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0章 鸡兔越圈逃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傍晚,周言词一家人准备去老宅了。

    自从分家后,那边基本上不来往。除了新年和节日走走,大多数两边互不打扰。

    老宅那边怕这家子打秋风,这边都堵着一口气不肯低三下四去丢人。

    若说对老宅还有点亲情的,估摸着就周成礼一个人了。

    “还是把家里那只鸡带上吧。难得去看一回爹。”周成礼看着杨氏,神色不太自然道。

    “响午那幼琳才拿了两只兔子走,这还带了几方点心,礼够了。”杨氏皱了皱眉,似乎自从周成礼没了劳动能力开始,她对周成礼的态度便一日日少了几分亲切。

    周成礼没说话,眉宇间有些失落。

    “带上吧。”周言词突的发了话。

    这里这么两只鸡始终孤独了些,让它们跟着认个门也不错。

    “三哥,再把鸡笼子扩大些。”说完便往兜里装了好些吃食,有些还拿荷叶包着,隐隐能闻见里边的香气。

    荷叶鸡。

    这些都是谢家送来的。

    周成礼点了点头,只以为她这是要孝顺爷爷和后奶奶,心中稍有宽慰。

    “够了够了,你爷爷吃不了那么多。你有这片心意便行了。多的留给你四哥带去文贤院,给夫子送上些中秋之礼,将来赶考时也有帮助。”周成礼还是望子成龙。

    周言词怔了一下?爷爷?

    “四哥欠我的卖身钱什么时候还给我?用卖妹妹的钱赶考,只怕是考不上的。”周言词看了一脸希冀的周老四。

    周老四瞬间冷哼一声变了脸。

    这还没当官呢,便有了大官的派头。

    周言词是个一根筋的,曾经那些人就是想借她的势,才被她一个个收拾了。如今重新为人,还能让他占便宜了?连根毛都是不可能的。

    便是从她身边吹过的风都别想占了去!

    杨氏脸色有些黑,周老四是她最大的倚仗和依靠,如今周言词竟然想毁了他?这丫头,白疼她那么多年!

    哥哥有出息了,她这妹妹脸上也有光,分不清好赖!

    一家子有些沉默,倒是五福村的村民瞧着都有些奇怪,平日里这周家还是很团结的。四个儿子各司其职,唯独周言词小小年纪养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脾气还有些古怪。

    外人怎么会知道,用命和名誉换回来的退亲钱,她连根鸡毛都没看见。

    老宅在村东头,那里离着五福村祠堂最近,这会儿却坐着几个老者在门口。

    “我倒是觉得陈家不错,几个儿子争气听话,媳妇儿和和睦睦,女儿又是巧慧贤良。选他,将来也有更多地精力造福五福村。”

    “陈家家境不行,依我看钟家小子有几分村长派头。家境殷实,家中田地多,管理五福村也有经验些。”一个老头子连连点头。钟家可是他侄孙家。

    “你们啊,这还有两三个月呢,急什么急,到时候这全村投票还能有错了?”

    周成礼几人打了招呼,便推门而进。

    “老村长年纪大了,要选下一任村长。选好后报告府衙,这就算过明路了。听说咱们那位二叔也打算参加呢。”周老三压低了声音给周言词说道。

    前些年上面改了规定,曾经村长都是委派,但对各个村不了解反而出岔子。后来改成各自村里选举,且还是不记名的,这也不招落选者恨,倒是大大促进了村里的发展。久而久之,村长便成了每十年选一次,六十岁后不得参选。

    选一次,基本上就是干到老。

    五福村老村长今年六十,就意味着要换新人了。

    周家二叔,便是后奶奶进门后生的儿子。后奶奶生了三个儿子。

    便是周老爷子都不敢对她说几句重话。谁让她三个儿子撑腰呢。

    村长?

    周言词眨巴眨巴眸子,此刻倒是并未放在心上。曾经她倒是院里隐形的院长。

    撇了撇嘴便跟着进了门。

    鹅卵石的地上跑着一群母鸡,此时正下了蛋咯咯哒的讨食吃。

    “奶奶,弟弟说要吃蒸鸡蛋。今儿捡了七个蛋,蒸两个给弟弟吧?再滴两滴香油……”进门时恰好见得周幼琳拉着一个面颊消瘦,但眼神锐利带着几分刻薄的老太太。

    “吃吃吃,就知道吃。打草喂兔子去,掉了根毛看我不撕烂你的皮。”老太太见有人进来,赶紧骂了一声,飞快的把鸡蛋藏了起来。

    周成礼苦笑一声。

    “大哥来了,快进来吃饭。昨儿你们家里来了贵客,本想叫你们来团聚,也没好意思打扰你们。今儿我刚从镇上买了酒菜回来,快来。”周明安热络的拉了周成礼进屋。

    周明安便是想要参加今年村长选举的二叔。

    “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这都是谢家送你们的,多客气。”田氏飞快的接过杨氏递来的袋子,只是还没打开便被老太太拿走了。

    田氏嘴角抽了抽,颇有些不悦。她是周明安媳妇儿,平日里颇有几分村长夫人派头。

    “老四进屋吃饭吧,你爷爷等你好久了。”屋里三婶张氏看见周老四眼睛亮了一下。

    几个儿子一一上座,唯独周言词被拦下了。

    “你们几个妮子去隔壁,老爷们喝酒吃肉你们掺和什么。”田氏道。

    只见男人那桌酒菜满满,一个高瘦老头斜坐在上位。

    侧屋放了张小桌子,都是周家姑娘和媳妇。

    老太太眯着眼睛坐在那里,周言词吧唧一声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老太太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那是你坐的位置么?女孩子家家像什么话,去厨房帮忙。难怪几次三番找不到婆家。”田氏眉头一皱喊了一声。

    “你找的好,找了这么个婆家。难怪上不了桌子吃饭。”周言词眼角都没给一个。

    “怎么跟我娘说话呢。”周幼琳上来就抢了她碗筷。

    你要坐就坐啊,坐着干看着我们吃。

    杨氏在厨房帮忙,只以为周言词还是跟以前一般,站在一旁老老实实吃饭。

    老实倒是挺老实,就是她拿出的荷叶鸡,糯米饭散发着一阵阵香气。

    引得一桌子人望着一桌菜,难以下咽。老太太一张脸跟便秘似的难看。

    你特么出门做客还自己带干粮?

    “我从不吃猪食。”周言词淡淡一句,这东西都是给我家小野吃的。

    周幼琳眼眶一红,手飞快朝荷叶鸡伸去,周言词拿起两根筷子,吧唧一声。

    手都给她敲肿了。

    “哇……”周幼琳,嚎啕大哭。

    两桌人,全都扭头看着她。

    门外的鸡,和兔子,正相携一起越圈逃笼。

    屋内老太太,只觉得眼皮子跳的厉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