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章 来自前未婚妻的贺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五福村是远近闻名的大村落。

    周围一福二福三福四福各大村落,其中以五福村最为富裕。但周家,俨然是个例外。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更何况还是杨氏这种能人,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现在除了老大娶上了媳妇,过上热炕头生活,其余三个都还是大龄未婚青年呢。

    唉,如今的难娶媳妇的泪,都是当年生孩子时进的水啊。

    约莫是羊水漫进脑子了,杨氏时常这般感慨。

    谁特么说的想致富,先生孩子后修路呢?孩子倒是生了一打,咋越来越穷了?想想将来娶了媳妇,各个拖家带口,周家人都快愁死了。

    但这一切,此刻都与周言词无关。

    好不容易从青山出来,她如今看啥都是新鲜的。连街边小妇人被小混混揩了油,这货都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走时还不忘啪啪啪鼓个掌。

    就是没了一众跟随的精分小弟,略有些不适。

    好想念院长啊,那个每次只要自己一出门,就战战兢兢痛哭流涕的院长。

    “这个怎么卖?”言言轻飘飘的在人群中穿梭,瞧见周围店铺中一个格外霸气的东西。

    似乎,霸气到周围过往行人都忍不住避开。不敢从门口路过,甚至眼神都不敢去瞄。

    门口打盹的小伙计打了个哈欠,眼皮子掀了一下。

    “你那是店里最大的,送谁的?什么时候走的?这个价格偏高,可以包送!”伙计见她年纪小,迟疑了一下。

    他是有名的八字硬,才敢来这当伙计。做了这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小姑娘亲自来。

    寻常小姑娘从这路过都吓得面色苍白而逃。更何况面前这个还东摸摸西摸摸,似乎好奇的很。

    “前未婚夫,今天娶。”言言愣了一下,这里管成亲叫走吗?不是娶妻?

    院长说过,娶亲生子都可以送红包送花。院长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青山精神病院院长:呵呵,病人,你特么别闹!

    言言喜欢花,便挑了店中最大最霸气的一朵。雪白雪白的,比人还高,上边还有字呢。瞧瞧,放在店门口好霸气,周围人都不敢从此路过。

    要是放在前未婚夫门口,想来小两口会很欢喜的。

    作为前未婚妻,也不算丢了礼数吧。

    伙计听得此话登时多看了她一眼,小姑娘眼圈乌青,一看便是多日没睡好。虽然一双眸子亮的渗人,但却弱不禁风,只怕是伤心过度。脖颈间还有一层层掩饰不住的痕迹,只怕是寻死未遂。

    唉,苦命鸳鸯啊。早早便做了寡妇。

    “行,那便收你一钱银子,还送你几对香蜡纸钱,一路烧过去。中间的祭文你说说,我给你写上,咱们准时送到。保证在下土前送到!不误事儿!”小伙计拍着胸口。

    这姑娘一看便是命苦的孩子。

    年纪轻轻便死了未婚夫。还未过门就成了小寡妇。

    店门口一阵妖风袭来,大大的丧葬一条龙五字,格外耀眼。站在丧葬店内的周言词,更耀眼。光芒快要刺瞎人眼。

    周言词从店内出来很兴奋,那暗淡的小脸上都多了几分光彩。

    第一次出院参加婚礼,好激动好激动。

    小手一挥:“贺礼送到三福镇杨万福家,要放到最显眼最霸气的位置。”对,我的贺礼一定是最出众的!

    堂堂青山之王,如何能弱于旁人?

    小姑娘脑袋一甩,便大摇大摆的走了。那背影略显吊炸天。

    两个小伙计怔在当场,身后抬着的白色花圈比人还高,中间大大的奠字几乎要刺瞎眼。周围过路的村民,见了都忍不住绕道。

    “仿佛,哪里不太对的样子。算了算了,钱都收了。”伙计嘀咕一句,看着奠字下一排小字。

    恭贺,花圈上还是第一次见写恭贺的!活到老,学到老啊。

    订完大花圈的周言词很愉快,她从来对人都是大方的,不然在精神病院能吃得开?人家都怕小护士,就她不怕!

    毕竟,她是带了超级大外挂的精神病人。

    她的入院病历写着,精神分裂,妄想症。例子:认为自己有掌控他人福祸的能力。

    虽然,有些巧。

    她喜欢的都发了横财,她不喜欢的,当时发了横财之后都以各种倒霉方式呈现出来。

    这特么在精神病院是众人皆知,却又不敢外传的秘密。

    说出去谁信呐?难不成精神病院待久了,院长护士都被带进沟里了?别闹!会被打死的!

    “就是不知道三个未婚夫还好么?”周言词嘀咕一声,按照以往的经验,每个都是三个月后开始气运反弹。

    丧葬一条龙也开始出发了,一路纸钱洋洋洒洒,抬着花圈满脸悲痛的朝三福村去了。

    亲事与大花圈更配呢。

    这大花圈,一定是今日婚礼上最闪耀的星。

    “言言,言言……居然真是你?你怎么没去参加钊表哥亲事?今儿我瞧见二郎三郎都去了,你啊,也太小气了。你钊表哥还特意给你道歉,赔了二十两银子呢。”穿着一身明黄色长裙的俏丽女子从旁边胭脂铺子跑出来。

    一口一个钊表哥,一口一个钊表哥,仿佛不知道周言词被绿了,被退亲了似的。

    “言言,听说你第三门亲事又被退啦?你,你不会又寻死了吧?哎哟我说你怎么老想不开,三门亲事都毁亲,好歹你还落了几十两银子呢。要是我,乐呵都来不及!”女子站着说话不腰疼,天知道如今女子名节大过天,落她自己身上,不知要死多少回。

    “你要是愿意,下门亲事你死相公怎么样?”周言词扭头看着她,水汪汪的眸子很是动人。眼神极其认真。

    “啊呸,周言词你说什么呢!你存心诅咒我是不是!我我我还未定亲呢,你便这般恶毒!我……”黄衣女子气急的捂着脸,一副不堪受辱的样子。

    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转角处,一身清朗的少年眉头一皱,便拂袖而去。身后,还跟着周家读书人四郎。

    这,便是镇上有名的年轻秀才。与周四郎是同窗好友,时常出入周家。

    李莹儿眼中带泪,袖子却恰好挡下那抹勾起的浅笑。

    “言言啊,你还是别惦记何秀才了,你都退婚三次了。我又不与你争,是何秀才家不肯娶你。”李莹儿说完,便跺了跺脚捂着脸跑了。

    朝着何秀才的方向。

    周言词一脸懵逼,可是,你下门亲事真的会死相公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