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7章 乌鸦嘴也疯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牛车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在五福村外慢悠悠的往镇上走。

    周言词垂着双腿放在一旁,头上扎着的小辫子一晃一晃的。

    脖子上的红色痕迹触目惊心。

    “这可怎么办,大郎二郎三郎,这可怎么办。你们爹要是有个好歹,咱们一家可如何活啊。”杨氏抹着泪,眼泪哗哗的掉。

    “待会三郎去镇上把你弟弟找来,他是读书人,好说话。”杨氏拉着三郎很是着急。

    四郎在镇上念书,是周家一家的希望。

    周大郎今年二十一,娶妻晚也就罢了,却一直怀不上孩子。

    周二郎十九,周三朗十七,至今都娶不上媳妇儿。

    周四朗十六,周言词十四。这几个孩子,其中杨氏对疼老四。

    “嗯,知道了知道了。对了,言言你怎么找陈叔家借的牛车?平日里他可宝贝这老牛了,碰都不让咱们碰。”周三郎饶有兴致的看着老牛,时而喂一把草。

    这么一说,另外几个哥哥倒是多了几分好奇心。

    “借?借什么?看我过去,他们直接问我做什么,我说,他们就给我了。”嗯,就是全家都站在门前,不准我靠近房梁。

    我说借牛车,陈大爷片刻都没犹豫呢。

    “为毛我就没这待遇呢。上次去借,还被骂了一通呢。”周二郎努了努嘴,心里不忿的很。

    周家几个兄弟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你要是也有随时上吊的勇气,你也有怎么吊都不死的运气,你可以试试……

    一路上一家人插科打诨,杨氏心中才稍稍安定。

    只是牛车才行至那主家门前,门前便堵了一群人。四处都在指指点点,隐隐还听得什么好惨啊,见血了之类的。

    杨氏腿一软从牛车上跌落下来,手脚并用的冲进人群。

    “相公,相公啊……你可别吓我啊,相公!”凄厉一声,吓得围观的百姓忍不住浑身一哆嗦,赶紧给她挪了个道儿。

    周言词走在最后,眼神一扫,谢府。

    听说这里是京城某个大户人家的别院,这别院看着倒是阔气。杨家舅舅认识的,就是那谢家别院的管家。

    管家手中露了些门路出来,包给了杨万福。

    杨万福请了周家几个兄弟做工,老实说,工钱低,杨万福中间不知拿了多少。且又多次刁难。

    听说,那杨钊娶得就是老管家的干女儿。

    “相公,天杀的,谁伤了我相公。我们一家老小可怎么活!”杨氏冲进去便抱着满脸苍白躺在地上的周成礼,此刻周成礼一脸的血,糊了一身。

    吓得周家几个儿子腿都软了。

    “谁伤你相公?你相公自己不识趣自己伤的自己,难不成还怪我们不成?哟,这是还要赖我们啊?这一家之主赖着主家不肯走,这媳妇也不是个好东西啊。”对面的妇人双手叉腰,唾沫四溅。

    瞧着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眉心郁郁,眼中浑浊,出口浊气污秽,有血光之灾啊。”周言词在后边嘀嘀咕咕。瞧着就要倒霉的相呢。

    好想抄个家……

    “你污蔑,这街坊谁人不知,这事一直是我相公在做,怎会突然换人!”杨氏面色苍白,气得满身发抖。

    “老周家的,你们赶紧走吧。这……这真是换人了。你家老周,被撤了……被那老管家,撤了呢。”一同做工的汉子纷纷劝解,眼神看了眼杨氏。

    老管家与你杨家大哥熟悉,那新进门的媳妇又是老管家干女儿。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明眼人都知道。

    杨氏声音戛然而止,握着老周双手冰凉带着乌青,心都凉了。

    周二郎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周言词,眉头一皱,隐隐有几分不悦。

    “你们赶紧走,在这闹什么,这新房子见了血没找你们都是仁慈!”周家正要闹腾打人者,便见那老管家推门而进。

    老管家大略五十来岁,头发白了大半,但面相似乎有些猥琐。让人第一眼见了便心生不喜,有些防备。

    “管家,管家大人,您再给我相公一次机会,你要给我相公做主啊。我相公是在主家被人打的!”杨氏哭着道,此刻已经有大夫提着医箱进来了。

    周成礼看着伤得重,大家都不敢动他。只能请了大夫过来医治。

    “呵,你还找我要赔偿?小小农妇竟是这般下贱,滚出去!”袁管家怒斥一声,想着干女儿送来的口信,说如何如何委屈,他这心里啊,就心疼的很。

    “不行啊,袁管家,袁管家……”做工的汉子全都过来推搡,新接手的人,便是那干女儿的亲眷。

    周言词双手背在身后,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嘴里念着众人听不懂的句子。

    “抄家抄家抄家,我不塌,他不塌,你不塌谁塌?”走一路念一路的塌塌塌……

    每次抄家时,她从来不犯病,严肃认真的很。

    “袁管家,袁管家,你要给我们做主啊……”门外,杨氏凄厉的喊声撕心裂肺。

    “噗……”周言词才出门,便听得那袁管家噗嗤一声,放了个震耳欲聋的响屁。

    站在院内的人一怔,看了眼面红耳赤有些恼羞成怒的袁管家。

    正要说什么,众人却听得什么吱呀吱呀的声响。似乎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声。

    “不好,房子要塌了!”只听话音一落,便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早已修建出一个雏形的小阁楼,直接在众人眼前,轰然倒塌。

    那倒塌的碎片,与袁管家擦身而过。

    此刻,他还保持着那放屁的尴尬姿势。

    所有人都静了。

    阁楼塌了,被管家的屁震塌了!!!

    天知道此事若传回谢家,那倒霉的名声又要上升到一个怎样的程度。

    但此刻的周言词站在目瞪口呆的周家人身旁,对此很满意。

    袖子下揣着一块两指宽三寸长的小木块,藏得越发紧实了。

    曾经精神病院来了几个被重点看护的对象,他们有的破开了国家系统防御,有的三次越狱三次越出精神病院,就为了出门吃个馄饨。还有的,一眼就能看出各种建筑的死角和坍塌点……

    他们那些人,在院中都是被单独看护不许任何人探视的。

    但周言词,是个例外。

    整个精神病院,都听她的。

    谁让,她的病最严重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