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章 神助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石中玉最后是爬出谢府的。

    毕竟还是小命比较重要,跟老天爷低头没什么丢脸的。

    谢府众人战战兢兢不敢吭声,连晚上传膳都屏气凝神不敢露出半点情绪。生怕被老天爷‘眷顾’的谢某人突然看中自己。

    让自己跟他明儿搭档抢福鱼?

    谢莹蕙飞快的瞄了眼大哥,谁家主子过的这般凄惨?别人家少爷,见天的有小丫鬟想爬主子的床,还有各种酒肉朋友拉着去喝花酒。

    我家大哥?走在道上都能清空一条街好不好?

    曾经谢侯爷还试图带他去醉红楼试试,哪知还没进门,老鸨就带着一群姑娘哭天喊地的求谢大少爷饶命。

    京城一整条花街,谢侯爷带着谢大公子走过,哐当哐当迎来的是一片关门声。

    谢侯爷惊呆了。

    他那些老相好都吓得腿肚子打哆嗦,可见谢景修的威名了。

    “大哥,这大概是误会,你信么?”谢莹蕙弱弱道,那语气自己都透着浓浓的质疑。

    谢景修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罢了,明儿我自己下水试试。总不能我这般武艺还能空手而回?”要不是谢侯爷在信里哭爹喊娘,他才懒得去。

    好吧,主要是圣上大概是怕了他的衰,非要让他下水去去霉。过冬的时候就允许他进金銮殿上朝。

    进金銮殿上朝,多么奢侈的愿望……

    位极人臣的谢将军,堂堂护国将军,连金銮殿大门都没进过!

    他一进门,那老皇帝恨不得带上全部护身符护体,甚至大大缩短了上朝时间。

    “明儿你在府中准备好酒宴,京中来了些贵人。只怕明日要你去府衙作陪。谢……谢可言明日也来,只怕太子微服私访过来了。”谢景修压低了声音,果不其然,谢莹蕙顿时拧紧了眉头。

    “那明年选秀传言可是真得了?”谢莹蕙巴掌大的精致小脸有些白。

    谢可言便是萧氏带进门的大女儿,曾经有国师替她卜过一卦。只算的她身份贵不可言,便改了姓名叫谢可言。

    谢景修嘴角牵起一丝冷笑,这小小荒野之地竟能引来众人,那十多年前的传闻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曾经谢侯爷便是把萧氏偷偷养在全福镇,十五年前谢可言便是在此出生。

    太子当年出生便遭遇宫乱,被人劫持来到这小镇,萧氏还养过他几日。

    这也是如今皇后对萧氏青睐有加的缘故。甚至当年五福镇的抢福日,也是那时订下的。

    太子与谢可言,在襁褓中便有了牵连。

    “不管真假,母亲的仇断然不会忘了去。”谢景修踏步出了大门,身后谢莹蕙面上流露出淡淡的伤感。

    谢家一堆烂摊子,哥哥这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龙潭虎穴中了。那谢府,如今都是萧氏一个人的。

    要是哥哥能给她找个厉害的嫂嫂便好了。也算是有了依靠。

    谢莹蕙坐在灯光中,千盼万盼大嫂,殊不知,她大嫂就近在眼前呢。

    第二日。

    整个全福镇都笼罩在一层愉悦的气氛里。

    沿街四处都是叫卖的小摊贩,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府衙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官兵。且看着与往日的松垮官兵不同,那些人,各个都是见过血的。

    “娘,娘,我找了程姑娘与我一同抢福,我去找她了。”周老二穿了身新衣裳,喜气洋洋的跟杨氏道。

    杨氏早就熄了换亲的心思,但见周老二这般模样,倒也没阻止。横竖儿子又不会吃亏。

    甚至还给了周老二两钱银子。乐得周老二喜不自禁。摸摸自己存下的银钱,都有二两了。

    一群人早早便往福河赶去,还好来得早,抢到了最前边的位置。

    但今年不同的是,似乎还有带刀官兵守着。不过丝毫不影响众人的热情。

    “今年你们五福村可输定了,这次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三福村一些年轻人凑在一起,还不忘说着狠话。

    其中杨钊,赫然在列。

    “比运气我们可从未输过。”五福村少年们毫不相让。

    抢福鱼可以随意组队,男女皆可。但人数各自控制在五十人,其中可以全部下泥潭,也可以自行决定有人留在岸上指挥。

    这福鱼又叫姻缘鱼,不少订了亲亦或是有几分意思的年轻人便趁此机会熟悉熟悉。

    女方站在岸上指挥,男子在河下捉福鱼。

    倒是跟七夕灯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时泥潭边已经站了不少人,隐隐能看清里边鱼背在日光下闪烁着微弱的光。

    河岸上大队带刀侍卫,隐隐把什么人护在中间。似乎平日里让众人敬畏的县令正低头弯腰随侍在侧,卑躬屈膝,一脸谄媚。

    谢景修笔直的身躯站在前方,面前的年轻男女带着笑容,似乎在说些什么。

    “你知道那里边是什么人吗?我方才偷偷挤过去看了。那华袍男子似乎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官公子,生的俊美至极。黑袍公子就是面色冷了些,无端让人看了有些害怕。”周幼琳激动的面色通红,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几个女孩儿垫着脚往远处看,脸色通红,衬的越发娇俏动人。

    “你说她们会不会下水?会不会找人作伴?”周幼琳压低了声音,小心肝噗通噗通直跳。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那些富户家的公子经常挑了人一块抢福鱼。最后都嫁入了富贵人家为妾。

    周言词头都没抬,盯着脚下的泥潭里,好像越来越多的鱼涌过来了?

    看台上。

    谢可言站在华袍男子身侧,微微落后半步。

    含苞待放的少女多了几分高贵逼人的气息,一双柳眉细长,水汪汪的大眼睛明亮动人,泛着水光的红唇轻咬,灵巧的小舌舔了舔下唇,看得华袍男子喉头微动。

    一袭仙气满满的白色长裙在微风下,缠绕在了男子身上,更显倾国倾城。

    谢可言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人。

    “弟弟,不如我给你指派一人抢福鱼如何?你若是输了,便答应董公子一个要求。若是赢了,姐姐便许你一个愿望如何?”谢可言看了眼太子。

    太子住东宫,化名董公子倒是应了景。

    “昨日听闻有个姑娘被人退亲三次,还自缢了三次。可谓与弟弟有着天大的缘分,不如你们凑一块儿可好?”谢可言轻轻笑道。

    殊不知给自己挖了个天坑!

    身旁太子立马抚掌大笑:“好好好!我还没见过可以与你相媲美的运气呢。准了!”

    此刻的京城谢家上空,莫名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乌云……

    经久不散。

    没人知道,不久后的京城被一个小小姑娘掀起惊天巨浪,却仅仅是因为太子二人的亲手牵线。

    不知道,不久的将来他俩会不会一巴掌拍死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