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29章 胆敢惦记王的东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作为一家之主的周成礼,在中秋的第二天,被活生生气昏死过去。

    周家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虽然没有半个长辈帮衬,但靠着他一人,也是拉扯大了一家子。

    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了一些,但还供出了周老四这个读书人,这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事。

    可如今,这个当家人在周言词身上吃了个闷亏。

    这小女儿亲事一路不顺也就罢了,可如今这性子……

    “言言如今也太不像话了一些,老四将来考取了功名,她说亲也好说些。那些个退亲的,也不敢再胡来。她倒还好,不巴结着老四,还让老四还退亲的银钱。”杨氏给周成礼擦了身子,眉眼间有些不悦。

    周老四,是她最宠爱的儿子。在五福村里,哪家不羡慕她。

    “杨嫂子,你家这大野猪杀不杀?今儿一早镇上就有人来收咧。”门外几个妇人垫着脚往屋里张望。

    杨氏叨叨完赶紧出门,把水泼在青石板的地面上,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哎哟,你家老四现在可出息了啊。昨儿晚上咱们可看见了,谢家拉了好大一车东西来。都来给你家老四送礼了,老四还从谢家马车出来,你家老四可真有出息,五福村可是顶顶头一份儿。”王大娘手上拿着花样子,身后的小姑娘红着脸低着头不吭声。

    几个妇人瞧着那小姑娘,嘴角都不由瞥了瞥,倒是也动了些心思。

    周老二在屋里瞧着,心中暗喜。

    自古以来长幼有序,老大娶了亲,可不就是还剩他了么?

    “哎哎哎,这可是谢家送来的吧?这缎子我在绸缎庄见过,就这么一小匹,能抵得住咱们一个月口粮呢。这老四怎么就入了谢家的主了?”张大娘满脸羡慕,这镇上谁不知道谢府的存在。

    每年冬天施粥赠衣,可有些威名。除了传遍全国的衰命,令一半就是谢家的大善之家了。

    杨氏嘴角扯了扯,望着墙脚那堆东西却不敢动。

    无他,只因全都堆在大野猪身旁。

    “几位伯娘谬赞了,伯跃哪担得起这么大夸赞。娘,把家里点心给几位伯娘包一份吧。”周伯跃恰巧出来,也没解释谢家其实是送的给周言词,就这么混过去了。

    杨氏拳头紧了紧,眼神扫过那堆节礼却不敢去动。只能拿了昨夜提前收好的点心,心里肉痛得很。

    这些,她本来是偷偷拿去给娘家赔罪用的。几个儿子不能真没了活路。

    此刻周老四发话了,她就是再舍不得也不敢说什么。

    几个伯娘笑的更加合不拢嘴。

    “我们就知道老四最出息,想当初你家接连生了几个儿子,一眼就能瞧出老四与众不同。这生来就是读书人的命。”几人争相说着好话,听得杨氏眉开眼笑。

    倒是周老二在屋里冷哼两声,一家子勒紧了裤腰带让他读书,能不出息么?

    却是忘了曾经每个都有机会,只不过各个都不是那块料罢了。

    “大嫂在不在?爹昨儿等你们过来团圆过中秋,你们怎么不来啊?爹带着咱们等了整整一宿呢。”门外周家老宅那边的来人了。

    听说周家那群穷鬼得了谢家青睐,竟是也不送些来!往年中秋节还送只鸡做礼呢。

    杨氏面色一僵,周成礼还有个妹妹早就嫁了出去。老宅那边便是继母所生的几个兄弟,但向来不亲近的。

    分家的时候,周成礼几乎净身出户。

    这倒是厚着脸皮打秋风来了。

    “娘,有兔子,你看两只兔子。”一道女声惊喜叫道,在杨氏还未来得及张口的时候,便飞奔过去抱了两只兔子在怀里,虽然半大的兔子,看也能吃两顿了。

    周幼琳今年十一岁,但长得圆圆滚滚。旁人圆圆滚滚透着娇憨可爱,她圆圆滚滚透着一股子油腻。

    就像一个刚从油锅里炸出来的大油饼。撒上几粒芝麻都能出锅那种。

    曾经时常仗着体重欺负周言词,原主没少挨她的打。

    “幼琳快谢谢大伯母,这两只兔子回去娘给你养着。你奶奶还养了一窝兔子,有十好几只呢。”田氏扯起一张笑脸,顿时把杨氏堵住了。

    她奶奶养的兔子,也就过年才准杀一只,平日里碰都不准碰的。

    “幼琳妹妹喜欢就送给你了。”周老四眉头皱了皱,却不知那兔子是周言词的东西。

    敢动周言词的东西,大概是活腻了!!

    周言词默默从门后站出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兔子,一句话都没说,但那阴郁强大的气息却是让众人全都注意到了她。

    周老四浑身一寒,似乎又想起周言词要给她讨个野猪当媳妇儿的话。

    特别是猪棚那边野猪望着他,总有一阵诡异的感觉,类似于情意绵绵?

    他心下一阵恶心翻涌。

    “言言你这丫头吓死个人,走路没声没息的。对了,婶儿娘家有个侄儿,你放心,那侄儿除了年纪大些,其余样样都好呢。”田氏笑着道。

    “怎么不把你女儿嫁给他?肥油不流外人田。”周言词眼珠子都懒得动。

    这话堵得田氏心口一紧。周围几个绣花的妇人噗嗤噗嗤笑出了声。

    “得了,我也不跟你说了。爹叫你们晚上来老宅,兔子我拿走了。”田氏眼神一扫,母女二人便脚下生风的跑了。

    心下倒是把周家那堆东西惦记上了。

    周成礼对他爹还有些心软,他是一家之主,只要他同意还不是好说。

    田氏美滋滋想道。

    丝毫没想到,这一家之主的位置马上就要易主了。这一家子骨头都要打断敲碎重新摆正了。

    “让你家成礼嘴巴紧点,别什么好东西都想着那边。几个儿子女儿都还没说亲呢。”几个妇人见有些变天,赶紧收拾了东西站起身。

    也不知怎么突然刮起了大风,家中的粮食还没收呢。

    杨氏送客后心想,嘴巴紧点?这些东西咱们一家都还只看得见摸不着呢!

    眼神瞄了瞄周言词,只见她目光沉沉的望着远方,她的兔子消失的远方。

    “三哥,收拾个大兔笼子吧。咱们家兔子要开枝散叶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