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8章 一枝独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终于,周言词所在的小角落引起了注意。

    能不引起注意么?泥潭里到处都是泥糊糊的人忙着抓鱼,就她那个方向,鱼全往那游。

    甚至一眼就能看出泥潭中的异常。

    “这倒是怪了,去看看,那是谁家的人?”看台上太子对着身后吩咐了一声,便有人下去询问了。

    谢可言微微抿紧了唇,眉头轻皱。

    “莫不是有人知晓太子你要来,故意用了法子引起注意?”说这话的她,一如前些年第一次进宫,在太子面前自称言言一般自然。

    太子怔了怔,恰巧有人过来回禀:“主子,是谢大公子。岸上站的是周姑娘和谢姑娘。”

    太子听闻顿时松了口气,他其实来这全福镇,一是为了秘事,二也是为了一走当年与言言的回忆。不知道为什么,今儿这心里总是不得劲。好像浑身都不太对。

    谢可言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周姑娘与我大哥当真是有些缘分的,你瞧瞧那么多鱼,全天下的福气莫不是都聚集过来了?”谢可言捂嘴轻笑,也不知故意把两个名声累累之人凑到一块儿,到底是想恶心谁?

    只是她全然不知,她随意讽刺之话,竟是事实。

    太子心中虽有些隐隐不快,但他历来不让谢可言失望。便试探道:“谢将军虽然八字硬,但那姑娘也是不弱的,也不知定亲了没有?就是这家世,只怕委屈了谢将军。”

    太子越说心里越烦躁。

    到底哪不太对!

    谢可言面上笑容深了一些,飞快的从太子面上扫过。

    一箭双雕!

    “这太子哥哥就别愁了,等回京了言言自然有办法。那可是我亲大哥,总不能看着他孤独终老不是?”谢可言一句言言瞬间便拉回了太子思绪。

    “你啊,从小就是那么善良。当初我养的那只棕榈凤头鹦鹉和紫蓝鹦鹉,你非说人家在外面冻着冷,说我养的不好,要把它带回去给她烤火暖和暖和,直接就给我诓骗走了。这么多年了都不还给我?”太子随口问道。

    谢可言手脚一僵,竟是不知还有此事。

    “还,还好着呢。那会冻的我可心疼了,现在在府中好好养着,可机灵了。回宫我带给你看看。就是这么多年了,与当初都不像了。”这般说着,心中便记下了鹦鹉相貌,打算回去便差人去找一对顶替。

    太子听她一说,这心中才踏实了一些。

    “那我的海东青你也记得带给我。”太子不经意道。

    不知道为什么,许多时候他并不想跟谢可言提起曾经的事。但是又盼着她亲自提起。

    谢可言:尼玛,你到底都拿了什么东西走!

    至于周言词:你问她鹦鹉,约莫骗回去就扒了毛烤熟吃了。

    羽毛还做了个毽子,踢了好几年,如今还在周家门口挂着呢。

    此时岸上的周言词蹲在地上,满脑子都是红烧鲫鱼,鲫鱼炖汤,糖醋鱼在飘荡。

    前世吃多了好东西,但在原主脑子里却只有两岁那年吃过一次顶好味道的肉。就是肉有点老,但骨头还挺有味道。

    “你吃过鹦鹉吗?烤着吃味道极好。比鱼好吃多了,就是有只羽毛不好看,我做了个毽子漆黑的,中间有一团红毛还挺漂亮。”周言词回头看着谢莹蕙。

    谢莹蕙想了想,浑身漆黑?带红毛?

    吃?烤着吃?谢莹蕙眼睛瞪得老大!

    “棕榈凤头鹦鹉?我没吃过,吃不起。我祖父养了一对,宝贝的很。都不让我们碰。”谢莹蕙看着她仿佛看大佬一般。

    “还有只蓝色的,看着又像紫色。那只最不好吃,但毛好看。”周言词咧了咧嘴,在原主记忆里,那只紫蓝毽子陪她度过了好长一段岁月。

    谢莹蕙脑子有点昏,默默道:“紫蓝鹦鹉?鹦鹉中的顶级王者?”嘴角微抽,你吃的不是它吧?

    据说十多年前邻国上供过一对,陛下留了一只,赏了一只给年仅三岁的太子。宝贝的要命了。

    祖父当年为了一睹为快,还骗了太子好几次,就为了多看两眼。

    这东西,说是天价也不为过。

    如今,面前这小可爱说她吃过?吃!过!!!

    “王不王者我不知道,就是肉不多,又老又柴。还有只鸟,那个味道不错。头上是白的,脖子下面有点红,尾巴纯白色。那翅膀最好吃,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肉了。”周言词砸吧砸吧嘴。

    “海东青?”谢莹蕙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面前那小姑娘还满脸回味的样子,丝毫不知道自己吃下去的那几只鸟,能养活一个城。

    谢莹蕙捂着心口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这家伙谁要是娶回家,可不得把人整出心肌梗塞?

    周言词没吭声,两只鹦鹉是原主自己扒皮烤着吃的。那只大鸟是和老三一起吃的。旁人都不知道。

    当年那人傻钱多的小子,给小言词带来了很大的愉悦。

    以及,许久不曾有过的饱腹。

    谢莹蕙看着她像看神人一般。

    此时,两人身边的异象也终于引起了众人注意。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这边靠近,谢景修远远瞧见,心里咯噔一声便匆忙而去。

    等他到时,周言词脚下的泥潭已经蹦蹦跳跳全是密密麻麻的鱼了。

    自她所站位置为中心,全是鱼群,几乎被鱼群包围了。极其壮观又罕见,那种视觉冲击和心灵上的冲击格外让人震撼。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全是福鱼,天啊,中间全是福鱼?”

    “那是谢大公子挖的鱼坑,谢大公子这是有大福之人啊。”站在岸上的周老四爽声道,急忙拍了个马屁。

    谢景修老脸一红,板着脸一句话不说。

    我腰间的鱼篓都破了个大洞,还有鱼以死明志你没看见?你眼瞎心也瞎?

    此时泥潭里的鱼几乎找不出遗漏的了,这一轮也飞快的进入了尾声。似乎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此刻他还是吩咐了人把鱼群守住,上来洗净后匆忙换了衣裳出来。

    出来后才有人把鱼群全部捉起,过称。

    所有人都在对他行注目礼。这眼神,羡慕又充满敬畏。

    谢景修总有一种沾了光的感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