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3章 上天庇佑不是说着玩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对于相亲这种事,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上辈子整日跟神经病打交道,要么就是精神病院的护士医生,你说说这还怎么风花雪月?

    她少有的几次出院,医院都破天荒的派了三两个护士一路跟随,生怕她又带回来什么麻烦。

    身为一个精神病人,能混到如此待遇也是牛的了。

    “你不准走我前面,你得走我后面。”那黑傻子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眼神不眨的望着周言词。

    “俺娘说了,我没吃饭媳妇儿不准吃饭,我没说话媳妇儿不准说话,我走在前面媳妇儿只能走后面。你是我买的就只能是俺程家的,生十个八个的娃,以后你好好生娃就行了。”说着说着一串晶莹的口水直直滴上了手背。

    王氏面色一怔,赶紧道:“程公子这是心疼你,怕你走快走累了呢。程公子啊,这什么买的,这可是明媒正娶的。”买多难听,虽然这换来的确实不值钱,但这面上太难看难免杨氏后悔。

    王氏不禁又有些埋怨程大嫂,这傻子面前能乱说话呢,这白白净净的闺女还没进你家门呢。

    “我儿就是聪明。”程大嫂趁大家没注意的功夫,拉了拉自己儿子。

    往常教他什么都学不会,现在能记住这么长一串话呢。

    “言言走前头来,当心脚下。”董氏心里带了一股子火,便是泥人儿心里都有些火气了。

    杨氏没说话,只是一路上神游太虚似乎在想些什么。周二郎走在她跟前,她一抬头就能瞧见自己儿子。

    一群人心思各异就进了大殿,大殿上头金晃晃的三个大字,全福殿。

    殿内人来人往香火鼎盛,旁边还有哐当哐当的抽签声,旁边坐了个师傅解签文。

    殿内摆放着三个蒲团,周围还有四方菩萨,都放了许多蒲团在脚下。

    “走,该轮到咱们了。”王氏点了香拿过来,递给了杨氏,程大嫂和傻儿子。后来想了想,似乎太明显,又干脆每人都给了。

    周言词抓着香,见前边杨氏三人已经跪下了,身后几个没蒲团的就跪地上,都是乡下人也没那么多讲究。

    “今日周王两家相看,求菩萨保佑,保佑两家结为姻亲之好。”王氏笑着低声念道,恰好让几人能听见。

    杨氏听了也只垂了垂眸,看了眼女儿,看了眼儿子。终究什么都没说。

    跪下,作揖,起身,插香。

    几人正打算祭拜下一位菩萨之际,哐当!

    身后一小姑娘吓得掉了手中签筒,指着那插满香烛的大铜器,眼睛瞪得老大:“哎呀娘耶,这一兜香烛全都灭了。”

    还未逃离犯罪现场的杨氏几人猛地回头,便见方才还差点烧起来的香烛,竟是片刻间尽数熄灭。

    微风一卷,还带起阵阵香灰。

    程大嫂那脸色,瞬间就黑了。

    “就是她们,就是她们,我亲眼瞧见她们把香插上去,还没走呢,这一大缸香烛就熄了。”那小姑娘可惊奇了,双手指着第一个插香的程大嫂。

    一群人面面相觑。

    闻讯而来的小沙弥瞄了一眼,眼珠子一瞪,赶紧解围。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受惊了。想来是这批香烛掺杂了别的东西,与各位施主无关。施主安心上香便是……”出家人不打诳语……

    说好的不打诳语呢。

    小沙弥也很无奈啊。我还没见过这种阵仗呢。

    杨氏几人这才面色好转了一些,但瞧着周围人似乎很是惊奇,竟一步步跟着她们,心中也恼怒不已。

    这殿中还有好几尊菩萨,几人干脆也不磨蹭,直接拿了香祭拜。

    哪知……

    刚把香烛插上,“哎哎哎,又灭了。”

    “是吧是吧,我说是吧?你们还不信,我就说了,就是她们拜完插香就灭了。”那小姑娘都快跳起来,指着杨氏一群人全都轰然议论起来。

    杨氏吞了吞口水,傻眼的看着燃烧极旺的大香瞬间熄灭,心中拔凉拔凉的。

    “这,这,这是巧合吧?”周二郎声音都在打颤儿。

    程家那黑矮个腿都哆嗦了,一个劲往她娘怀里躲,喊着怕怕。看得众人哄堂大笑。

    “这全福寺该整顿了啊,回头便禀报方丈,一定好好整顿。保证不让各位施主买到假香。”小沙弥一本正经的替她们找借口。

    好绝望啊。

    周围上香的百姓:呵呵哒……

    “不如,你们再上一炷香?”小沙弥苦着脸,试探着道。

    周围人全都起哄:“上一炷,上一炷。再上一炷看看。”

    喊得杨氏一群人脸都白了。

    “不对啊,怎么会这样。莫不是真有什么不对劲儿……”这下连那王氏都白了脸,总觉得自己拉了一对了不得的红线。总感觉自己好像干了啥错事。

    程大嫂沉着脸,捏紧了一把香,干脆也不拘有几根。拉了杨氏一人分了一半,两人老规矩……

    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跪拜,作揖,上香……

    噗嗤!

    又熄一大片儿……

    身后围满了人,哗然一片。见杨氏几人转过身,登时吓得围观人群连退好几步。仿佛躲避瘟疫一般……

    “你们这是求啥大不了的事儿了,连菩萨都看不过眼?”有老太太一脸惊奇问道。

    这太尼玛邪门了,跪一跪,拜一拜,就倒一片。

    要不是亲眼所见,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杨氏一听这话立马变了脸,眼神猛地朝周言词看去。

    “说起来你们不信,我我我……”我真的就是求个平安,求两家结为亲家求个吉利!!

    王氏内心咆哮,整个人都绝望了。

    “娘,娘,娘我怕……娘我真的好怕,我不要我不要……”突的,程家那一直哆哆嗦嗦的傻儿子惊叫一声,眼白一番,整个人都吓昏死过去。

    我!不!要!娶!她!

    来自一个傻子的直觉,娶了她一定会鸡犬不宁的!

    兄弟,你造么?满天神佛解救了你下半辈子啊。

    程大嫂连哭带叫的搂着儿子,几个小沙弥忙帮着把人抬进后室去了。

    “这这,妹妹啊,方才咱们谈的那事儿啊。就当姐姐啥都没说过啊,你权当姐姐没来过。菩萨保佑保佑……”王氏面色苍白,见着杨氏一家眼神中带着惊惧。

    甚至绕过周言词一家,连滚带爬的下了山。

    从业二十年,从未遇见这等老天爷都不待见的亲家。真要成了,简直作孽啊。

    转眼间,徒留下周家人一脸懵逼。

    “哈,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能与我谢家的倒霉相媲美的。”后室内方才那小姑娘站在玄衫男子跟前笑道。

    男子没吭声。倒是觉得,嗯,咱们都是受上天格外‘关照’之人。

    倒是方丈阿弥陀佛一声,不不不,施主你想太多了,你们完全是两个待遇好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