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28章 镇宅之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老四过了十多年中秋,今年注定是难忘的一次。

    曾经,他是周家的希望,甚至周成礼这个当家人为了他的束修,宁愿让一家子吃糠咽菜也要满足他。

    周成礼苦了一辈子,经常说要供个读书人出来,到时候帮帮哥哥妹妹。

    在这个时代,经常是一家子砸锅卖铁供养一个读书人,但是那个读书人有义务和责任帮兄弟姐妹。因为他占用了全家的资源。

    周老四是几个兄弟中最有天分的,当然也只是在这四兄弟中而言。

    这也让他在周家有着超然的地位。甚至随着他年纪越来越大,说话也更有分量。

    比如,周言词第三次亲事便是他一手促成。

    更比如,他对周言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杨氏恐怕也是知晓几分的。疼爱女儿是一回事,但真的涉及到周老四的未来,这孰轻孰重立马见分晓。

    周家疼宠她,从来不让她做任何事,是真的。

    但在儿子面前,女儿的一切都要退让,也是真的。

    甚至在未来的后世,也有不少这样的父母。周言词对此嗤之以鼻。并且,也是亲身经历过。

    “言言,你四哥是读书人,身体弱。这若是吹上一夜可不伤了身体,你这孩子,还跟自己四哥置气。你四哥那些同窗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们家可怎么办。”杨氏被周老三拖进屋。

    大门哐当一声关上,只留下外边低低的咒骂声。

    几个被波及的同窗脑海里一万句草泥马飞奔而过。今晚真是见鬼了!!

    “你以后迟早都要嫁人,将来还是要靠几个哥哥给你撑腰。你四哥最有出息,你这傻孩子,快把你四哥放进来。赔个罪,你四哥不会计较的。”八月的天已经有些凉了,杨氏此刻竟急的满脸是汗。

    周成礼神色有些失落,嘴唇动了动,但在小女儿冷静的发毛的眼神中,竟有些不敢吱声。

    “你觉得谁能撑我的腰?”周言词冷冷问道。

    一如当年院长对第一次来到精神病院的她说,这里他做主,他说了算。

    然后当晚,她便带着十二个粗壮的病兄把院长扒了个干净,还放院里的池子里洗洗刷刷,很冷静的问道,到底谁做主……

    杨氏突然打了个寒颤。

    “我第三次亲事是他牵线的吧?也是他嘴贱的?”周言词始终无法忘记原主脑海里那一幕。她虽然脑子不大好使,但爱憎分明。

    被退亲,隐晦叫她用身子留住杜绍余。

    她拒绝后还引来讥讽和嘲笑,当时,杨氏绝对是有听见几分的。但她不敢拂儿子的意,什么话也没说。

    “你四哥是看走了眼,本想给你介绍门好亲事。言言娘给你解释多少遍了,不要在外提这些。你四哥马上要考取功名,这些以后再说。”杨氏有些烦躁。

    周言词扫了她一眼。

    身后周老三眉头一皱,像个炮仗似的。“他对你说啥了?你别理他,他就是个干吃饭不做事的,你当他不存在好了。”

    周老三很看不起老四。什么都不会做,会读书有个鸟用。家里都快被他读垮了。

    “我退亲三次,别的不说了,他挪用我的上吊钱总归是该还我的。让他三日内还我。不然我给他娶头野猪做媳妇儿。”周言词直接甩下一句。

    然后让老三把谢家送的所有节礼搬进自己屋,一点都没留在外边。

    “言言,谁给你的胆子这般……”

    一个眼神扫过来,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

    那双眼睛仿佛在说,你继续啊你继续啊,信不信我把你甩出去跟猪过?

    “开饭!”周言词大刀阔斧的坐下,手一拍,淡淡一句。

    身后周老三竟是一点犹豫都没有便开始盛饭。

    在精神病院练出来的气势。那独属于青山之王的气势!

    特别是她那眼神一扫,几人都吧唧一声坐下,竟是半点也提不起反抗的心思。

    真是怪哉!!!!

    桌上是冒着热气的红烧兔肉,里边还有山上捡的野菌。还有镇上买回来的卤猪蹄,卤的晶莹剔透冒着红光,看着格外有食欲。

    周言词徒手抓起一个,啃的满嘴是油。

    杨氏正想给周老四留下些,便听她今晚格外霸气又诡异的女儿道:“吃不完的全给猪猪。”

    猪嘴下夺食,谁有能耐谁去。

    周成礼和三个儿子总觉得心里毛骨悚然。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女儿那眼神扫过来的时候,他们竟是不受控制的坐下,吃饭,半点都没吭声。

    他们哪里知道,周言词极其愤怒的时候,甚至能产生几分言必行的效果。

    她言,你行。

    周家今晚诡异的安静。吃完晚饭唯独她一个人还有闲心赏个月,甚至还当着周老四愤怒的目光把剩下的东西倒给了猪!

    总管神色阴郁,似乎他上次踢到一块滚烫的铁板了。

    心里倒是盘算着要想法子把周家这只野猪解决了。

    “你这个妹子倒是强势,小小一个女子,竟是还让你一个读书人受委屈。”总管适时的火烧浇油,引得周老四越发愤怒。

    “总要清算这笔账的。”

    野猪吭哧吭哧放了个臭屁,尾巴一扫,拉了一坨臭东西,直接拉到他们两人面前。

    啊呸,猪都不信。

    第二日一早,野猪才幽幽的回了门后睡觉。谢家的马车顺带着几个读书人,直接狂奔而去。

    一群来看热闹的村民都笑道周家走运了,得了贵人青睐。

    此刻的周家却紧闭房门。

    周成礼软软的倒在病榻前,一家人都站在一旁。

    “言言,你过来。”周成礼拿了一根筷子给她。

    周言词看着他。

    周老四看懂了含义,眼中一抹冷笑闪过。面上却不动分毫。

    “掰断它。”周成礼是从教书先生那里学来的,也亏得曾经他娘还没死的时候送他念了几年书。

    周言词轻轻一折,断了。

    周成礼又拿出三只筷子递给她。

    周言词轻轻一折,断了。

    周成礼面上带了些笑意,这孩子啊,他最心疼这最小的女儿,但也明白如今自己不再是一家之主,只怕护不住她。将来还是要靠几个哥哥,若是跟哥哥们生了间隙,她只怕要吃亏。

    拿出一捆筷子递给她,周言词接到手里都要两只手才能拿稳。

    周老四轻哼一声,现在知道兄弟齐心了?现在知道要依靠他这个兄长了?坐看周成礼教训周言词。

    周成礼已经在脑海里想着怎样让女儿明白道理了。

    周言词怔了一下,掂量着一大捆筷子。

    “咔擦咔擦卡……”

    整齐的折断声。

    “你到底要做什么,直接说?家里筷子用不完了?”周言词皱了下眉,你脑子长包了么?一大群人就围着看我折筷子?

    周言词撇了撇嘴,扭头就走。

    一家子神经病!!!!

    周成礼看着满地断成两截的筷子,僵在当场。连周老四嘴角的轻笑都定住了一般。

    说好的说教呢?!!

    周成礼蹭的从床上站起来,眼珠子瞪得老大。手哆嗦的停不住……

    “老周老周……”杨氏一声急呼,周成礼竟是让她气晕过去。

    跟精神病认真,你就输了!

    周言词:我就不信掰不正你们这家人了!想当年镇院之宝可不是闹着玩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