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27章 有事跟猪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四郎从马车上跳下来。

    还上前扶住了总管,那总管扫了他一眼,倒是觉得这个读书人挺识趣。

    就是怎么看,都觉得有点眼熟。仿佛在哪见过似的。

    “把东西清点一下卸下来,动作轻点。”总管淡淡的吩咐了一声,小厮赶紧把节礼搬下来。

    周四郎眉眼间带着几分笑意,方才在马车内他几次与总管交谈,总管似乎都显得有几分热络。

    就是忘了问问谢家为何要给自家送礼。

    周四郎颇有些懊恼,但想想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一家子都是紧着他的,若是与谢家有什么干连,那也是他周四郎的服气。

    “四郎,你这孩子便是有一身读书人的傲骨也不能这样糟践自己。你看看这都何时了,非要一路吟诗作对回来。你这些同窗只怕都饿坏了。”杨氏吱呀一声打开大门,满脸的心疼和埋怨。

    正要开口质问的周四郎登时怔了一下。

    身后几个同窗有些傻眼,谁谁谁特么要走一两个时辰吟诗作对了!

    这辈子都不想吟诗作对了好么!

    “伯母。”几人正要上前,却见方才还笑吟吟的杨氏目光触及他们身后,猛然间变了脸色。

    身形瞬间僵硬,眼中怒火燃烧起来。

    “你还敢来我们家!”一声怒斥,杨氏犹如发了疯的母兽,整个人都变得尖锐又敏感起来。

    周四郎今日好不容易涨回来些面子,都在杨氏这一声中突然破裂。

    “娘,你做什么?这是谢家来送中秋之礼的总管,莫要失了礼数。”周四郎微微拉了杨氏一把。

    杨氏一个没站稳差点一个踉跄倒地。

    “老四,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听到声响跑出来的周大郎语气有些冷。身后老二老三,周言词全都出来了。

    隐隐还能看见昏暗的灯光下扶着桌角走路的周成礼,以及传来的咳嗽声。

    “他是仇人,是我们周家的仇人。就是他打伤了爹,就是他伙同杨万福伤了爹!”周老三厉声道。

    总是憨憨厚厚的年轻人带了几分火气,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总管脑子里轰的一声,总觉得忘了什么,这一刻突的全都想起来了。

    是周家。

    他与方招媛有些不可说的联系,上次杨万福找到他跟前要辞退周家几人,他自然毫无二话。

    毕竟,他给杨万福的儿子戴了绿帽子。

    屋里周成礼一瘸一拐的走出来。面色有些发白。

    “赶紧离开我们周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不管你送什么东西,我们周家都不稀罕!”

    “赶紧滚,别让我动手。”周老三撸了撸袖子。

    吓得那小厮连连摆手:“别别别误会,这是我们谢姑娘,谢府大姑娘送来给周姑娘的。若是你们不收,我们交不了差。”小厮有些紧张,谢姑娘便罢了,谢公子可是极其严厉的人。

    如今这谢府里但凡谢公子皱个眉头,大家都要战战兢兢。

    “给谁?”周四郎转头诧异问道。

    “给周姑娘啊。咱们小姐点名要给周姑娘送中秋之礼,还邀请周姑娘有空去府里坐坐。”小厮是谢公子跟前伺候的,倒是有几分脸面。

    自然知道这谢姑娘对周言词颇有好感。

    总管心里沉了沉,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咱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可以谈,只怕是中间出了什么误会,被有心人利用了。这节礼是咱们小姐送的,咱们之间的事另算。”

    总管心里咯噔响,倒是暗暗把那杨万福骂了两句。

    周家万万没想到竟能与主子扯上关系。

    “娘,有什么事情过了节再说吧。兴许中间有什么误会,坐下来说清楚便是了。”周四郎沉声道。眼神扫过去,隐隐看了杨氏一眼。

    顿时把杨氏满腹怨恨都堵了回去。

    周成礼面色发紫,拳头捏的死紧。

    “今儿劳烦各位送礼来了,请进屋坐坐,家中略备了薄酒。”周老四拱了拱手,在周家,向来什么都是听他的。

    读书人为大。

    周家一行人都沉着脸,其中若不是周老二拉着周老三,估计拳头就送上去了。

    周言词默默扫了众人一眼。

    给我送东西,关你们毛事?

    “东西搬进去。搬完就走。”微微侧了下身子。一副淡漠的样子。

    “胡闹,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周老四呵斥一声。

    杨氏眉头皱了皱。

    周言词抬眸,一双眸子毫无波动,黑黝黝的眼珠子在月色下竟有几分骇人。

    “东西送你的么?你能做主么?不是送你的你说什么?跟你有关系吗?”码的,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如今坟头都长草了。

    周言词立马顶了回去。

    “周言词,你放肆!怎么跟我说话!”周四郎从未被人这般落过面子,更何况还是区区女流之辈。

    向来心高气傲,连周家都看不上的他,此刻勃然大怒。

    若是能与谢家交好,他将来前途无量。不识抬举的东西!

    几个同窗面面相觑,倒是有些尴尬。

    周言词当即有些认真起来,站直了身子,很是严肃的模样。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发怒了。

    “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是废话,因为我压根不会听。你有什么意见,对我的代言猪说!你看看它答不答应。”

    周言词在众人呆愣的眼神中,砰的一声,踢开大门。

    吓得杨氏心肝子都猛跳了两下。

    “猪猪,来。你跟它好好聊聊,聊清楚了再放他们走。”清脆的嗓音极其认真,认真到让人怀疑她的精神状况。

    你,真的还好么?

    好不容易摆脱野猪的几人…………

    不过眨眼间,刚下马车的一群人,又重复了之前的尴尬局面。

    同窗:谁能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兜兜转载为毛还是在被野猪威胁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一片寂静。周老四,整个人都不好了。

    野猪默默的与他们深情对视,深情一眼挚爱万年的凄美气息弥漫开来。

    可惜,他们只感觉到绝望。

    “言言,别胡闹,这是你四哥和客人。快把那畜……”

    “娘,你跟我的代言猪说。”周言词手一摆,立在半空中,霸气的很。仿佛背后还有万千小弟。

    只可惜,小弟没有!

    猪,有一群!

    恰巧,野猪抬起硕大又明亮的眼眸看过来,又黑又长的浓密睫毛扑闪扑闪。

    杨氏腿肚子一哆嗦,直接跌坐在地。

    这个中秋,跟猪过?

    看着自己骄傲的儿子,杨氏不知为何,竟冒出这个想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