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1章 乌鸦嘴加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如今日子不好过,便是五福村是有名的富裕村,平日里也是舍不得点灯的。

    此刻一听门外方招媛的哭嚎,竟是陆陆续续亮起了不少灯火。

    村口的狗,都安静了。

    彭氏气得心肝子疼,指着杨氏这个嫁出门的小姑子眼神喷火。

    “谁不知道你家周言词是倒霉催的,霉运缠身。是不是她故意来坏了我家风水?可怜我的钊哥儿啊,这让我们一家怎么活,怎么活!”彭氏拍着大腿就坐在门前哭。周围来看戏的,在那黑漆漆的夜里都挡不住他们八卦的光芒。

    甚至还有吃饭晚的人家,端着碗站在门外远远望着。

    “你这倒是怪了,问你杨钊是死了还是残了,你又不说话,合着是欺负我们周家没人吧?”周大郎眉头一皱,身后董氏收着桌上的碗筷。

    “莫不是今儿杨钊被老天爷开眼砸了脑门,来讹点汤药?”周二郎如今最是见不得人家谈钱,三两句就堵住了嘴。

    周言词一句话没说,倒是走上前去细细的看着方招媛面容,啧啧两声,倒吓得那人比花娇的新娘子倒退两步。

    “你做什么?便是你被退了亲,再舍不得表哥,也不能这般害了他!”方招媛急急一声,赶紧把话题拉回来,生怕婆婆彭氏战斗力不足,让她遭罪。

    “我哪里害他了?倒是你,新娘子不好好在家躺着,挺着个大肚子到处跑,也不怕肚里的娃夜里受了惊?”周言词拧着小脸,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看着她眉心带喜,但这喜却又不是新婚之喜,很明显……

    此话一出,方才还紧绷的气氛顿时一静。

    一群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周言词。活见了鬼似的。

    那彭氏更是嘴皮子一哆嗦,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啥啥啥?大大肚子?身孕?”三两下便把儿媳拉在手中,却并未发现方招媛冰冷微抖的模样。甚至连嘴皮子都白了。

    “你胡说,便是你嫉妒我嫁与你表哥,你也不能这般胡言乱语坏了我名声!”方招媛眼睛通红,恨不得上去撕碎了周言词。

    哪知她那婆婆彭氏却是当了真,一脸紧张的拉着她。

    “咱先回去,赶明再来。先回去,快,风大,莫伤了身子。”喜得她走路都一颠一颠的,别人不清楚,但她儿子杨钊早早就与方招媛滚了草垛子。她这当娘的哪里不知道。

    若是旁人瞎说她还不信,但想起今儿上午敬茶时方招媛那隐隐作呕的反胃模样,这倒让她上了心。

    这刚开场的闹剧,一碗饭还没吃完的功夫,就被周言词带偏了。

    彭氏拉着一身僵硬的方招媛回去时,周围人似乎也明白了某些东西。这杨家小子,只怕是早早就吃了禁果。

    眼看着娘家人走了,杨氏才微松一口气。见周言词正幽幽的望着那对远去婆媳的身影,感觉有些渗人,连忙把人拉进门了。

    周大郎周二郎周三朗面色怪异的看着那小丫头,妹纸,你这……

    功力越发深厚了啊!

    倒是董氏收拾完屋里出来恰好看见这一幕,嘴唇抿了抿,看着周言词眼神亮了亮。想起周言词似乎喜欢家中的鸡蛋,偷摸便摸了俩热乎的鸡蛋拿去卧在灶里了。

    烤出来的鸡蛋可比水煮的香多了,那香味恨不得让人把舌头都吞下去。

    “你这丫头,当着这么多人胡说八道,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杨氏紧皱着眉,屋里全都瞄了她一眼。

    倒是周言词很有自知之明:“你觉得这村里还有谁家敢娶我,你说!”

    这话顿时把杨氏一噎,气得眉心猛跳。

    可不是,这村里防她去自缢跟防贼一样,还说亲呢……

    “你这丫头胡说八道当心下次舅妈撕了你的嘴。”周二郎哼了一声,脑子里还是下午王氏来说亲的事。

    心想怎么能劝娘把言言嫁过去,他这年纪许多人可都娶媳妇儿了。

    换亲,只要能娶到媳妇儿,那算什么。

    可怜兮兮的周二郎,他哪里知道周言词有多大杀伤力。还换亲呢,这才只过来说两句,人家家里差点糟了大难。

    “我可没胡说,瞧她天庭饱满带着红光,眼中春意横生,浑身气息与小妇人大不相同。不是有身孕才怪,约莫得三个月了。”周言词努了努嘴,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她就是知道!

    老天爷赏饭吃,咋滴?

    “哟,你还会掐指一算了,言言你这可厉害了。还怀了三月身孕,你舅妈知道只怕要乐死……才怪!”周三朗拍着大腿笑,显然没把周言词的胡说八道放在心上。

    连杨氏都没忍住扯了扯嘴角,见小女儿一脸认真,倒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那表哥后,跟那方招媛相识才统共三月呢。袁管家是方招媛干爹,这前几个月你舅舅才与袁管家认识,袁管家做媒把干女儿嫁给了你表哥。什么三个月,你这丫头越来越口无遮拦了。”杨氏按着眉心。

    心里倒是把王氏的换亲掂量了一下。

    言言这亲,是再禁不得退了。程家……

    杨氏思量片刻,倒是想着托人去打听打听。

    一屋子人都当周言词又胡说八道,谁都没当真。唯独董氏,脑子却跟浆糊似的,上了心。

    偷摸把言言拉到一边,两个呼的焦黄焦黄的鸡蛋递进言言兜里。那股香味儿,让周言词连连嗅了好几下鼻子。

    董氏搓了搓手,她进门一直未曾有身孕,在这家里向来不敢说话。如今也只看了周言词两眼,便笑了声回屋了。

    周言词摸着热乎乎的鸡蛋,看了董氏一眼,自觉领悟到了什么。

    晚上,周成礼屋内。

    杨氏拿了热毛巾给周成礼仔细擦洗,一边洗一边絮絮叨叨。

    “唉,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了。当家的你要是身子还好,几个孩子的亲事我也不急。但现在你这……”杨氏看着昏睡的周成礼暗自垂泪。

    以前五福村周家是出了名的疼女儿,但接连退了三次亲,周成礼又成了这副模样。

    这儿子女儿的差别待遇也就出来了。

    “明儿我就带上言言去全福庙看看。”杨氏叹了口气,没说的是她给王氏递了信,那边也会带上程家那傻儿子。

    也算是相看相看。

    才经历三次退亲的周言词,丝毫不知明儿又是一场相亲。但,很明显,该害怕的并不是她……

    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又多了一个传说。

    谢家别院被屁轰塌了!

    这让谢家的衰,又蒙上一层淡淡的屁臭味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