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3章 不明觉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是奶奶那边的鸡?”周老二失声叫道。

    他这话,让周家众人面色一滞。

    周言词回头诡异的看了他一眼,我猜你肯定没有脸盲症,且惦记老宅的鸡不是一日两日了。

    特么鸡都长得一样,你连鸡脸都认识了?

    许是感觉到周言词的目光,周老二脖颈到耳朵全红了。

    “看,看我干什么呢,本来就是奶奶家的鸡。那那那兔子也是奶奶家的。”周老二瞪大了眼睛,他没好意思说以前偷老宅的鸡蛋时,他经常看哪只鸡下的蛋又大又好。

    “那边的鸡怎么全来这边了?待会她可要找来了。老二老三,你们去把鸡赶回去。”周成礼吩咐了一声,走到周言词屋门口时,顿了顿。

    弯腰,伸手,试图把鸡捡起来给老宅送去。

    “啊,爹小心。”董氏站在他身后,只见那满院子扑腾抢着下蛋的鸡,就在周成礼弯腰的瞬间,直接安静了下来。

    石磨上,院墙上,篱笆上,满院子到处飞的鸡,突然就那么安静下来。

    全都从各处钻出来,扭着鸡头看着周成礼。

    虎视眈眈,那坚硬的嘴壳子砸吧砸吧,昂着头,挺着鸡胸。

    “啊,爹……那那些鸡,毛都竖起来了。”周老三惊呼一声,只见那些老母鸡仿佛在威胁似的模样。翅膀张开,爪子垫起,那眼神几乎要把周成礼戳穿。

    我们的蛋,别碰!

    周成礼手猛地缩回来。

    “它们,许是把言言的屋门口当窝了。没事爹,放心吧,都是些小畜生懂什么。你放……”周老四话还没说完,便见大门口咯咯哒的进来好几只公鸡。

    嘴里全都叼着一只虫子,趾高气扬的走到周言词门口,放下。

    周成礼,一脸懵逼。

    周家女儿门口,数十只母鸡突然打架所为何事?所有公鸡捉虫不吃竟是为了她?

    “我莫不是眼花了,我怎么感觉那些畜生守在门口是怕我们偷了它的东西?”杨氏倒抽口气。

    周言词抿了抿唇,上前默默收了鸡蛋,望着虫子愣了一下。与公鸡大眼对小眼。

    良久,才在周家人傻眼的目光中认真道。

    “这个我不吃,送给我爹吃吧。”

    那些公鸡似乎极其不屑,直接拿爪子刨到周成礼脚下,昂着头跑了。

    “言言,这些东西不能要。你奶奶不是好说话的人,这些兔子,鸡都是她命根子。”周成礼紧皱眉头。

    “那你送回去呗。”周言词努了努嘴,抱着鸡蛋就回自己屋放下了。

    丝毫不管门外周家人为了把鸡赶回去弄得鸡飞狗跳。

    “请问,这里是周言词姑娘家吗?”门外,有人声音轻柔的问道。

    杨氏抬头,见一个柔弱的年轻妇人正坐在马车上。身后似乎请了人帮忙赶车。正垫着脚探着头往屋里看。

    这,妇人似乎看着有些眼熟。

    杨氏上前接话,周家人抬头看了一眼,都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请帮我把这些送给周姑娘,权当是我赔罪。这一百两银子,也是我欠她的。请她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计较,我跟他,也算是招报应了。谢谢她的金口玉言。”女子脸色苍白,杜家请来的大夫诊断出来了。

    杜绍余只怕将来都不会再有子嗣了。

    而她生下的可怜孩子,被杜家害了,被她自己害了的可怜孩子,将是杜家唯一的子嗣。

    她和他们,将要用一生为那个孩子赎罪。

    杨氏见她双手捧上钱袋子,身后周家人都满脸惊悚的看着她。

    “你这是?”杨氏心中震撼却不太敢接手。直到那身后的马车上突然掀开了帘子,只见出来一个身形消瘦毫无人色的年轻男子,杨氏这才猛地变了脸。

    杜绍余!

    吱呀一声,周言词面无表情的走出来。

    周老四正要上前与杜绍余说话,却见杜绍余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特别是周言词靠近时,更是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他实在不想说,自从他被石狮子砸断了命根子,几乎每日每时每刻都处在噩梦之中。

    梦中周言词满脸苍白浑身僵硬,脖子上挂着三尺白绫来找他赔命。

    “你还敢来我家,你是害我家言言不够么!你们两个奸夫**!”周老三最先反应过来,当即就要冲上去把二人暴打一顿。

    只不过,被周言词大手一挥,给阻止了。

    顶着周家人的目光把银子揣兜里,这种事仿佛已经做了千百遍一般顺手。

    “这辆马车我也要了。”周言词指了指马车,本着雁过拔毛的美好品德,直接一口吞了。

    年轻妇人点了点头,似乎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无法解释,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杜绍余的倒霉就是与她有关。甚至他的残疾,他的噩梦,都与她脱不了干系。

    此刻她随口试探一下:“你若还有什么想要的,可来杜家找我要。”反正杜家就一个命根子了。

    周言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

    女子浑身一凛,看着周言词更敬畏起来。走时更是恭敬的鞠躬,才拖着杜绍余走了。

    周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为毛都一脸高深的看不懂的样子?你们不是仇人么?!!!

    此刻的周家人哪里知道,将来这种人会越来越多,一脸不可说不可说的高深样子,都一副自己捡到宝不肯告诉别人的模样。甚至来的人权势也越来越大,却无人知道他们到底来干嘛!

    可怜的周家人……

    “言言,那杜家不是跟你退亲了吗?那女子不是抢了你未婚夫么?他们来做什么?怎么还给你送银子,难道是良心发现了?”杨氏还没说话,周老四就霹雳吧啦说开了,一脸热络。

    一百两银子!

    “抓你的鸡!”淡淡一句,让老三牵着马便把东西卸下来收了。

    晚上,老宅那边开始闹腾了。

    满村到处找鸡,到处骂该死的偷鸡贼。

    到了周家门口,周家人解释不清这些畜生怎么来的。只能闷着头挨了骂,眼睁睁看着老太太骂骂咧咧抓了鸡回去。里三层外三层关了起来。

    夜晚,虫鸣鸟叫。仅有一丝丝月光洒落下来,隐隐能看见周家老宅墙头有东西晃动。

    一群群鸡鸭兔子,又开始越墙而逃。

    鸡笼子,都烂了个大洞。

    挡不住啊挡不住……

    此刻的的谢家,谢景修终于收到京中传来的书信。

    祖父又当爹了,父亲也当爹了,整个谢家都被怀孕两个字笼罩。

    恍惚之间,似乎隐隐想起一句祝你全家子孙满堂?

    谢景修,浑身汗毛耸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