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章 天官赐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三福村杨家门口一片寂静。

    满院宾客竟是一个吭声的都没有,所有人傻傻的看着新郎官杨钊。

    杨钊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拳头捏的死紧,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瞪着送花圈的伙计。

    两个伙计一脸懵逼。

    倒抽一口凉气,扭头傻眼的看着满地黄纸。微风一吹,那漫天黄纸四处飞扬。

    把地上撒的红纸盖得干干净净。

    放在大门口的大花圈,霸气十足。

    “误,误误会,这真的是误会啊。今儿一早店里便来了个小娘子,看着十三四岁,呆板模样。掏出一钱银子便说……”伙计怔了一下,看了眼正好出门的新娘。

    新娘子衣裳穿的很是齐整,但总透着几分……不太正经的感觉。

    “便说什么?难道有谁与我相公有过节?这般大喜之日触人眉头,当真是好不知礼。”女子声音宛若黄鹂,听着让人骨头都酥了。

    “娘子你怎么出来了?大喜之日便让你受惊了,是夫君的不是。”杨钊面色柔和一些,上前便抓住那双软若无骨的小手。

    心中一阵阵酥麻。

    “咳,两位新人百年好合。实在是那订花圈的小姑娘言辞恳切,这才闹了笑话。她,她自称是给未婚夫送葬。”伙计一脸尴尬,妹纸,你这送葬,合着是送你逝去的青春和感情?

    咱,咱理解错了?

    未婚夫?

    杨家人一怔,转头看着同样目瞪口呆的杨氏一桌。

    “大哥,大哥你别乱想。这,这怎么会是言言,言言那般心善的孩子。定会原谅钊儿的,怎会记恨你们。定是他们哪里搞错了。大哥……”杨氏率先站起身,见杨万福脸色阴沉,眼皮子耷拉着,吓得魂不附体。

    周大郎周二郎周三朗沉着脸站起身,周三朗拉了杨氏一把。

    “娘,这事本就是他们对不起言言。你认什么错?”周三朗面色涨的通红。

    都是哥几个没本事,要靠着大舅家吃饭。妹妹受了这般大委屈,还要亲自参加婚礼以示祝贺。

    这般一想,三个兄弟脸都青了。

    “三郎,快给你大舅认个错。你个孩子知道什么,胡乱说些什么!”杨氏急的眼泪都要出来,如今大儿媳还未怀孕,就是个药罐子。

    二郎三郎娶不上媳妇,四郎束修也要钱。退亲时娘家给了二十两银子,这才让大郎娶了董氏。

    说起来,杨氏对娘家还存着感激呢。

    女儿再委屈,始终比不上几个儿子。

    如今闺女婚事几次三番不成,杨氏都想带她去庙里拜佛了。待这几日完了,再去看看吧。

    “哟,周家的,你看看那戴着绿帽子过来的是不是你家言言?”门口不知谁喊了一句,众人纷纷眺目望去。

    杨家人黑着脸,眼睁睁看着周言词一步步走近。

    头上的绿,刺眼。

    手上还抓着一把菊花,祭奠亡灵用的菊花。

    杨万福沉了脸,眉心间皱成一个倒三角模样。很是刻薄。

    “关门,把三拜拜完!”杨万福也怕周言词一哭二闹三上吊,生怕这亲事办不成。干脆,直接让人把大门,哐当,关了!

    杨钊怔了一下,没反驳。拉着新娘子回了大堂。

    院中吃酒的左邻右舍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这杨家,着实狠心决绝了一些。

    当初自己毁亲在先,上赶着去求娶。弄得几个村全都知晓。现在退婚人家小姑娘怎么做人?

    如今被当着全村面关在门外,以周言词这千疮百孔的心,只怕又要死一回了。

    “回去看好房梁。以防周言词寻死。”人群中有人低声议论。

    周家人阴沉着脸,杨大郎掀住桌沿,正要一把掀翻。

    便见杨氏扑了上来,一脸惊慌。

    “大郎啊,大郎啊。你可别冲动啊,娘求你了。大舅也是为了亲事顺利办完,没恶意。如今一家的行当都在大舅家,你二弟三弟四弟都还没娶媳妇呢。你媳妇还生不生孩子了?”杨氏低声下气,况且她觉得那是她娘家,于公于私都不敢断了情分。

    周老爹今日半路被主家叫去镇上做工了,本来也不乐得喝这喜酒,干脆就走了。

    “娘求你们仨了,娘求你们仨了。回去好好哄哄言言,今日就别闹了。娘待会就去找大舅。”杨氏能感觉到周围人刺眼的目光,却又不敢去看。

    周成礼便是杨氏夫君,他在周家是老大,还有个妹妹,嫁到了一福村。

    周家老太太是后来娶的,生了三个儿子。但与周成礼二人不亲。

    分家后,周成礼与另外三家更是疏远。

    在杨氏眼里,周家靠不上,自家儿子多又过得苦。定是要多亲近娘家的,这也是当初在杨钊娶不上媳妇儿时,说给了杨钊的缘故。

    只可惜,娘家并未念及情分。

    “一拜天地。”大堂中高声唱起。

    一对新人携着大红的绸子,双双祭拜天地。

    大院中吃酒的村民有人好奇,转头盯着门缝那边的周言词。

    却见那货笔直站在大门外,头戴绿帽,双手捏着三根香。地上竟是还点了一团火,烧的……

    赫然便是那黄纸。

    一脸的严肃悲痛。

    村民惊了一下,连连咋舌。拉了好几个亲朋一起看。周围侧目的人越来越多,却是也没注意。

    随着一拜天地声音落下,这货弯腰,鞠躬,一脸肃穆沉痛。

    门里,一对新人一拜天地。

    门外,绿巨人周言词一拜亡灵。

    门里,一对新人二拜高堂。

    门外,绿巨人周言词二拜四方神灵。

    门里,一对新人夫妻对拜。

    门外,绿巨人周言词三拜苍天。还默默摘下绿帽子,在门口焚烧。

    周言词一脸严肃,求婚时说好的誓言,我都会帮你们一一做到。周言词向来是言出必行之人!

    说好的一起拜堂,完成!

    杨家大院坐满的宾客,有大半目瞪口呆的盯着门缝。有人好心想去拉杨万福。

    杨万福只当有人要替周言词求情,话还没说出口便把人推了回去。

    三拜完毕,只听那两位新人拜堂的头顶。咔擦一声……

    房梁,隐隐松动。

    天官赐福,依然强悍如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