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66章 全面沦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如果只是两个中老年妇女拉家常,张子安懒得去听,得是多闲得无聊才会听那些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但是后面进来这位中年妇女提到了d,这就令他留上了神。

    “d……是哪啊?”

    粤语讲得很6的老太太一脸茫然,她可能是那种大半辈子生活在国内、子女在美国扎根定居之后把她接过来一家人团聚的移民类型,像年纪这么大的老年移民,基本不可能改变他们大半辈子的生活方式,也不太可能去学习一门新的语言。

    不过其实也没啥,即使一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唐人街里也能完全满足一切生活所需,无论是吃的、用的、穿的,合法的或者不合法的,这里都能找到,几乎就是一个国中之国,只要没有开车的需求,完全ok。

    像这位老太太,移民到美国之后,生活方式跟在国内没什么区别,买菜做饭遛弯串门打麻将,收看华人电视台的节目,99的时间都是混迹于唐人街里,对于外面的英文世界视若无睹,只当不存在,更不会关心外面世界的新闻,只要不发生全球战争,平静的日常生活就会一直持续到她寿终正寝为止。

    她听到d这个词,根本不明白这是啥东西。

    “阿婆,你还不知道啊?d就是美国的疾控中心,前阵子有个什么博士的在电视上接受了采访,说是现在有什么病正在北美的鹿身上传播呢,而且这种病还可能传染到人!说是如果吃鹿肉的话,最好吃正规渠道经过检疫的鹿肉。”中年女人耐心地解释道。

    “哟,这么厉害呢?是不是跟那啥,禽流感似的?”老太太半信半疑,看了看中年女人,又回头看看鹿肉,还有些舍不得。

    中年女人说的是普通话,老太太也顺着她说起了粤语腔的普通话。

    “这位……大姐,刚才我不小心听到你们在说,鹿得了什么病了?”

    张子安厚着脸皮插言道。

    中年女人打量他一眼,看他不像是国土安全局通缉的可疑人物,也不像是店员,同是华人看着亲切,于是答道:“具体名字我记不清了,你从网上一查就能查到,叫什么消瘦病还是消渴病的。”

    “哦,谢谢。”他道谢,并且后退几步走到角落里,以示不再旁听两人的谈话。

    中年妇女继续劝老太太别买鹿肉。

    消渴病肯定不对,他拿出手机搜索“消瘦病+鹿”的关键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从什么时候开始,北美大陆居然悄悄开始蔓延这种疾病了?

    前一阵他很忙,无论是埃及之行还是虫灾,或者是后面的流浪狗拾荒,没有时间和闲暇去关注大洋彼岸的新闻,毕竟一天就24小时,有余力关注一下滨海本地和国内的新闻就不错了。

    他搜索出相关的报道,简单地浏览一遍,没有看得太详细,毕竟这是人来人往的肉店,但看过之后他心里立刻豁然开朗,很多萦绕心底的谜团终于露出谜底的一角。

    所谓的鹿消瘦病,简称d,是一种与疯牛病很类似的疾病,因为目前主要在鹿的身上传播而被有些人称为狂鹿病,因为鹿患病的后期会像得了狂犬病一样富于攻击性,又因为病鹿的动作和神态如同电影里的僵尸,而被大众称为僵尸鹿。

    狂鹿病的元凶并非普通的病毒或者细菌,而是一种朊蛋白,只要接触生物体内正常的蛋白,就能导致正常蛋白变构,转换为朊蛋白。

    最蛋疼的是,这种朊蛋白极为顽强,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100摄氏度的高温也无法杀灭它,同时还耐辐射、耐紫外线,对常见的消毒剂有极强的抗性。

    只要被这种朊蛋白感染,目前没有任何药可以逆转病情。

    截止到2019年1月,美国本土有24个州以及加拿大的两个省已经报告发现了狂鹿病——要知道美国本土一共只有48个州,也就是美国的半壁江山已经被狂鹿病攻陷了。

    不仅如此,狂鹿病还蔓延出北美,在挪威和芬兰的驯鹿和驼鹿身上也发现了病例,甚至连大量进口鹿茸的韩国也被波及。还好这三个国家面积有限,不像美国有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折腾。

    部分种类的鹿习惯于长途迁徙,比如加拿大努纳武特地区成千上万的野生驯鹿会在狼群的跟随下周期性地大迁徙,令狂鹿病的控制变得极为棘手。

    美国有太多的森林公园适合鹿群生存繁衍,而且森林公园之间往往相隔很近,甚至就是连在一起的,鹿群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一个公园迁徙到另一个公园。

    更令人头疼的是,疯牛病和狂鹿病只是朊蛋白的众多杰作之二,此外还有羊瘙痒病、雪貂传染性脑病,以及猫海绵状脑病,这几种动物疾病被统称为——传染性海绵状脑病。

    人类群体里也发现过数种类似的疾病,包括从病牛传染给人的人疯牛病,已经有相关研究表明,性质类似的狂鹿病可以感染灵长类动物,比如猴子,理论上人也是可以感染的,但是目前还未发现人被感染狂鹿病的病例。

    朊蛋白的超强生命力,令它可以抗住高温蒸煮等常规消毒手段,家庭里煮饭炖汤的温度是绝不可能杀灭朊蛋白的。

    当年疯牛病的扩散,就是因为饲料厂商把病牛的肉、脑、内脏做成饲料喂给正常牛而导致的,饲料加工过程中的消毒手段同样无法杀灭朊蛋白。

    他心中的疑点终于慢慢彼此联系起来,那款乐世狗粮里成分未知的肉粉……怕不是就用的鹿肉做的吧?

    高价的鹿肉不可能,必须要压低成本,那就很可能是高危的鹿脑、内脏与内含脊髓的骨骼磨成的粉。

    至于厂商为什么敢这么做……只能猜测,是因为目前科学界尚未发现狗的传染性海绵状脑病,所以厂商认为把鹿肉做成狗粮喂给狗吃没问题。

    但是没有发现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么?

    如果羊、牛、猫、雪貂、猴子、人,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动物都可能感染,狗和郊狼这些犬科动物就一定能独善其身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