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5章 女村长上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景修过来时,周家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门口几个前未婚夫大眼瞪小眼。

    “你也来请罪的?你是什么退婚的?”三人跪在一块相互交流,还有人不长眼问了谢景修。

    谢景修眼皮子直抽抽,这简直重灾现场。

    “别看他这副厉害的样子,还不是退了周姑娘的婚,哼!也是怪了,我弟弟定亲之前身边哪有那么多漂亮姑娘。定亲之后姑娘那么多,把持不住也不怪他啊。”代替请罪那个念念叨叨。

    杨钊心中颇有些后悔。

    “谁不是呢?我跟言言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情谊。都怪狐媚子勾了我的魂儿,我心中还是有言言的。勾引有妇之夫,我是被骗的!”杨钊一副被人蒙蔽的模样。

    杜绍余面无人色,他已经不能人道,哪还敢想别的。

    谢景修问了人,便朝着五福村祠堂走去。

    此刻的祠堂外里里外外都是人,农活都不忙着做了,反倒来祠堂看热闹。

    轻易不开祠堂,如今却请了周言词进去。

    一个小木椅子放在祠堂中央,周言词坐在中间。

    周围都是拄着拐杖的老大爷。各个都一副威严相貌。

    祠堂中央供着圣旨。

    “周家言词,你是咱们村里第一个被天子赐婚之人。这是整个五福村的荣誉!”

    “今日,特开祠堂大门,允许你入祠堂,参拜祖先。将来进了京城,也莫要忘了从五福村走出去的。”老村长一脸欣慰。

    周明安作为她二叔,也厚着脸皮进来了。

    周家还有代表,便是周家老四。

    此刻面上满是喜悦,甚至用喜笑颜开也不过分。

    他妹妹成了谢家长媳,他赶考还怕没有后台?还需要打通什么关系?

    周老四都要跳起来了。

    这妹妹果然是个好妹妹,不枉自己疼她一场。

    “各位叔公放心,我家言言是五福村的姑娘,这不用说,将来自然会回报五福村。便是我当了官,也自然为五福村谋福祉!”周老四率先站起来。

    “咱们周家,总是不会忘了祖宗的。”周明安一脸淡定。

    似乎自己这村长十拿九稳了。天知道他现在看周言词有多顺眼。

    几位长者点了点头,似乎极其满意。对这二人的潜在意思倒也明白,便顺口问了问:“言言,你可有什么要求?”

    周老四对她使着眼色。

    “妹妹不会说话,她心中都是明白的。对不对妹妹?将来你成亲了,四哥便进京做官找你,定不让人欺负你娘家无人!”周老四笑着道。

    “我未婚夫都是护国将军了,为什么要找你?”周言词抬眸看了他一眼。

    再说,动动嘴皮子的事,我为什么要靠别人?

    “我的要求,一,任何周家人不得依靠我的身份行方便。自力更生!二,我要当村长!”周言词微微挺直脊背。

    “胡闹!”

    “像什么样子!”周明安和周老四同时站起身。一脸的愤怒。

    “言言,你个未出阁女子做村长,像什么话?莫要惹了谢家看笑话!”周明安拳头捏的死紧,眼中有怒火。这死丫头,胃口还挺大!

    周老四却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不可依靠她的身份?这不就摆明了说别想占她便宜?

    几个老者面面相觑,似乎一下子怔住了。

    “既然作为五福村的村长,将来入了京,照拂村里也名正言顺!”周言词丝毫不想让。

    周明安二人面色阴郁,却见老村长抬手让二人出去,又不敢言语。

    几个老者在祠堂内商议良久。

    久到周言词都快昏睡过去。

    “你空口无凭,若是你将来入了京便不管村里如何?”老村长试探道。

    “我是周家人,我嫁出去了不还有爹娘和哥哥?若是我失言,我最敬重的四哥便交给你们。这样我总不会失言吧?我四哥一定能高中,喜中状元!”周言词趁势说了三遍。

    中状元中状元中状元!!

    这下,几位老者再不犹豫。

    将来周言词嫁出去了,不得靠着她那进京赶考的四哥?人家把四哥都押下了!这诚意够不够?

    就问问她这诚意够不够?!

    周言词从祠堂出来时,周明安二人正黑着脸阴恻恻的看着她。

    走在最前头。

    一切不言而喻。

    谢景修正好见得那小丫头,本想告诉她别害怕,他会护她周全。定不会克她……

    “从今日起,周言词,便是我五福村第十七任村长!所有人不得有异议!”老村长杵着拐,眼神一扫,便喊出一句。

    周围围观人群有片刻安静。

    “丫头做什么村长,我家丫头又没什么学问。要做也是我家老四啊。”杨氏惊疑道。

    “他不行!”村长突的开口。

    深深的看了眼周老四,他被抵押了!若是周言词将来不顾五福村,周老四官都做不成!

    周家丫头还真是个有骨气的,严格要求自家人,甚至不让周老四乘自己的东风。便是冲着这骨气,这村长给她也不冤枉!

    “姑娘做村长,这咱们村还真是头一份儿。这得有人服气才行啊。”有人嘀嘀咕咕。

    “将来几个村可莫要看不起咱们。”小姑娘当村长,这能行么?

    众人叽叽喳喳个不停,周言词只淡淡看着他们。

    信我,得永生。

    你信不信?

    谢景修上前,见那丫头站在人群中央似乎格外无助,那满脸的害怕竟是让他有些怜惜。

    这还是个孩子呢,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呢。将来在谢家骨头渣子都得让她们啃了。

    “别怕,我定会护你周全。我会留人在你身边,定不让你遭受意外。”谢景修宽慰她道。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周言词压低了嗓音道。

    前世那老瞎子可说了,我虽然与十世霉人有上天注定姻缘,但他在未与我真正成婚前,还会更加倒霉的!

    同情……

    深表同情……

    周言词真的想告诉他,你是干不过我的!

    此刻的众人,丝毫没注意天空中缓缓飘落的雪花,掉在地上便化了开来。

    今年,注定是多灾年。

    走马上任的周言词,何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