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20章 少女,你经历了些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这女子,就算杜家有错,你也不应该把气撒在孩子身上!他都是被你们折磨成这样的,况且你自己也说了,是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人在你肚子里,别人还能逼你不成?赶紧把孩子放下,你还要做什么孽!”一老大爷看的心凉,见那孩子哭都要哭不出来了,气得怒口大骂。

    “滚开!我的孩子要你管!”女子双目发红,俨然一副疯狂模样。

    只见她高高举起孩子,众人全都惊怒一片,纷纷怒目而视。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恶妇。你们做的孽却要孩子来承担!”旁边有人怒斥。

    正当惨剧要发生之际,杜家大门,却吱呀一声……

    打开了。

    杜公子站在门内,脸上没有了之前周言词看到了温和笑容,似乎之前搀扶着大肚女子的温柔全都是假的。

    杜公子长得一副文弱书生样,但实际也确实是个书生,甚至与周四朗还是同窗。

    当初两人能定亲,周四朗有着不可或缺的缘故。

    杜公子平日里喜好单纯可爱的女子,嘴上更是经常调笑女子,周四朗不是不知。但杜家是镇上有名的大户,杜家又得这么一个男丁,独苗。

    那周四朗几次有意出现在杜家,几次三番提及自家四个儿子才得了一个妹妹的优良基因,那老太太不禁有些心动。

    满脑子的开枝散叶。再见得周言词长相,虽然身形偏瘦弱,但天庭饱满面颊总是带着几分红润,暗中找人相看了,果真是一副好生养的模样。

    杜老太太很满意,周家人只以为被天大的好运砸中了脑袋,殊不知其中有周四郎的暗中牵线搭桥。

    甚至傻乎乎的原主周言词,根本不知道在杜家要退亲的时候,她的好四哥曾经暗暗透露过什么。

    她不懂。

    后来退亲,周四郎与杜公子也断了联系。

    此刻杜公子一抬眼,便见得周言词站在不远处,似乎在瞧着热闹。心下暗暗一喜。

    似乎那周言词又变得好看了几分,也说不清哪里不一样,但那含苞待放不谙世事的样子,让他心中微热。

    “你到底要胡闹些什么!我杜家从未承诺过你什么,是你非要扒着我杜家不放。前些日子已经给了你一百两银子,够你吃一辈子了,带着你生的儿……东西滚出去!”杜公子满脸厌恶,哪还有前些日子的温文尔雅。

    有些人好看的皮囊下不知有着多肮脏的内心。

    “东西?我生的什么东西?你说是什么东西?你说过我生下儿子就会娶我的,你当初还退了周家的亲事,不就是想要我肚里的孩子。我现在生下儿子了,你不能食言!”她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如今连儿子都生了,若不是杜家一直说会娶她,她早就被沉塘淹死了。

    “你这是栽赃陷害,不知在哪大了肚子还诬赖在我身上、你看看你生的那玩意儿,有我半分模样么?我与周家退亲那是意外,我心中最是中意周家妹妹,明日便上门提亲!”杜公子被那年轻女子血红的眼神吓得有些心惊,赶紧离她远了几分。

    “你好狠的心呐,姓杜的,你好狠的心呐。那么多个花前月下,你就是这么骗了我的身子,骗我生了你的孩子。你好狠呐!”女子咬牙切齿,一口银牙咬的稀烂。

    周围人多少对杜家都有点印象,那家子不道德,那女子也不是个良善的。

    “周家妹子,前些日子是我被小人蒙蔽了眼睛,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明日我杜家便亲自登门谢罪,重新提亲。“杜公子直接远远对着周言词一笑,直接堵了那年轻女子的念想。

    众人一怔,全都转头看着那粉衣小姑娘。

    周言词默默解了腰带,不少男子都亮了眼睛。

    那白色腰带,杜公子怎么看都有些眼熟。咦。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只见周言词拎着白绫便站在杜家大门口,垫着脚,不停的往房梁上扔白绫……

    …………

    “你别担心,很快的。你记得去通知下我几个哥哥来殓尸,反正你要娶,到时候墓碑上我允许你刻杜绍余之妻。横竖我也不会爬起来找你不是?”周言词很认真。

    “这自缢也是有诀窍的,有些人掌握不好技巧,吊上去很久都不会死,这双腿不停的蹬,一点点的扯断喉咙都没有断气,反而受尽折磨。还有这个结,你看你看,要这样才不会上吊到中间散开。你们这些人都没有经验……”周言词熟练地打结试试高度,那孰能生巧的样子,看的众人一愣一愣的。

    猛地……

    杜家公子似乎想起什么了!

    完了完了,惹大祸了!!

    杜公子脸一下子便煞白一片。

    脑海里猛然想起跟周言词退亲后发生之事。前些日子他也跟着去了五福村,周言词,可不就是这样一根白绫吊死在人家门前?

    回家后还杜老太太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去招惹周家人,就怕她哪天想不开要吊死在杜家门前。如今……

    “那那那个。你……我,你别冲动。我家房梁不结实,真的不结实。不不不,我方才说笑来着,你别当真啊。”杜公子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我这是造了哪门子孽,遇上两个女子,特么就没一个正常的!!

    杜公子感觉自己摊上事儿了,一个抱着孩子一脸绝望满脸死志,一个抓着白绫一言不合就打算吊死上去。而且,还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模样……

    哎哎哎,为毛旁边那抱着孩子的女人在很认真的学习打结?

    “其实上去前最好别吃东西,有一次我就吃了大亏啊,吃的饱饱的,吊上去那胃里恶心的紧。遗憾的是没死成,醒来就吐了。”

    “我严重怀疑我失败是因为吃太多了。”不然那房梁脆弱的跟大饼似的,咔擦就断了?

    年轻女子听得认真,老师傅周言词不计前嫌教的认真。

    那一副过来人的高姿态,看的杜公子以及凑热闹的百姓头皮发麻。

    少女,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