过去,恐怕没那么容易过去。

    也就是说,这其中将会冻死无数。死伤遍地。

    不过这支卦象,只有皇帝和国师知晓。若传出去,只怕将会天下大乱。

    天生异象,往往都会代表着皇帝的操行。还有那般漫长的一段雪灾,双重打击。

    到时候只怕就会有‘真命天子’打着口号拉皇帝下台。什么上天示警,上天惩罚皇帝,动乱才是最麻烦的。

    谢景修开始巡游镇压流民并且开始赈灾了。

    但诡异的是,他每到一个地方,以他为中心便开始慢慢减少下雪。往往不出半个月,他周围几百里明显降雪量减少。

    甚至在隔壁深深的积雪处,能看见泾渭分明的沟壑。

    一边是厚厚的积雪,一边竟然不过两指厚,且在不断的融雪。

    起初他是没发现的,直到走了两个地方,那融雪越来越明显,这才让他震惊。

    消息很快传回了宫。

    惊!

    爆!

    谢护国将军衰命再次刷新三观,刷新历史记录。老天爷都惹不起啊!他走到哪儿哪儿雨雪退散!堪称化雪小达人!

    知道这个消息的皇帝,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是惊恐!

    当时便把知晓此事之人全部封口。

    “传旨下去,谢景修赈灾有功,从即日起,他便巡游全国,直到踏遍每一寸土地!不得传召,不得回京!“这一旨意被快马加鞭送了出去。

    与上辈子相同的是,依然不得旨意不可回京。

    这次,却是因为皇帝对着他那老天爷都无法阻挡的衰气瑟瑟发抖。

    化雪是好事儿,但只要想起谢景修从中起到的巨大作用,皇帝就心塞。

    “你说说这谢景修到底是犯了哪路煞星啊。朕有心再给他加官进爵都不敢了。”加官进爵就意味着上朝时要离朕越发近了。

    朕,不敢!害怕!

    皇后不知其所以然,只知道皇帝派了谢景修出去赈灾后,就一日高兴过一日,却不知具体缘由。但听得谢景修又要加官进爵时眼神却猛地一闪。

    “陛下,谢家有了谢景修可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呢。大儿子是朝中中流砥柱,姑娘将来又要选秀。”皇后重点在侧妃二字咬了咬唇。

    皇帝眉头轻轻一皱,倒也没再提嘉奖谢景修之事。

    只嘴里念叨了一句:“是啊,将来要进宫,倒是不好再提拔娘家。”

    皇后听完一笑,似乎并未察觉到什么不妥。

    她以为皇帝理解的是,谢可言将来是侧妃,若诞下小皇孙,只怕娘家便要势大于太子妃。将来孙子辈可就乱套了。

    帝后二人丝毫不知对方哪里出了偏差。

    “皇后果真识大体。”皇帝赞赏一声。眼中甚是满意。

    谁都知道谢家主母萧氏与皇后交好,但皇后却并未有私心让谢家做大。

    但他哪里知道,皇后只想要谢可言进宫,但对于她那同父异母且有深仇的哥哥谢景修,却是忌惮的很呢。

    每次谢可言得召进宫,似乎都是皇帝在的时候,皇后似乎很中意这个儿媳妇。恨不得让皇帝也看到她的好。

    果然,皇帝看到了。

    皇后缓缓一笑,虽然年过三十,但依然保养得宜,眼角连一丝鱼尾纹都没有。

    头上点翠镶宝石牡丹花卉钿凤冠,周边四对金镶珠翠蝴蝶簪,步摇闪动着微微流光,衬的她面容越发端庄大气。

    皇后挥手让宫女退下,上前替皇帝打理衣襟。

    “陛下若真要赏他,不如让他加紧完婚。他啊,如今就缺个知冷暖的夫人呢。他娘每次进宫便跟本宫提,倒不如全了她一个做母亲的心。”皇后十指纤纤,凤仙花制成的丹寇显得手指越发晶莹剔透。

    皇帝颔首,倒是觉得颇为满意。

    “就是那姑娘身份低了些,将来进宫朕再赐她吧。他难得遇到个可心人能克制他的八字。”

    皇帝三两句便把二人婚事提前了,待净脸后这才出了殿门上朝。

    皇后抿了抿唇,面上浅浅笑开了。笑意却显得略微冰冷。

    当真是怪了,三道姻缘竟是一道也没成功!

    没成功也就罢了,死了三次也未死成!

    难道,当真是冥冥中自有注定?

    若不是怕对她动手,将来皇儿察觉有了隔阂,皇后早就想亲自动手了断她。

    “山鸡也想变凤凰,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皇后面色沉沉,重重往下茶盏,身后宫女吓得脸色一白,却不敢露出分毫。

    “把前几日陛下赏本宫的翡翠首饰给谢姑娘送些过去。顺便请她进宫陪陪我这老太婆。”皇后想起谢可言,这才面上带了些笑脸。

    就是前些年萧氏在谢家没站稳脚步,这太子正妃人选定下了,可惜可惜。

    不过,只要入了东宫没什么不可能的。

    “再赏两支百年老山参,让谢姑娘冬日里莫伤了身子。”皇后淡淡道。

    宫女低低应下这才退了出去。

    全京城都知道,谢姑娘极其得皇后欢心。与太子又是青梅竹马的姻缘,若不是早已定了太子妃,只怕太子妃都是她囊中之物。

    早在太子年幼时便订婚了,只等这次选秀后依次入主东宫。

    看着宫中的赏赐如流水一般入了谢府大门,外人只能背地里惊叹不已。能让皇后宠到连太子正妃的面子都不顾,谢可言当真是好命了。

    辛辛苦苦赈灾的谢景修:我谢谢您全家了!

    天知道他如今有多懵,老天爷,你这是要转性了么?皇帝理解歪了便罢,他自己却能直接感受到,他的运气竟是真的有转变迹象!

    谢景修喜滋滋的,心想或许自己不用回去求退婚了?

    周言词:呵呵。沾了便宜不自知……

    前面订婚的三个未婚夫都靠与她定亲发家了,退婚后却又反弹无数倍。想要退婚拯救周言词的谢景修,丝毫不知自己走在深渊边缘,一不小心就能被老天爷一个手指头戳下去摔成肉饼……

    涩会我言姐!背靠亲爹好乘凉,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