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6章 就缺个镇宅之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全福寺出了两道奇签,一道全福上上签。一道天衰命下下签。

    这事在小镇上广为流传,只不过并未传出具体名字罢了。

    周言词跟着小和尚进了佛堂后面,穿过一丛丛梅花,入目便是带着几分香烛气息的朴素宅院。

    鹅卵石铺成的地上是一个卍字,中央被一个圆桌镇住。周围摆着东南西北四方各一石凳,似乎透着几分玄妙气息。

    一走入其中,浑身本来还起了几分微寒的周言词,顿时感觉浑身暖洋洋了起来。

    中央坐着个一头白发的老人,看着很是慈祥,和蔼可亲。却又透着几分高深气息。

    “小姑娘,你很有慧根呐?不如跟我去山上静修几年,将来只怕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智慧之人。”老者一见面便直奔主题。

    老者看着她,虽然眉宇间神志带着几分混沌未开,但那慧根却是他这些年见过数一数二的。

    周言词登时一摇头:“不不不,我是要嫁人的。”老瞎子说了,再不嫁出去,这辈子二十来岁还得死一回。

    她那眼神看着老国师像看傻子似的,杨氏为了把她嫁出去费尽心思,你倒是好,直接让我出家了……、

    杨氏会打死你的。

    “你……”

    “你这么大把年纪还来招摇撞骗,日子过得也很艰难啊。你放心,我不会拆穿你的。你可以去骗前面那个二傻子,他抓了一把下下签呢。人傻钱多,好骗,速去。”周言词很有义气的拍了拍胸口,唉,遇上老神棍了。

    不远处梅林的二傻子谢景修,抓着一把下下签正要过来求解,听得这话登时把签尽数藏入袖笼。

    本来还摆着架子的国师,登时傻了眼。

    “哎小姑娘你……”

    “我得回了,我那二哥忙着相看媳妇,我要回去瞧热闹呢。”周言词出了名的爱八卦。

    平常被人求着解惑的老国师一脸懵逼,这熊孩子咋就不求求福祉,不测测吉凶?老国师还是第一次有点挫败感。

    他哪里知道,他测得是吉凶是祸福,但她带来的,却是真正的福气。看得见摸得着那种。

    谢景修板着脸一本正经的从梅林走出来:“没想到你也有被人甩脸子的一天,圣上知道只怕要笑死了。”

    老国师眼睛都没抬,摸着长长地胡子:“你来了他就笑不出来了。金銮殿大门口的冷风好吹吧?冬天到了,门口可冻人。”

    “冬暖夏凉,甚好。”

    老国师笑而不语,我看是肾好吧。毕竟未婚妻全都克没了,肾肯定更好了。

    没人知道,老国师面上是得道高人,一派仙风道骨,内里,称得上一句段子手般的存在。

    “你这命,当年是被人强行改了的。本该是多子多福,官场上也是位极人臣。这一改,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找不出相克之人,只怕不出三年,你这条命以及谢家,都难留。”老国师摇了摇头。

    逆天改命,他这一生也就见过谢景修一人。

    就是不知谁有那么大本事。

    谢景修垂眸不语,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道暗芒。

    “谢家家宅不宁,后宅难安,推给改命算什么道理。他四处播种,自然遍地开花显得乱了些。”谢景修冷笑一声,谢府这般混乱的境地,与谢侯爷的风流可有不少关系。

    老国师眯着眸子晃了晃头,谢家之事他并不在意。只不过……这谢家就是欠管教。那老侯爷在西北呆的远远的,也没个人去管管谢家,就差个人镇住。

    “明年大选,你家只怕有一位要入主宫中。就是不知是赐给各位皇子还是陛下自己留用,我瞧着她那面相生来也是皇家人,我就先恭喜你谢家了。”老国师提点一句,便优哉游哉的走了。

    谢景修抿着唇,谢家能参选的不过四人。

    萧氏自从嫁入谢家成了继母,便与宫中皇后多有来往。她那女儿更是得皇后恩宠,有一段时日,皇后更是早早来接晚上送回,在京中受宠的很是让人嫉妒。

    这太子如今只有正妃侧妃各一位,只怕萧氏也动了心思。

    这边谢景修下了山,周言词也顺利与杨氏回了家。

    周成礼见一家人脸色不好,便知事情没成,这才松了口气。

    “今日中秋节,爹让人送了信过来,响午过去吃饭。也算一家子团聚了。家中还剩了一只鸡,给爹带去吧。”周成礼脸色蜡黄,那人参须子他就吃了两日便停了。

    “咱们过去干什么,每次过去小妹都不准上桌。她说女子不能上桌吃饭,她自己几个孙女却吃的喷香。我不想去。爹现在身子不好,只怕更受人拿捏。还鸡呢,每次过去连根鸡毛都吃不到。”周三朗心眼直,气得把东西甩的叮当响。

    周二郎今儿明显看上了程家小姑娘,如今却又眼见没了希望,整个人都沉着脸。

    “杀了自己吃。”周言词幽幽来一句。

    “今儿就算了吧,老四要带同窗回来吃酒,待会把那只鸡杀了,再去镇上买些好酒菜,打半斤酒,不然老四没面子。”杨氏心中有些郁气,说话也没往日客气。

    周成礼一顿,想说些什么却又住了口。

    周二郎撇了撇嘴不服,但想想自己也能多吃几口,这才没说什么。反正送给爷爷那边什么也吃不到,好歹自家还能吃上肉。

    “周家的,周家的有没有人在?”众人正商量着中午的菜色,便听得门外急促喊声。

    “哎呀,你在家便好了。快快快,还记得你家言言第三回定亲的杜家不?可不得了,那女子今儿生了。那孩子,啧啧……你是没看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是造了孽。”说话的妇人唾沫横飞,脸上还有几分惊恐。

    “那家人跟我周家可没什么瓜葛了,别拿到我妹妹跟前来说。”周三朗护妹心切,正要出门去打猎,转头便瞪了下眼珠子。

    周言词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上次在镇上看到的大肚女子。

    “可不是我拿到跟前来说,现在都传遍了。接生的稳婆吓得差点昏死过去。”那八卦妇人眼珠子亮的吓人。我滴乖乖,可吓死人了。

    她在人群中远远看了一下,都觉得于心不忍。听说那杜家人要淹死孩子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