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8章 土匪要不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新村长上任三把火。

    周言词第一把就给五福村改了名。

    一福二福三福四福五福村,如今五福村牌匾下摆了块石头,叫送子石。

    入我村门必送子,一人来二人离。

    据说男的看了沉默,女的看了流泪。

    女的挺着大肚子离开就算了,男的是怎么个意思?众人也不知其意,只经常去村头石头上嘀嘀咕咕说她坏话。

    那块石头也是怪了,周言词还未题字时就是块普通石头。等从她房里搬出来时,居然还带着淡淡的温热。

    且在雪地里都不曾凉下来。

    村中不少人都好奇的摸了摸,都传言这是块奇石。

    果然,不出一个月。这雪便纷纷洒洒下来了,且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踩在上边咯吱咯吱响。

    “果然,粮价疯长了。镇上好些人连夜排队买粮,那价格是直接在众人眼前看着长。昨儿听说一天内涨了三次价,还打起来了。”门外挂的粮价换了三块牌子。

    “镇上那些人又没种地,如今只能到处收购粮食。亏得今年咱们收成好,能挺过去。”

    几个妇人拿着花络子来找杨氏,这都是给几个哥哥说亲探听口风的。

    “就是来收粮的太多了,这周围谁不知道咱们村最富。”周言词出来时,恰好听得这一句。

    “还好咱们村有你们言言,不许任何人卖粮。杨嫂子你还不知道吧,你娘家侄儿杨钊,他家可卖了好几车粮。也不知能不能挺过这冬天。他家那媳妇,肚子大的可真快。这成亲才三四个月,看着肚子都隆起来了。”妇人们啧啧笑道。

    最近有人来往镇上,村里消息也活络了些。有人暗地里传言,他那媳妇儿没成亲前经常大晚上从干爹家出来。出来时满面桃花,谁知道是做个什么事儿……

    也许是天冷了,做卖帽子的生意吧?

    也有可能卖木耳?

    “对了,听说谢家大小姐来你家住着了?你家言言有福气呢,小姑子关系好,将来少吃苦头。就是有个后婆婆,不过将来让你家言言嘴巴利索点儿,好好奉承着,将来有你享不尽的福气。”妇人满脸羡慕,直说的杨氏嘴巴都咧起了。

    说这话的几个妇人一顿,突然压低了声音看着杨氏道。

    “这么好的姑娘,配你家老四可不正好?如今正好住到你家,老四赶紧回来住几日咯。”妇人本意是想着同在屋檐下也好联络感情。

    但杨氏想的多些了,小姑娘最重感情。看样子又是个养在深闺不曾出门的,若是跟老四有了首尾……

    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只要成了老四的人,那不是由咱们老周家拿捏?

    周成礼站在门口咳咳两声,脸色阴沉的吓人。

    杨氏一见这才收敛了几分,忙打趣着不让几人再说。

    “我周家断然做不出这丧德之事,若是真有一日做出这种事,我让她进不了周家大门。”周成礼黑着脸,满是老茧的大手微微颤抖。

    这些日子他没法再挣钱,杨氏越来越不把他当一家之主。

    几个妇人尴尬站起身,也不敢再说亲,便匆匆告辞离开。

    杨氏心里憋着气:“你当咱家现在好过,这没影的事儿也值得你发脾气!老四是咱家最出息的,将来还不是给你老周家光宗耀祖。老四当了大官,你不是官爷的亲爹啊?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况且咱家老四那般厉害,哪个姑娘不想嫁给他。嫁给老四还能委屈了她不成!”杨氏抹着眼泪,倒把周成礼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你……都是爹生娘养的,你要是敢胡来,我让你回杨家去!让杨家好好教教你怎么做母亲,怎么做人!我知道你历来偏心老四,却不想你脸都不要了。咱们还要不要在村里做人?”周成礼气得拳头发紧。

    “谁要是敢动蕙蕙,我就把他扒干净了让小野拉着出去游村。”周言词推开门,冷笑道。

    “你看我能不能做到!”周言词嗤笑一声。

    异想天开,白日做梦!

    杨氏气急,却又被周成礼拦住。这才免了一场倒霉事儿……

    “村长,村长……出大事了。县衙那边送了信来,说是有村子被抢了。”哐当一声一个汉子冲进门,打破了屋内僵局。

    门外是白花花一片,雪更大了。

    “说是一福村那边的有个小庄子被洗劫了,村里的粮食被人连夜运走了。雪地里一片红呐……县衙传消息过来,说是大雪要封山,只怕到时候出了事救援也来不及。可别让人关着门打,让咱们派人轮流看守村子。”这么冷的天,汉子跑的满头大汗。

    “说是洗劫村子前,还派人进去打探过。让我们小心来村里的异乡人。”

    后边跟了一群闻风而来的村民,各个都忧心忡忡。

    “她就是个小姑娘懂什么,旁边几个村子都开始巡逻了。你看她做了什么?就让在村头放块石头,要进村的必须摸一下石头。这段时日,来来往往咱们村里讨饭吃的异乡人多少了?”周明安站出来指责周言词,众人都抿着唇只怕对周言词不满了。

    “说起来,上个月咱们村里就来了不少外人。男男女女都有,说是村子被土匪抢了。来咱们村里讨口饭吃。对了,还说想在咱们村住下呢。让咱们问问村长……”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脸色纷纷一白。

    “哎呀,不会是被踩点了吧。”此话一出,院门口有片刻的寂静。

    内心冰凉。

    “这几天雪下的越来越大,不会要动手了吧?”

    “天杀的,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咱们村只怕要完了。老张头这是老昏头了,把村长位置让给一个什么都不懂得丫头片子,现在封山了,要被人关着抢啊!完了完了,我还没抱孙子呢。”当即便有人撒泼打滚起来。

    指着周言词就要破口大骂。

    一群人面色幽深,全都沉着脸。

    前面那洗劫的村子,就是被人踩了点,然后洗劫一空。

    周言词默默望天。

    上个月,村口的石头已经放下了吧?

    周言词:一对福。

    土匪:要了。

    周言词:两对孩儿。

    土匪:……要,要了。

    周言词:一群孩儿,王炸。

    土匪:要不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