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章 作孽的老太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既拿到面前来说便早些说出来,这大喘气可急死人了。忙完了还要去镇上买些肉菜,晚上我家四郎要带同窗回来过中秋。”杨氏顺势问了一句。

    杨氏这个人老实本分,一辈子把四个儿子一个女儿看得比什么都重。曾经周家家庭富裕时,周言词也是家中宠着的。但真正出了事,有些时候才能看出高低。

    比如她宠周言词,但那是在不触及儿子的利益上。但疼周言词,也是真的。只是手心手背总有区分。

    “你知道那家人为啥不要言词不?嘿,我今儿才知道呢。还是那生孩子的女娃边哭边说的。那杜家三代单传,本来跟言词订了亲,结果那女娃怀上身孕,她那婆婆带去找村口的神仙算了一卦,说是能一举得男。这才把你家言言退了。亏的你家言言退了,不然可要吃大亏。”妇人摇着头,一脸不忍。

    “那会刚跟言言退了亲,便把小娘子接到了家中,说是生了儿子便一块成亲。怕成亲冲撞了孩子。那小娘子家也是蠢笨,无媒苟合那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杜家只怕是想生了孙子才让进门。这不,闯了大祸,吃了大亏。”

    “杜家老太太不知在哪听说了换胎药,还花了大价钱求来。说是女娃都能变男娃。那挺着大肚子的新媳妇儿吃了整整六个月,临生前一日还喝了两大碗汤药。逢人便说要生个儿子,结果,造孽造孽啊。”说着还不忘打个寒颤。

    “你倒是说啊,说话大喘气要急死人。”杨氏都被她说的带了几分火气。

    “那媳妇儿生了个怪物!这,这好端端的人,下面竟是有女娃的模样,竟又长了男娃的物件。脸上一大块血红色的痕迹,浑身都青紫了,生下来就剩一口气,哭也不会哭,也不知怎么回事。接生的稳婆都差点给吓背气,将来人家可没人敢请她了。你说这……那杜家人去找村口的算命的,人家早跑了。”妇人拍着大腿,连地里的活都顾不上跑来报信。

    周家一群人惊得目瞪口呆。

    “不男不女?这可真是造了大孽。将来那孩子可怎么过,那杜老太太只怕被人骗了,害了未出世的孩子啊。”杨氏赶紧阿弥陀佛一声,倒是心疼那刚出生的孩子。

    “还不是作孽,现在可是遭报应了。亏得我妹妹没嫁进去,不然就吃大亏了。”周三朗撇了撇嘴。

    “这还不算,那杜家人现在死活不肯承认小娘子和那孩子,现在被赶出来不准进门。听说刚生出来时,那杜家老太太吓得惨叫一声就要把孩子淹死,当真是狠心得很。”妇人说的唾沫横流,饶是如此,语气中也带了几分愤愤不平。

    “听说昨日那小娘子去了医馆,那曹大夫不是太医退下来的么?看了只把小娘子一顿臭骂,太医一看就说是乱吃药给害了。那孩子本来就是个带把儿的!硬生生把孩子给吃出问题了。那小娘子当时听了就在医馆门口大哭,这不,今儿又抱着孩子去杜家讨公道要进门去了。啧啧。杜家害人不浅。人姑娘生了孩子,以后怎么嫁人?名声坏了不说,那孩子又怎么办?”

    “现在说什么害人不浅,那会言言退亲时,她可挺着大肚子来耀武扬威自己能生。她可怜,那她之前逼死,啊呸,言言没死,逼言言自缢又算什么?吃什么换胎药别人还能灌她不成?姓杜的死老太婆有错,她错更大!那药可是她六个多月天天喝下去的。”周三郎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自家妹妹却是心疼的不行。

    周言词没忍住看了三哥一眼,没看出这是个潜在的妹控啊。

    不过,说的挺有道理。

    杨氏一群人顿时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

    她们都是从媳妇儿熬过来的,如今还没熬成婆,虽然小娘子可恨了一些,但站在她们的角度还是批判婆婆的年纪。

    “你家三郎,还,还真是实在哈。”妇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这才拍了膝盖站起身。

    “看我,一说起来就没完,当家的都要回来吃饭了。咱们这边下雪早,到时候封山了饭都吃不上。”妇人迈着腿就跑了。

    八卦完心里爽歪歪,走路都带风。

    “三郎你跟言言去镇上买些肉菜和酒回来,顺便让你四哥早点回来吃饭。”杨氏吩咐了一声就取了钱给周三郎。

    “娘,我去吧。三郎去打猎,他身手好一些。况且家里鸡鸭都没了,看能不能让他捉两笼兔子回来养着。”周二郎蹭的一下站起身,上前接过银钱。

    周三朗没心眼,也没多想。

    临出门前,周言词对着她哥来了一句:“我好想吃红烧兔子肉,腊野猪肉哦……”本来还想添一句,天冷了我还想吃蛇羹,但见周三郎急急应了一声就跑出了门,话便咽下去了。

    妹子,亏得你咽下去了。不然你三哥得交代在山上。可怜……

    你下次想吃什么让你哥有个心理准备啊……

    想当初她去海底世界玩,对着一群鲨鱼流口水,差点把精神病院院长吓死。院里的电网都拦不住她,只能好好跟她讲,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实际,她在精神病院内过的别提多潇洒。

    就是脑子有点病,谁试图跟精神病讲道理,都是作死。

    周言词身后背了个小背篓,周二郎急匆匆走在前头。镇上一切都让她感到新奇,身后没了一群院里的跟班,可以想干什么都干什么,真幸福。这家伙就差哼着小曲唱今天是个好日子了。

    “我去买家伙,你去书院找老四,让他一起回来。回村里的牛车别错过了。他那个人惯是要面子,错过了只怕又要租马车回家,败家子。”周二郎吐槽了一声,很是羡慕的哼了一句,说完就走了。

    他哪里知道,曾经在精神病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时时刻刻看着周言词!

    她上一次出门,可就给杨钊送了花圈……

    绝对,绝对不能让精神病人单独外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