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2章 跟着大佬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莹蕙被小胖子撞昏过去了。

    脑海里只记得当初邻国太子来朝参拜,结果半道失踪,当时全国都有他的画像。甚至连周伯跃那时都派人出去找了一段时日。

    后来,进京时他已经只剩冰凉的尸体了。那么小的孩子,面目模糊,死状凄惨。

    后来更是因着他的死,引得两国征战,谢景修作为护国大将军被派遣镇守边关。才引发了一连串悲剧。

    可如今,太子来这儿了?按照时间段,这家伙不是死了么?

    谢莹蕙醒来时,那小太子正忍着怒气一遍一遍解释,自己是怎么被牛踩断了手指头……

    “奇怪了,我怎么记得京中传言,他是在失踪途中被一野猪踩死的。怎么变成牛了?”谢莹蕙嘀嘀咕咕,少女不由得怀疑自己的记忆起来。怎么全都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看吧看吧?都是你跟着我,我才撞了人。你盯着我看什么,你难不成还要本太子给你演示了一下手指怎么被踩断的?”小太子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都要跳脚了。

    他今年不过五六岁,幼时父皇便请了人教导他功夫。本意是让他有防身之术。

    哪知这货,对皇位毫无兴趣!

    整日念着要离宫出走,去江湖上闯荡。结果才跑出来几日,就被牛踩断了手指头……

    随身保护不会离开他半分的侍卫瞄了他一眼,心想你若不是太子,我非拉着你给我演示一遍了。

    “小姐姐,方才小逸无礼了。无心冲撞于你,还望小姐姐原谅。”袁封逸小盆友转头对着谢莹蕙,飞快的变了脸。只见那暴怒的小脸蛋硬生生变成了一朵喇叭花。

    笑的脸蛋上都起了褶子。

    男女差别待遇,真特么大!

    侍卫:有一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无妨,并无大碍。你就是哥哥说送到府中住几日的袁公子吧?”谢莹蕙盈盈起身,丫鬟连忙上前搀扶住。

    那小子连忙点头,还噔噔噔跑过来,用仅剩的一只手帮忙。外人都传这小太子格外有趣,看来还真是所言不假。上辈子真是可惜了。

    怎会遇上野猪,被野猪踩死了呢。

    更离奇的是,现在野猪变成了牛?太子捡回一条命,似乎,什么都改变了。

    其实,若不是他的死,两国之间也不会突然激化矛盾,大哥也不会奉命镇守边关,无召不得回了。

    谢莹蕙怅然若失,好像她什么都没做,一切就已经改变了。好气哦……

    “小姐,马车已经备下了。”丫鬟恰好进门通报。

    见她穿的单薄,便拿了一件纯白色披风,衬的她越发娇小。

    如今九月,这天气似乎比往常更冷了。

    “快要大雪灾了吧。”谢莹蕙轻念了一句,今年冬天会格外难熬。许多地方成为重灾区,冻死无数人。

    谢莹蕙乘着马车到五福村时,马夫四下打听才找到了周家。

    袁封逸央求了她也跟着一块来了。

    但来到这路上,小太子却心口猛跳。仿佛曾经来过这里一般。

    “言言,言言,快来。有贵人来你你家了。”门口瞧热闹的妇人眼红的很,赶紧敲门叫杨氏一家出门。

    杨氏沉着脸出来,见得谢莹蕙这才和善了几分。

    董氏这个不争气的,方才请了大夫,肚子里有个屁。三日了,她若还不知道是抢福那日被骗了,那她就是蠢!董氏此时正站在杨氏身后抹眼泪。

    “还不滚进去,莫要碍了姑娘的眼。不下蛋的鸡留着有什么用?”杨氏啐了一口,丝毫没瞧见谢莹蕙微冷的目光。

    杨氏,这个把周老四看做命根子的老太太。在他娶了谢莹蕙为妻后,更是变本加厉。

    谢莹蕙的死,她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许多时候还纵容下人欺凌她。

    儿子说什么,都是对的。

    “谢姑娘你,你是来找我家言言的吧?里边请里边请,莫嫌弃。”杨氏拘谨的在腰间擦了擦手,赶紧去倒了糖水出来。

    见那姑娘肤白如雪,又生的美貌,家中又是京中权贵。儿子那日说的,若是能娶了她,只怕全家都能跟着沾光。

    这一想顿时更热络了。

    “我家都是泥腿子不会说话,我去叫我四儿子,他在镇上念书。会说话……”杨氏笑着道,一副家中没人招待的模样。

    “你这老妇好不奇怪,我小姐姐乃谢家嫡女,你叫个男人来做什么?坏我姐姐名声么?那可是要被活活打死的。读书人也这么不知羞,害不害臊……”小太子吊在右手,眼睛一撇,翻了个白眼。

    顿时羞的杨氏老脸一红:“这,这,老妇人不懂规矩,姑娘莫怪。”

    “这么个不懂规矩的,还想当官儿……”小太子还在背后吐槽。

    杨氏转过身,脸色一变,略有些阴郁。

    心中却想,想嫁给我家老四的不知多少姑娘,你若是见了我家老四只怕也一样。若不是老四说那姑娘对他将来有好处,她还看不上呢。

    官家小姐,手不提肩不能挑,还一堆死规矩。将来还不得在她这个婆婆头上为虎作伥,不把她放在眼里?

    董氏在身边忙前忙后,一如谢莹蕙记忆里那般沉默寡言。

    上辈子,谢莹蕙死前都没见她生下孩子。但周老大却是顶住杨氏压力,从未再娶。

    日子虽苦,却也让人羡慕。当时的董氏,背地里还给她送过几次吃食,后来被杨氏知晓,还跪了几日佛堂。

    周言词出来时,便见得小太子远远看着院里的野猪发呆。小太子眼神惊悚,心底升起一片片惧意。

    不知道为何,看着趴在那的大野猪,他这心里总是一阵阵发毛。

    “这家人胆子真大,他们不怕野猪么?我最见不得野猪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上辈子是被野猪踩死的呢。”小太子信口胡来,殊不知谢莹蕙看着他错愕不已。

    转头看着院里的大野猪,脑海里翻江倒海。

    厉害了我的词,你要以一人之力撼天底下不平事么?

    “这是我哥哥托我送来的,天气凉了,做两身好衣裳。”谢莹蕙笑盈盈,一瞬间,竟是放弃了要亲力亲为报仇的想法。

    为毛呢?

    重活一世,脑子还是那个脑子,身子还是那个身子。

    不如跟着大佬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