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9章 八卦中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曾经在精神病院发生过一起特大惨案。

    那会周言词能力初暴露在众人眼前,那些人不是没起过别样的心思。

    在巨大的财富面前,没有几人能维持心底那点仅有的良知。都在金灿灿的聚宝盆下有了片刻的迷失。

    至于为什么是片刻,那是因为周言词没给他们机会!

    她的祝福能力很强,很强!

    那会第一个开始相信她能力的人,是负责她的护士。那护士刚经历离婚的打击。

    护士为他心力憔悴还掉了孩子,工作多年的积蓄全被前夫带走了。

    小三还带着前夫来精神恍惚的她面前耀武扬威,并且打击她胸小飞机场,说她只顾工作一张脸成了黄脸婆,甚至前夫还对着小三说了许多床榻之语,都拿来打击她。以及最致命的一点,她的孩子流产是小三故意刺激的。

    可谓是渣男贱女天生一对。

    当时痛苦的护士来到她面前,就说你要是真的像传闻那般神奇,就让那对渣男贱女如愿以偿吧。

    她不是不让我生下孩子么?就让她生,让她生!生到死!

    护士有些狰狞,周言词看着她念了两遍,让她生,生到死!

    护士本意是让她难产而死,而她这家伙怎么搞的?

    小三只要一有同房生活,立马怀孕!立马怀孕,真的是生到死!!!!

    任何措施都没有半点用,就像所有措施对她都失灵了一般。

    甚至孩子都是一个生到年头,一个生到年尾。且不断重复这样的日子,连那男人都害怕了。

    据说到周言词死的时候两人已经有了六个孩子,那小三瘦的跟皮包骨头一样,那男人就跟被榨干了似的。也不知这一生要生多少个孩子……亏得有研究不孕不育的医院替二人无条件收养孩子,让代价就是像小白鼠似的拿去研究药物。

    她的祝福威力巨大,且还会翻倍,但翻倍过程中会出现什么偏差,那就不知道了。

    比如谢家?七十岁的老太爷还能当爹?并且有医术高明的大夫诊断,这胎还是双胞胎!

    谢侯爷丝毫不知,自己即将有两个妹妹出生……

    以及他一大堆一大堆女儿……

    鬼知道谢家走了什么运,反正谢莹蕙知道真相后眼泪掉下来。

    许多年后的周言词,也很想扇今天的自己一巴掌……多子多福……

    “哎哟你这小姑娘就是不贪心,若是我啊,定说的那谢家都没钱买米。”有人拍着周言词胳膊,怎么不多说两句呢。

    “这马上过冬了,下雪封了山,多说两句今年一家子都好过。”有人遗憾的拍大腿,好像自己错过了一般。

    一群人见周言词呆呆的没什么反应,只当这小丫头是自己后悔去了,众人心里这才好受一些。

    你不难过,我们都觉得难受,看你难受我们就好多了。

    谢家处在镇上最中心,四面八方都能到达谢家,据说这位置是当年谢老太爷选的。当年来了个游方道士说,这五福镇能给谢家带来天大的机遇。为了让贵人遇到谢家,就修了这么一条四通八达的道路直达谢家。

    “说多了他们生不起。”周言词垂眸低声道,看到好酒好肉上,还是不把你们生破产了。

    谢家:我还要跪谢嘴下留情?

    “老天爷啊,你要为我们母子主持公道啊。”

    一群人正经过一户人家门前,便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个身穿白色衣裳的女子抱着襁褓的婴儿被人从门里推了出来,直接一个脑门着地,磕的孩子都大声啼哭起来。

    “造孽啊,这是做什么?还抱着孩子呢。”有人不忍心,几个妇人赶紧把她搀扶起来。

    “你这身子这么虚弱,莫不是才生了孩子吧?有什么都别跟自己和孩子过不去,赶紧回家去吧,别把孩子……啊!”妇人拉着她,眼神不小心扫到年轻女子怀里的婴儿身上,顿时吓得一个激灵嗷的叫了起来。

    身子灵活的跳开,那年轻妇人抱着孩子又晃荡了一下,好在没倒下去。

    “怎么回事啊?胡大嫂。你这一惊一乍的要吓死人,这杜家怎么回事啊?怎么把孩子都往外赶?”有人多问了一句。

    “不是说杜家小公子要当爹了么?前几日我还看人挺着大肚子,哎哎哎,小娘子这不就是你么?”众人这下惊奇起来。

    杜家悔婚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这小娘子和杜老夫人很是高调的到处喊,杜家后继有人,要生儿子了。这,这小娘子可不就是前段日子挺着大肚子的女人?

    谢家门口收拾东西的家丁见外边熙熙攘攘,有好事者也趁主管不注意跑了过去凑热闹。

    年轻妇人脸色通红,眼泪包都包不住,吧嗒吧嗒直掉,也不知是后悔还是痛恨杜家的心狠。

    “小娘子,你这是男孩还是女孩儿啊?”

    这话一出,那抱着孩子的女子干脆直接大哭起来。婴儿也啼哭不止,惹得众人注目。

    “死老太婆,你好狠的心啊。这可是你亲孙子,那些药都是你逼我喝的,你说喝了就能生下杜家孙儿,就能娶我过门的!你害了我,你害了我!”女子一手抱着孩子,一边爬上前去使劲怕打着门。

    头上还有血迹隐隐渗透出来。

    声音一次比一次凄厉。

    “你看看你孙儿啊,你看看你要的孙儿啊?你害了我啊,大夫说这本来就是男婴,是让你给害了!”女子声音尖利,看那意思感觉自己没有一点错。

    甚至她还一把扯开襁褓,三两下把孩子扒拉个干净,浑身就这样光溜溜的暴露在众人眼前。

    农历八月的天气已经转凉,傍晚更是带了几分凉意,可怜的小婴儿冻得浑身发抖。连哭声都微弱起来。

    众人看了一眼便哗然,惊怒之余却又怜悯那孩子。

    “杜绍余你给我出来,你的孩子你不要了吗?是你说会娶我的,是你毁了亲都要娶我的!你亲自毁了订的亲事都要娶我,你忘了吗?”女子声声泣血,那孩子被她狠狠抓在怀里,哭的格外凄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