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章 成亲送花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心中有人儿。

    家中四个哥哥,便是再难,对唯一的妹妹却都是极尽疼宠。

    自然也养成了她骄奢成性,很是蛮横的性子。

    甚至,一心要嫁读书人!首当其冲的,便是四哥的同窗好友,何秀才!

    农家女儿大多十分干练,能顶起一个家。唯独周言词十指不沾阳春水,以千金小姐养着。

    五福村谁不说闲话?

    便是都念着她家就一个闺女,四个哥哥,将来怎么都不会苦了她。却也是不敢娶她的。

    整个全福镇,五个村落,大多有所耳闻。

    当然,订婚三次退婚三次,自缢三次而不死,就更是传开了。

    何秀才家,自然千般万般不同意。

    这程度,可以与当朝克妻命的谢景修相比了。

    今年二十,定亲七次,死了六个。唯一的一个生还者上山当尼姑去了,逮谁克谁,别提多玄乎。

    钻石王老五谢景修逮谁克谁,这在全国都是公认的带衰命。连上朝时皇帝都要多带两个开光护身符,还找了个借口把他调到了金銮殿大门口,害怕!!!

    他这命,约莫是没周言词那般好的气运反弹了。毕竟某人,全福加身洪福齐天,在精神病院都能混出一片天下。

    典型的同人不同命啊。

    周言词在镇上不熟,又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但心中总念着竹马第一任未婚夫。干脆便买了两块布,塞在怀里,甩着小短腿儿朝三福村跑去了。

    那瘦弱的身形仿佛风一吹就倒,越发显得病怏怏一般。

    三福村杨家。

    “接新娘子咯接新娘子咯……”

    “新娘子进门啦,背新娘子进门啦…..”杨家大门外摆了十几桌,吹吹打打热闹非凡,满地都是噼里啪啦爆过的鞭炮。

    小孩子们围绕着新娘子大笑,媒婆便笑眯眯的上前抓了糖果哄着,嘴里的吉祥话更是一溜儿一溜儿的。

    一身大红色喜袍的十七岁少年满脸喜意,见新娘子盖着红盖头走过来,心中跟猫抓似的。

    还好没娶周言词,那死丫头,碰都不准碰一下。那豆芽身子,还不稀得碰呢!

    食髓知味的少年郎,想着在草垛子里的那一夜,心中越发火热。还是长熟了的好啊。

    越是这般想,眼中的光彩越是火热。只觉情难自已,心跳都加快了。

    杨家父母也满意的很,这嫁妆,就是丰厚。

    “杨钊那个白眼狼,当年日子难过的时候,还收留了他几年呢。求亲时信誓旦旦的指天发誓,老天爷总会开眼的!”周三郎沉着脸,站在角落。

    身旁周大郎周二郎垂眸不语,但脸色都极其难看。

    死死克制住了要掀桌子的冲动。

    “还不是咱们没本事,让妹妹受委屈!不过舅舅家也是怪了,怎么突然就转运了….”周二郎念了一句。

    恰巧,耳边便听得杨万福在众人面前喜滋滋道:“我这儿媳妇就是天生带福气的,自从我家大钊与她相识后,这好事儿是一波接一波。这儿媳妇,娶得好,好,好!”连连三个好,让宾客也乐开了颜。

    唯独周家人,脸色越发难看了。

    呵,这是把言词当什么了!

    周大郎捏紧了拳头,董氏压在他手上的拳头瞬间拿开。脸色阴沉,这杨家,太过分了!

    身为娘家人的杨氏,眼泪包都包不住。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

    “这里是三福村杨万福家吗?出来个人,有人给杨钊送贺礼。”院门外有人提声大喊道。

    两个伙计抬着大花圈,远远望去,还能看见他们撒的纸钱把喜事的大红色都盖住了。

    不过,这心里有点慌啊。

    这家人,不是才死了人,怎么还办喜事呢?

    两人对视一眼,听见脚步声传来默默后退一步。

    为毛有种不祥的预感。

    抬着花圈的手有点抖,这特么还是第一次在大喜之日给人送花圈……

    厉害了我的哥。

    “怎么了?你们是?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晦气晦气,出去!”杨万福走得快,正好出来接宾客,便被大门外的一片白刺的心口一抽。

    当即便变了脸:“出去出去!大喜之日还停在门口,你们……”

    身后宾客议论纷纷。

    “对不住了您呐,这是给杨钊订的花圈。实在不知您府上办喜事,大吉大利百无禁忌。对不住对不住,这是给杨钊的挽联和花圈。咱们就是个跑腿的,那人也没说清楚。您看这才闹了笑话。”小伙计当即便两口吉祥话。

    哪知,话一出,整个杨家大院都静了。

    齐刷刷抬头看着他,以及身后把门都快挡住的大花圈,以及中央那个大大的奠字。

    唢呐,也吹不下去了。

    院中安静的渗人。

    只是瞬间,那欢声笑语就卡在喉咙,半点也发不出来。

    小伙计第一次被这般万众瞩目,当即吓得腿都软了。

    “你说,这是送给谁的?”杨万福咬牙切齿,整张脸铁青。身后杨钊更是满脸通红,急急走出来。

    新娘子身子摇摇晃晃似乎不堪受打击。

    那硕大丰满的胸脯,一颤一颤的。不少小青年不着痕迹的瞄两眼,又正直的以拳抵唇,干咳一声移开。

    “送送给死人杨钊啊,听说今日是杨钊入土之日,咱咱咱们赶着送来的。”两个伙计打了个寒颤,不造为毛,说完这句话感觉浑身一凉。

    “不会来晚了吧?没事没事,这心意尽到便好。赶明儿烧在坟头上也行,不差那点心意。新郎官也太客气了,您快进去吧。这东西沾上不好。”伙计点了点头,便依照周言词的话,找了个显眼的位置把花圈放起来。

    嗯,正好把那大红色的双喜挡住。

    众人:你特么二货吗!你真的看不见整个院里幽幽的眼神么?

    杨钊浑身冰凉,拳头握的死紧。

    “请问您是?咱们回去也好交代。”伙计自觉气氛诡异,赶紧问了一声就准备回镇上。

    瞧见满地的黄纸盖了大红色喜纸,心中拔凉一片。

    “杨钊!”杨钊面无表情。

    此刻他只感觉整张脸啪啪啪作响。生疼!

    三福村外,给自己折叠了一个绿帽子戴在头上的周言词,缓缓来迟。

    自带绿帽,真是个合格宾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