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4章 上天要做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最近五福村有些不太平静。

    周家老宅那边统共养了十多只鸡,一大笼兔子,每日早上老太太都能捡一兜鸡蛋。

    自从有一日在周家那边把鸡鸭赶回来开始,她家那群牲畜,每日不管怎么关,第二日总是在周成礼那边。鸡蛋鸭蛋什么的,再没捡到过。

    甚至每日早晨起来,都能看见墙头上深深的鸡爪子印。

    “你们这群杀千刀的,给我鸡鸭灌了什么**汤,见天的往你家跑,瞧瞧我家老母鸡,生蛋生的都瘦了一大圈了。你们这些讨债鬼,对我家鸡鸭做什么孽了啊!”老太太气得破口大骂。

    周成礼面色微红,却又无法反驳。

    我特么也想知道言言给你家鸡灌了什么汤药了啊,每天早上爬起来,都有一群鸡鸭在门口排队生蛋。

    晚上全都回去吃鸡食,大早上就跑来生蛋。

    俨然一副被迷得神魂颠倒的模样。

    周明安沉着脸把老太太拖了回去,马上要选村长,他却是一点也不敢闹出动静来。

    他天真的以为,五福村村长早已是他囊中之物。

    “马上要到全福娘娘寿诞,这几个村子都要抢福气。你们这些年轻人莫伤了和气。”老村长马上下任,见着周明安沉着脸便说了一句。

    周明安面色微变,赶紧点了点头,拉着老太太便跑了。

    全福镇以全福庙闻名,每三年在秋收之际‘抢福气’更是吸引众人慕名而来。

    其中以周遭几个村落为主力,一二三四五福村,还有外来参加的一队人。那一队一般都是府衙派人,属于官方人马。

    据说每次抢福最多之人,都会得到全福娘娘赐福,是天大的运气。

    “老大家的,你们这两日好好休息些。争取明年生个大胖小子。”杨氏发了话。

    这董氏肚子没有丝毫影响,杨氏早已经心急如焚。

    董氏不敢说一句话,只是诺诺点了头。几乎毫无存在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又是长子长媳,每日汤药吃不停,肚子却不争气,心里自然有些心虚。

    “娘,昨儿我去那河里看了看。河水都放的差不多了,隐隐能看到不少鱼背,今年估计那福不好找。”老大放下碗,董氏连忙收拾起来。

    全福镇有条小河,从五个村落五个方位经过,最后在镇上汇聚。这样一来都不好划分属于谁的,便成了共有之地。

    曾经因为分配不均还打过架。直到后来,全福庙每三年放下一次鱼苗。

    鱼苗中混有用特殊手法刻着福字的福鱼,便依靠抓到的福字多少来分配。久而久之,干脆成了全福镇的一道特殊风景。

    最有意思的是,抢福还能自由搭配,更是促成了不少姻缘。也叫姻缘鱼。

    抢福第二轮,就更有意思了。

    除了比拼运气还是比拼运气,横竖都脱不开运这个字。

    “今年让言言也去试试,要是没人跟她一块,老三你就跟她一队。”杨氏顿了顿,始终觉得这女儿还是不能砸手里了。

    此时的周老三只觉后脑勺一凛,仿佛阻挡了什么天赐姻缘一般。整个人后背都冒着冷汗。

    后知后觉的他,默默点了点头。

    谢府。

    “哥,爹传信过来。说是让你也去抢福。说不得衰运能好些。爹还说有什么贵人要来。到底是谁啊?”谢莹蕙笑的眉眼弯弯。

    别院上次塌了一个阁楼,据说是被管家的屁震塌的?

    这让谢家觉得自家越来越衰。

    “不过我倒是觉得,大概是府中姨娘怀有身孕的太多,他是想抢福生个儿子吧?”谢莹蕙捂嘴轻笑。

    谢景修微瞪了她一眼,他在这边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若不是谢侯爷传信过来,他大概已经回京复命了。

    谢景修皱了下眉,贵人?心中倒是多了几分怀疑。

    只怕是他这次的事情引起了怀疑,来查探虚实吧。

    “你去找一个命硬之人吧。”谢景修沉默片刻,便吩咐道。

    谢莹蕙眼睛一亮,不过一想亲哥已经克了好几个,却又不敢大张旗鼓找姑娘。干脆就打算亲自上阵。

    “我来吧,我是你亲妹。难不成我还会阻你姻缘不成?”谢莹蕙信誓旦旦。这样总不会克姻缘了吧?

    第二日清晨。

    打算以身试毒的谢莹蕙便被从天而降的房梁砸断了腿。

    谢景修……

    妹子,我害了你啊!

    “哥,要不给你找个男的?”断了腿一脸苍白的谢莹蕙不死心,女的不行男的总行了吧?

    谢景修抬手一阻,干脆自己去军中找了人。

    石中玉是他幼时的玩伴,也是军中下属。这人名字生的秀气,但人长得五大三粗,功夫也是不弱。想来,是不会有意外发生了吧?

    谢景修忐忑想到。

    功夫极好,也能应对各种意外。想来没问题的。

    谢大霉人自欺欺人道。也不想想你自己未来媳妇儿的逆天福气,谁能镇得住?谁能代替她?

    他们都是双方的无可替代!

    周家。

    周老三正双眼无神一脸懵逼。

    目睹了全程惨案发生的杨氏抿着唇一语不发。脸黑的跟块碳一样,什么都不想说。

    说什么怎么说?

    说突然一群母鸡恰巧围攻他,公鸡恰巧使劲儿啄他,大鹅追着咬他,再恰巧导致墙上的锄头掉下来,恰巧把他腿砸折了??更玄幻的是,锄头居然倒的方向也太尴尬了吧?简直强行倒下!!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都不敢信!!

    周言词无语望天,上辈子那家人为了控制她,给她相了三次亲。

    结果怎么样来着?周言词不太记得了。

    只恍惚有些印象,在她死的时候,那些人似乎都还躺在床上一日三餐要人伺候。

    有被婴儿车追尾瘫痪的?有被打雷活活吓到休克一直没醒的?还有一个改变了性取向?

    这么一想,周老三居然是最幸运的!!

    同一时刻谢府,众人也面色沉沉,一脸沉重。

    被人担架抬进来的石中玉仿佛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摧残一般,毫无人色,全身绑着白纱布,可怜兮兮的惨样儿。

    “石大人一路被人无意泼了三次开水,天上掉了两次石头,掉进两个大坑,还被一群野狗追了七条街……然后……”听着下属在堂前禀报,谢景修面无表情。

    “这些全都是避无可避。”下属说完还不忘抬眼看了下主子。

    好想退后两步,真尼玛可怕。

    “最后怎么中招的?”谢莹蕙惊悚的问道。

    石中玉深吸一口气,弱弱道:“在谢家大门口,被一三岁小儿扔来香蕉皮,踩滑了。”说完,嘴巴动了动,似乎挣扎了下,最后什么都没说。

    他大概是产生幻觉了,他似乎感觉到冥冥中有人推他一般,一把把他按在香蕉皮上!!!!爬都爬不起来……

    明儿,便是抢福鱼的日子了。

    谢景修……

    周言词……

    一个是因为运衰众人抵挡不住。

    一个是因为福气太厚,众人承受不住,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