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章 赐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京城有传闻。

    谢家大公子是修罗转世,这一生要孤独终老,不可与任何人婚配。不然逮谁克谁。

    甚至还有传言,若是看哪家姑娘不顺眼,直接让她与谢家说亲便是。

    谢景修这钻石王老五,愣是成了未婚姑娘们忌惮的存在。

    心悦他的定然不少,但当真是只能想想罢了。

    毕竟命还是要的。

    “这些混蛋,又在京中乱传大哥的谣言!总有一日我要带个嫂子回去打肿她们的脸!”谢莹蕙恨恨道。

    “她们说的也是事实。”谢景修淡淡一句。

    “大哥,你就不能努把力。连个姑娘都搞不定,还要妹妹帮你追。”谢莹蕙就差指着他鼻子了。

    “今儿让你送言言回村里,你居然来个她长得无害,没人敢动她?”谢莹蕙惊呆了,大哥你咋那么秀呢?

    言言当时都让他整的一愣一愣的,满脸的你莫不是傻子的表情!

    谢景修挑眉:“她运气那般好,你以为什么人都敢动她?她确实长得人畜无害啊?”有什么不对?没觉得有错啊?

    谢莹蕙都快气笑了,话是没错,但你连起来就错大发了!

    谢景修嘴角微勾,没让妹妹看见半分。

    他会说自己跟个痴汉似的尾随保护?只不过他这运气,不想伤害她罢了。

    若是周言词知晓,只会送他一句,你莫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谢景修眼神闪了闪,咳,小姑娘长得软绵绵的,看着就想捏捏她的脸,那般纯真无害,若是嫁进谢府……

    只怕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谢景修嘴唇微抿,第一次看见周言词就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眼神不住的追随她,似乎有种与身俱来的亲切。

    老天爷做媒,是你看得懂的?况且言言那是亲闺女,你这是女婿,连待遇都是不同的。

    微叹一口气,实在不愿拖她进谢府这摊浑水。

    “蕙蕙,府里有多乱你是知道的,十二个小姑子,六七个姨娘,还有个后娘虎视眈眈,并且大姐将来要入东宫,又有皇后保驾护航。以及一大堆未曾出生的孩子,你让她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傻丫头入府,这是害了她。”谢景修难得的多说了一句,眼神幽幽,看不清情绪。

    “所以咱们缺个镇宅的。”谢莹蕙轻声念道。

    不过,大哥你哪知眼睛看见言言什么也不懂了?你到底对她有什么误解?谢莹蕙是打心眼里觉得自家未来大嫂牛笔哄哄,杠杠的!

    还等着大嫂带飞超神呢,大哥你想什么呢?

    可怜的谢景修,一直到成亲许多年,都觉得自家媳妇儿单纯无害需要他保护……

    甚至府里那群人被她媳妇儿恐吓,都觉得是在抹黑她媳妇儿……

    谢莹蕙懒得理他,你的意见不重要,反正大嫂看上你就成了。

    妹子很想得开,正心里盘算着怎么给京里送信,给大哥说亲。

    便听得外边一阵急促的喊声。

    “公子,小姐,圣旨来了。让您赶紧接旨。”小厮满头大汗的跑进来,心里却突突直跳。

    谢莹蕙一怔。

    谢可言刚回去,便急吼吼的求了圣旨来。莫不是又要算计大哥?

    谢莹蕙二人沉着脸去了正厅,恰好见得那传旨太监正坐在主位喝着今年新出的雨前龙井。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谢将军独身多年,朕念其为国效力,功不可没。特赐全福镇五福村周家幺女,周言词为妻。天为聘,地为媒,朕为月老,促成天地佳缘。特御赐喜袍两身,龙凤玉镯两对,珍珠玛瑙三箱。步摇金钗三对…望择日成婚…钦此!”传旨太监念了一大堆,全都是赏赐给周言词做嫁妆的。

    想来,也知道周家毫无半点根基,与谢景修说亲乃是门不当户不对。

    但曾经谢侯爷也说过,只要能给大儿子说亲还能保住命的,别管什么家世了,活着就好!

    不然,为何让谢可言钻了空子呢?如今她便成了心系弟弟的好姐姐。

    谢莹蕙这会,却是一副被雷劈的震惊模样。

    瞌睡来了送枕头,你这也太及时了吧?

    谢莹蕙赶紧低下头,满脸压抑不住的喜意。

    “谢将军,接旨吧。这可是谢大姑娘在殿外跪了三个时辰,还在殿内忍受陛下苛责,为你求来的赐婚。这次有真龙护着,定能安全成婚!可莫要辜负了谢大姑娘心意。”太监接过谢府人递来的红包,笑的真切了几分。

    “多谢公公,公公不远千里定是累了,后院歇歇。府中已备下了酒菜,请休息几日。”谢莹蕙身后的嬷嬷站出来,忙把人迎了过去。

    谢景修全程皱着眉,只以为自己要害了那无辜的女子。

    圣旨朝着周家而去,这会整个五福村却是炸开了锅。

    周家。

    五福村所有长者杵着拐杖,穿着过年才穿的新衣裳站在院里。即将下任的老村长哆哆嗦嗦望着明黄大气的圣旨供在周家,赶紧找人请了去村里的祠堂。

    “不得了啊,不得了啊。周家那丫头要嫁到京城当官太太了!”

    “听说没,刚刚天子亲自赐婚,周家那退了三次婚的丫头,要当官太太了。”

    “哎哟,小时候我就觉得那丫头是不一样的。你看,生来就有福气的命呢。难怪退婚三次,那是福气不够!”村头的妇人唾沫星子都出来了。

    村里人不知道谢景修是多大的官,但天子是谁还是有概念的。这无异于在这小村庄里,激起了千层浪!

    短短半个时辰,直接传遍了周围五个村。

    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不得了啊!

    三个未婚夫,吓得瑟瑟发抖。

    甚至三家都不约而同的备了厚礼送来赔罪。

    这不,谢景修过来时,便恰好见得三家人跪在周家大门口请罪。还有个私奔逃了的,是由他大哥代替请罪。

    一个前未婚夫,一个前前未婚夫,一个前前前未婚夫,还有一个即将上任的新未婚夫?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修罗场?

    谢景修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我怎么觉得她这阵仗比我克未婚妻还厉害?

    到底是我该害怕还是她该惶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