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8章 威力巨大的祝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让一个精神病人单独外出,会有什么后果,没有人知道。

    周二郎早把杨氏的叮嘱忘在脑后了。

    “千万要看住你妹妹,千万要看住你妹妹。买东西是小,先把人看住了。”杨氏不知说了多少遍,毕竟上次她出门就给人整了个花圈带回去。

    “二哥,你把妹妹看好。”周二郎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老实说,我现在不怕妹妹吃亏,我就怕别人吃不消。

    房梁都吊断三根,现在就算她去跳河周老三都不怕。

    也许,怕的是别人?

    周老二这几日亲事接二连三的泡汤,做事总是心不在焉,谢家别院的活儿丢了不说,现在地里的活也不认真。一天往镇上跑不知多少次,周言词知道,程家小娘子就在镇上帮自家看铺子。

    匆匆答应了一声,估计连听都没听清什么就走了。

    此刻,就有了周言词自由飞翔与太阳肩并肩的时刻。

    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五福镇大街上,颇有几分霸气模样,隐隐还看出了几分大刀阔斧的能耐样儿。

    “包子咧,皮薄肉多的大包子咧,妹子来一个不?”

    “新鲜的鸡蛋啦,土生土养的大鸡蛋……”周言词走在街上,看什么都只觉新鲜不已。上辈子每次出门都浩浩荡荡一群白大褂跟着,现在能单独出笼,啊呸,单独出门,别提多幸福了。

    “今儿谢家施米三日,快,咱们都去排队领一碗去。”周围有人拿着布袋急匆匆赶过去。

    周言词愣了一下。扭头一转便往谢家那边的长街走去。

    “这谢家真是好人啊,自从那谢少爷回家后,年年上元节中元节,中秋节,过年都来施米施粥。这些善心人,老天爷一定保佑他们多子多福。”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杵着一根竹节蹒跚着往谢家去。

    恰好听得此话的谢景修,内心一阵草泥马奔过。

    “哥,他们一定猜不到。咱们求的多简单,不求老天爷保佑多子多福,只求老天爷不要格外关照咱们了。”谢莹蕙站在男子身后,看着不远处的谢府施粥。

    周言词默默站到队伍最后边,看身边人都在念什么阿弥陀佛大善人,什么多子多福,脑子里也记了两句好话。好像前面那些领米的,说的好还能得赏。

    排了小半个时辰,好不容易到了周言词,这货却双手干干净净连个袋子都没拿。

    施米的汉子愣了一下:“去去去。回家拿了袋子再来。东西都不准备好,凑什么热闹。”汉子匆忙说了两句,只等着忙完了回去与家人团聚。

    周言词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也不走。

    精神病人是很执着的,她们脑子里要做一件事,脑子里眼睛里就只有那件事。

    “哥,是那个抽了好多上上签的姑娘!来人,去给那位姑娘多送些好酒好菜,让她多说几句吉利话。多说多赏!”谢莹蕙登时来了精神。

    这可是全抽了上上签的带福之人。

    谢景修顺势看了过去,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见她。怎么说呢,就像自带了万丈光芒。

    这会正有人拿了个大麻袋过来递给她,还临时差人去厨房拿了鸡鸭鱼好酒好菜出来。排队领东西的人都惊呆了。

    “姑娘,咱们主家说了。你说一句吉祥话,咱便赏你一样。”这下那施米的汉子都来了精神。

    “这位大哥,你可是说真的?说一句就有东西?我告诉你,我可能说得你谢家揭不开锅!”身后有人急急道。

    “对啊对啊,你这可是真的?”

    众人全都激动起来,甚至还有人相互转告都来谢家门口排队。

    那汉子这才着急起来,急忙压了压手。

    “大家误会了,只有这个姑娘说的才算。这位姑娘今儿是来的第六百六十六位。咱们主家要讨个吉利数。”汉子眼珠一转,这才圆话过去。

    底下叹息遗憾一片,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那粉衣小姑娘。

    “小姑娘,快说话,多说点好听的。让人去叫你爹娘过来搬。”众人都起了哄,眼红之余却也没生什么别的心思。

    五福镇民风淳朴是出了名的。

    周言词抿着唇,脑子里一片空白说什么怎么说?

    “祝谢家多子多福多子多孙,儿孙满堂,求子得子,求女得女。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周言词挤破脑袋才磕磕巴巴念了一堆。

    其中,大多数都是学的旁人念的。

    都知道谢侯爷想再生个儿子,周言词也尽学了这些。

    可是,她哪里知道,她说的那些话因着有谢景修的存在,在谢家打了个打了个重重的折扣。一不小心,谢家又倒了大霉,还……

    汉子抹了把额上的汗,见这姑娘只说了这一句怎么也不肯再说。

    “把东西都给那姑娘吧。差人给她送她去,莫让人欺负了去。”谢莹蕙咯咯做笑。

    “哥,我看你这辈子是难讨媳妇儿了。今儿竟是遇到个二愣子,说点福话全是祝福多子多福的。你连媳妇儿都还没有……怎么多子多福啊。”谢莹蕙也没当真,只说笑了一句便揭过了。

    只可惜,少女你太单纯!

    你太小瞧周言词的威力了!

    多子多福,儿孙满堂……

    一句话连说三遍,你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杀伤力吗?你这简直是在自掘坟墓啊。

    谢景修轻点了她脑袋一下,摇着头并未放在心上。横竖他倒霉惯了的,已经习惯了。

    就是金銮殿大门口的风有点冻人。

    “好了,国师已经说过了我这气运无解,你就别操心了。外公那边都派人来了好几次,你还不回去!”中秋节是他娘的忌日。

    在中秋节那日,久卧床榻的亲娘也起了身,一家人等着侯爷回来欢欢喜喜过中秋。

    哪知,当晚便被萧氏登门气死。

    这兄妹二人再没过中秋。

    周言词报了家中住址,谢家便派人装上得空送去了。

    这兄妹二人没当真,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谢府却炸开了花。

    “老爷,三姨娘有喜了!”

    “老爷老爷,六姨娘差人送话来,有喜了,有喜了!”

    “老爷,八姨娘也有喜了!”整个侯府,都充斥在一片报喜声中。

    更远的西北,头上白发横生的七十岁谢老太爷一脸懵逼的坐在藤椅上。

    脑海里只记得一句:“老太爷,您又要当爹了。”

    去你全家的多子多福,多子多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