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60章 传染途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菁走了之后,张子安突然想起忘问她是在哪个海洋馆打工了,因为旧金山及周边地区有好几个海洋馆,她打工的到底是哪个?

    不过这事也不急,等决定去海洋馆的时候再打电话问她也不迟,现在暂时没必要问,不要打扰人家上课,一边读书一边勤工俭学很不容易,特别是在旧金山这座房租贵的离谱的城市里。

    如果运气好,可以向她打听一下她所在的海洋馆还招不招人,就算不招也可以介绍一下其他海洋馆的状况,毕竟她在旧金山大概待了不短的时间。

    飞玛斯问道:“刚才那动物,是叫郊狼?”

    “嗯。”张子安问道:“你没被它的牙齿或者唾液接触到吧?”

    “没有。”飞玛斯很确信这点。

    “郊狼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旧金山市内会有这种野兽?”它问道,并且迈腿随着张子安一起回屋。

    “等一下。”

    张子安注意到路面有一处湿渍,拦住飞玛斯,因为飞玛斯再走两步之后可能正好会踏在这处湿渍上。

    “这是……水吗?还是汗?”他弯腰仔细看了看,但看不出来,也许是周菁的汗,也许是路过的汽车滴的水,也许是博美狂吠时喷出来的口水……都有可能。

    飞玛斯不明白一小滩湿渍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但张子安的神情郑重其事,所以它也不敢掉以轻心。

    “不是水也不是汗,好像是……郊狼的尿。”它的鼻子已经分辨出这滩湿渍的性质。

    张子安沉吟片刻,对它划了个弧线,“绕过来吧,别踩在上面。”

    “保护现场?”飞玛斯纳闷道,它只能想到这种解释。

    “不是。”张子安摇头,“某些疾病,比如疯牛病,是可以通过尿液传播的,就是说,哪怕只是光脚踩过沾有病牛尿液的草坪,都可能感染。”

    “啊?”

    飞玛斯大吃一惊,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光脚踩过沾有尿液的草坪,就能感染?”

    “理论上如此,当然感染机率很低,但没必要冒这个险对吧?”他四下找了找,捡起一根树枝,挖了点土盖在那滩尿液之上。

    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导致疯牛病传播的是一种特殊的病毒……说是病毒也不准确,正确的说法是一种人类了解很少的特殊蛋白质,而尿液中就可能含有这种特殊蛋白。

    他不希望自己一语成谶,但小心驶得万年船,真要是因为踩过尿而被传染,那真是冤死了。

    人类穿着鞋还好,即使踩过疯牛的尿液也问题不大,但飞玛斯是光着脚,其他精灵也是光着脚,不可不防。

    飞玛斯绕过那滩被土盖住的尿,还心有余悸地频频转头回望。

    一人一狗从楼梯回到二楼卧室里,其他精灵也好奇地聚在阳台门旁边目睹了刚才的经历,并且听到了张子安的话。

    张子安先把周菁的号码记进手机里,然后把杨神父在飞机上的谈话转述给精灵们,理查德还多余地做了一些关于根特大学的补充。

    没想到的是,在飞机上听了关于郊狼袭人的叙述,到了旧金山的第一天就亲眼目睹。

    “郊狼为什么发疯呢?”飞玛斯这个问题也是张子安和其他精灵的共同疑问。

    从原始时代开始,人类称霸地球几万年了,灭绝的动物自不必说,现存的陆生动物基本上都会本能地畏惧人类,或者像猫狗一样尝试与人类和谐相处,郊狼这种无名小卒怎么敢主动攻击人类呢?

    集体得了神经病的可能性不存在,最可能的解释是它们生病了,或者中毒了,这导致它们神智不清,变得富于攻击性。

    中毒的话其实还好,起码不会传染,除非死后被其他动物啃食尸体导致毒素扩散,但扩散的范围也很限。

    就怕是某种人类尚未发现的传染病……或者是某种人类已经发现,但不知道可以被犬科动物感染的传染病。

    飞玛斯想起刚才对峙的一幕,把那条郊狼的神态描述了一遍,主要是眼睛黯淡发灰,以及方向感缺失的特征。

    这令张子安想起在宠物诊所里看到的那条狗,似乎也是眼睛泛白泛灰,这种异常的特征相当罕见。

    中国的狗,美国的郊狼……隔着太平洋,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联系?

    狗和郊狼都是犬科动物,很多人有误解,以为狗是狗,狼是狼,其实狗根本不是一种单独的物种,在生物学上和狼是等同的。

    定义一个物种,要求这个物种在种内繁殖时生下的后代性状稳定且可育,而跟其他物种无法繁育后代且生下的后代不可育,简而言之就是生殖隔离。

    从这个定义上讲,狗、狼、郊狼都是同一物种,它们之间可以自由配对繁衍,生下来的后代也是可育的。

    如果某种传染病可以传染给狼,那一定也可以传染给狗和郊狼,反之亦然。

    他试着理清思路。

    他之前怀疑是那款名为乐世的美国狗粮导致中国的狗患上怪病,并且进而令偷偷吃狗肉的废品回收站员工也患上怪病了,但并不能确定怪病的根源是狗粮里的毒素引起的还是狗粮里的病菌引起的,也不确定会不会传染——若是毒素在狗粮、狗肉与人之间扩散,那叫传播,不叫传染。

    但卫康给出的检测报告,从常规检查中,查不出狗粮中有什么特别的有害成分……

    除了一点之外——狗粮中的肉类,也就是蛋白质来源成分复杂,大块的颗粒来自于鸡肉、鸭肉、鱼肉和牛肉这几种常规肉类,而磨碎的肉粉没有检测出来源。

    肉粉并不一定是肉,或者说,99%的可能性不是肉,如果是肉就没必要磨成粉,一般是骨头或者动物内脏干燥后磨成的粉。

    至于是什么动物……他一直以为是流浪猫或者流浪狗,从动物收容所搞来的、因为无人收养而被安乐死的猫狗尸体,难道其实另有其物?毕竟这么做容易走漏风声,一旦被多嘴的动物收容所员工透漏出去,很可能千夫所指。

    那会不会是某种野生动物——某种可以同时作为郊狼猎物和狗粮成分的野生动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