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25章 猪猪,过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府今儿从上午得到祝福开始,整个谢家便忙的人仰马翻。

    本来说好给周言词送去中秋礼物,也迟迟没出门。

    “今儿是什么日子,马棚那边说马都要下小崽子了。”

    “买来要杀的猪居然是带崽的?

    “行了行了,散了吧。今儿我看你们是闲得慌,大小姐还是个姑娘家,这些话当心入了她的耳。污了她的耳朵仔细公子扒了你们的皮。”老管家神色阴郁,显得那张和蔼可亲的脸也有些刻薄起来。

    “管家,公子请您过去一趟。”小丫鬟细着嗓子,袖子下的手隐隐有些紧张,抓着袖角指甲都泛白。

    老管家嗯了一声,略有些猥琐的眼神从那小姑娘小笼包似的胸口掠过,只见那小丫鬟顿时浑身一紧,吓得身子怔了一下。

    那小可怜的样子惹得老管家当下便多看了一眼,不经意间捏到手上的书信,顿时又冷哼一声沉了脸。

    他已经是年过半百的知非之年,孙女儿都有方招媛那么大了。

    方招媛是他干女儿,前些日子嫁给了杨万福家的儿子杨钊。这还是他牵的线呢。

    只不过捏着怀中方招媛传来的书信,老管家顿时烦躁了几分。

    这谢家到底是中了什么邪!谢家到处传来怀孕的消息也就算了,连养的猫猫狗狗都没能幸免于难。

    如今……

    方招媛有身孕了。

    那孩子到底是谁的,这老管家也摸不清。方招媛身子早就是他的了。

    后来与杨钊也经常早出晚归,甚至有几次他还隐隐在方招媛脖颈间看到了红色的吻痕。这孩子到底是谁的,那就不一定了。

    思索间走进了谢家正厅,眉目清俊的大公子浑身透着几分凛然之气,身旁还站着一身水蓝色长裙的谢小姐谢莹蕙。让他瞬间收了心神。

    谢公子说一不二的主,又厮杀了几年回来,去年过来时还杖杀了几个奴才。

    “公子。”老管家弯了腰。

    “老管家,你府上没人有喜吧?”谢莹蕙捂着嘴轻声开着玩笑。

    “蕙蕙不许胡闹,你是个女儿家。”谢景修瞪了她一眼,惹得谢莹蕙噘着嘴挑了挑眉毛。似乎在说,瞧瞧你这个老光棍!

    “小姐说笑了,奴才这一大把年纪了,孙女都该出嫁了。”管家拭了额间的薄汗。

    “你去给上午那个小姑娘送中秋之礼去吧,还加些东西,莫要失了谢家身份。你上午不在府上,待会去找人问问地址便可。”谢景修扶了扶额角,这一天他光是听报喜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

    他哪里知道,因着京城那边报信离得远,还有一大波报喜,正在到来的路上……

    他爷爷,他爹,都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仿佛在无声的嘲笑,他这个弱鸡,连个媳妇儿都没有。

    老管家愣了一下,似乎对谢景修这般郑重有些不解,但也没多问,赶紧下去差人吩咐了。

    身后。

    “哥,你信我的吧,我真觉得那个小姑娘好灵验的。以后拜菩萨倒不如去找她算了。”谢莹蕙笑的见牙不见眼,转头也不理谢景修面无表情的样子,直接躲后院去了。

    他们两兄妹是不过中秋的。连带着谢家别院也不会过。

    但在京城谢家,却是一年不落的。便是每年中秋谢莹蕙都是一个人在后院独过,谢家也依然过中秋。

    她娘的忌日,还是被那女人踩着未寒的尸骨进的门。她如何能吃得下?

    但她爹总共有十二个女儿,这些年更是有意无意忽视她,便显得日子更加难过了。

    “今儿全府食素。中秋之礼照往常的两倍。”谢莹蕙吩咐道。

    底下丫鬟顿时乐得眉开眼笑。

    “这几日我有些事要出门,你在府中,好好保重自己。”谢景修顿了一下,知道她长这么大没什么好姐妹,心中也有些黯然。那时,他实在太小了,什么都做不了。

    虽然这别院清静了些,但只要不与那些人接触,她乐得自在。要是有个人能横空出世来管管谢家就好了。

    谢莹蕙叹了口气,也不知谁有那么大能力改变谢家。光是谢家的倒霉运,就不知克死多少人。

    谢家的节礼装的很是丰富,满满当当一车。等出门时天都快黑了。

    此刻,谢家马车和五个读书人被野猪堵在路上,当真是欲哭无泪。

    “谢家最是仗义,多谢管家救咱们兄弟五人出苦海。”何秀才率先开了口,堵住谢家马车的退路。

    废话,这可是要命的。野猪,野猪啊!

    几人还未爬上马车,便听得一阵急促的喊声。

    “老四,老四。是不是你老四?”周老大焦急喊道。

    点着的火把由远及近,三人的身影不多时便出现了众人视野中。周老四顿时松了口气。

    “我大哥来接我们了,我三哥是打猎的好手,定能护咱们周全的。”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有些心虚。

    周老大住了脚步,望着那月色下目光不善的野猪。心口咚咚咚直跳。

    “老二,你带言词退回去,快,趁它不注意,带言词回去。”周老大霎时白了脸,随即沉声吩咐道。

    气得那头的周老四差点咬碎牙,来得是周老二就算了,老大还让他回去!

    但他此刻偏生又不敢说话惊怒了野猪,只是心中暗暗对几个本来就看不起的兄弟又多了些不满。

    周言词呐呐的看着野猪,野猪似有所感,猛地转头看着他。

    那一转身,吓得前后几波人都浑身一震。

    那猪一转头便撞进周言词眼里,一人一猪,在月色下深情对视。

    对视良久,久到地久天长一般……

    一群人全都僵在原地不敢吭声,傻傻的看着她们。

    “噫……”王之州抹了把浑身冒起来的鸡皮疙瘩,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为毛他从中看出了一股浓浓的深情?可怕!!!!!

    更可怕的是,只见那看起来身娇体软的姑娘朝着那锋芒毕露的黑毛獠牙大野猪轻轻一挥手,声音轻柔:“猪猪,过来……”尾音还带着几分娃娃音。

    这一刻,众人仿佛听见了膝盖碎裂的声音。

    妹纸,我给你跪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