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章 就想上你的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杨万福家房梁断了。

    刚建好三年的房子,梁断了。正好打在一对新人脑门上。

    当场,就见了红。

    这喜酒,吃的真是一波三折。喜酒丧酒红白夹杂,门里新人三拜天地,门外前未婚妻三祭新人。

    有人说杨钊这新媳妇有些不祥,不然为啥拜完天地房梁就断了呢?这不就是杨家老先人示警啊?

    还有的,神色晦暗的看着周言词越发敬畏。

    单知道她上吊会断房梁,却不想她杀伤力这般巨大!还没进门,都克房梁呢!

    周言词克房梁,这名头瞬间就坐实了。

    “言言啊,你咋来了?早上问你你也不来,你这孩子,身子骨可好些了?”杨氏拉着她,脸色柔和。

    周言词躲了一下,似乎有些抵触杨氏的触碰。

    杨氏或许爱原主不假,但那是在没有对比的前提上。

    女儿再喜欢,儿子防老的思想根深蒂固。在儿子的生育上,儿子的亲事上,周言词都得退步。

    杨氏似乎没想到她的躲避,愣了一下。

    “你这孩子,是不是还跟娘置气呢?你这丫头就是冲动,舅舅跟咱们又不是外人,他不让你进来,也是怕刺激到你。你这傻孩子,舅舅哪是给你没脸啊。明儿跟娘来大舅家,认个错,知道不?”杨氏语重心长道。满脸忧心溢于言表。

    如今镇上事情不好做,周成礼和三个儿子的东家,都是大哥介绍的。

    杨氏自然对她那大哥低声下气。

    在她想法里,言言是委屈,但始终是姑娘,早晚要出嫁。

    三个儿子,却是要给她养老送终的。自然没法比。

    “娘,是咱们不争气,你别什么都怪在妹妹身上。舅舅让言言委屈就罢了,咱们自家还让妹妹去道歉,这事我可做不出来!这不是丧良心吗?这种折寿的事谁要做谁做去!”杨三郎脾气执拗,怼了他娘一句,哼了一声便走了。

    杨大郎急着生儿子,媳妇董氏身子不好怀子难,他成亲都是用的妹妹退亲钱。

    此刻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都不敢说。

    杨氏气得跺脚。

    正想哄哄闺女,却见周言词幽幽的看了她一眼。

    “我觉得杨家房梁好,风水好,一家子又富裕,我看上了。”语气平静,黑黝黝的眼神却是看的人发毛。

    杨氏没忍住,猛地啊了一声。

    “啊,那个那个,言言啊。娘,娘给你说笑呢。你这孩子,杨家哪是什么风水宝地,什么房梁啊。你这孩子就是吓唬娘,对了,咱不去道歉啊。咱言言在家好好休息一段日子,娘给你好好补下身子。”杨氏瞬间变脸,脸都白了。

    拉着周言词快步便往前走,赶紧逃离杨家这个‘风水宝地’。

    本想现在便带着言言回去认个错呢,此时一见周言词这般说,杨氏脑子里都懵了。

    曾经,她夸郑秀才家房屋明亮看着就阔气。

    然后,三尺白绫上了郑秀才家的梁。

    梁断了,赔钱。

    曾经,她夸王家兄弟房子修的高,看着就一览众山小。

    然后,三尺白绫上了王家兄弟的梁。

    梁断了,砸伤八尺大汉,赔钱。

    曾经,她夸林家房子大自己又从来没住过好地方。

    然后,三尺白绫上了林家的梁。

    梁断,赔钱。

    如今,她夸娘家风水宝地,看中了娘家的梁。风水宝地,多么贵气的一个词。

    杨氏吓得腿都软了,拉着周言词落荒而逃。

    想当年,周言词在青山被誉为镇院小达人,专治各种不服,还从未怕过谁呢!

    更何况这小小一宅子?

    镇宅小达人即将登陆……

    周家一群人紧赶慢赶才在天黑前回了五福村,刚一进村,便见村口一胖乎乎的妇人嚎叫着冲了出来。

    “周家的,周家的。你们家出事了,出事了啊!”

    “哎,你咋才回来。你家老周出事了!方才有人去三福村找你们了,约莫是抄小道错过了,这混账东西。”胡氏哎呀一声躲着脚。

    上去便拉着杨氏,惊得刚进村的杨氏脸都白了。

    “咋啦咋啦?我家老周咋啦?不是今儿一早就上镇里做工了么?这……”杨氏面色苍白,声音打着抖。

    “可不是咋的,你家老周出事了。一炷香前就有人来村里找你,恰巧你出去吃酒了。你家老周在外面被人打啦,说是东家不知怎么的,嫌弃你家老周做的不利索。当场就换了人,这不,打起来了。你家老周都见血了。”胡氏皱着眉头。

    那东家是杨家大哥介绍的,她向来就不喜欢杨氏娘家人。

    她以前就是三福村嫁过来的,那家人在三福村风评一向不好。

    “哎呀我的天啊,你这是要绝了我一家子的路啊。”杨氏当场就拍着大腿哎哟一声,眼泪哗哗的下来了。

    “娘,咱们赶紧去镇上。你快别哭了,言言你去借牛车,娘你回家拿钱。去镇上!”杨大郎是个大男人,好歹还能冷静些。

    现在不知爹的情况如何,还是带上钱以备不时之需吧。

    杨大郎面色很是忧心。

    抬头看了眼悠悠离去的周言词一眼,这背影似乎跟飘一般。

    只怕,这次真是言言得罪大舅一家了。

    “唉。”杨大郎叹了口气,爹的活没了,他们三兄弟恐怕……

    周家一群人忧心不已,唯独周言词眼睛发亮,内心躁动不安。

    想当年,她这一张乌鸦嘴说得多少人家破人亡?老实说,破的越多,她这运气越好。

    她可是终身致力于抄家的主。要是杨氏知道她这毛病,约莫能活活吓死过去。

    这显然就是随时准备奔赴战斗前线的少女啊亲!

    此刻的京城也不太平静。

    “作孽啊,谢家真是作孽啊。这好端端的姑娘咋就摔在小水坑里淹死了呢。巴掌深的水……”

    “你这算啥,谢家前面订的亲,还有吃馒头噎死的呢,这能怪谁?”一群人远远的站着,对着谢家指指点点。

    不敢靠近啊,太可怕了。听说陛下都免了谢家上早朝!

    现在谢家都成了全京城的禁区,走到谢家门前都要绕道。

    谢景修这克妻命都快突破天际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